一次营救同修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三十日】奥运前,我们当地有几个同修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九月十七日,我想残奥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应该利用这个机会抓紧营救同修,于是就给当地的一个协调人打电话,结果打不通,当时没悟为什么打不通。第二天,我又给他和另一个协调人打电话,还是打不通。九月十九日我本想早上去找甲同修,甲同修以前一直做协调,想跟她谈谈此事,让她再去通知其他协调人,结果从早上就开始下雨,我下夜班回家拿伞正巧妻子在家没上班,因妻子一直反对我做大法的事,我担心她知道我出去会生气,就在家一直陪着她,直到她下午上班,我心里虽然着急,可是却无可奈何,还宽慰自己要符合常人状态,不要制造家庭矛盾,让亲人不理解大法。现在想一想,当时我是动了人的思维,用人的观念去想,认为她会怎么怎么样,没有用神念,其实一个常人在修炼的人面前是很弱的,只要我念正,而且做事在法上,她是不会干涉的。

这事暴露了我对她还有情存在,怕她生气,再深挖下去是一颗隐藏很深的自私的心,如果她生气,就会对我发火,伤害我,其实是想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直到九月十九日晚上,我才到甲同修家跟她谈及此事,希望她能及时通知别人。甲同修却说:“这事谁不知道啊,他们(协调人)肯定早安排好了。”虽然我感觉未必是这样,但是求安逸心、侥幸心和早点回家怕老婆知道了不高兴(写到这儿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情有这么重,还以为自己把情已经看的很淡了呢)的想法占据了上风,就接受了甲同修的说法。

九月二十日早上,我找甲同修一同去洗脑班近距离发正念,结果到了那儿,一个同修都没看见。“也许同修们还没来呢,先发正念吧”,心里这么想着。找了一个地方和甲同修一起发正念。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别的同修来,我这会儿坐不住了,和甲同修商量怎么办。甲同修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对此事惊讶的不行,说:“没想到这么大的事,他们(协调人)怎么会没做安排呢?我以前做协调的时候从来不会这样。”最后悟到别人不做自己做,为什么眼睛总是盯着别人呢?于是我们就打电话或直接去同修家告诉大家去近距离发正念。和那几个协调人一沟通才知道有的是没想到今天组织大家营救同修,有的是忙的忘了今天是几号了,有的记错了日子,反正是各种各样的干扰吧,使他们没有安排这件事。

在通知大家的过程中,我们还在埋怨、指责协调人,结果我正说着某某怎么样的时候,突然自行车的链子掉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哎呀,说错了,不该埋怨、指责别人,修就是修自己,应该向内找。大法的事情还分什么你做我做吗?怎么能人为的想当然自己安排自己的路呢?想做协调就做,不想做了就不做,是那个理吗?师父是那么安排的吗?没有在法上考虑问题。一切以自我为中心,说白了还是一个私字。

和甲同修交流了一下我的想法,我们都明白了自己是在向外求,向外看,有严重的依赖心。就因为这个依赖心,九月十八日学法小组集体学法的时候,我竟然没想起来通知大家,一心想着告诉协调人,让他们去做。如果没有依赖心早就通知大家了,结果就不会这样了。想明白了以后,事情就变的顺利了,本来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亲戚搬家了,我们没去过,可是一下子找到了,去了之后一说,其亲戚非常痛快的答应中午就去要人。从中午到下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同修近距离发正念,结果第二天下午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就回家了。

我以前几乎没写过交流文章,总觉的自己不会写。这次写出来,一是看了明慧网同修的文章,有什么心得、体悟与大家共同分享、共同提高,不能只索取。二是发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执著心——依赖心,去掉它;三是我们当地同修依赖心都很重,什么事都是指望着协调人,协调人不动,大家也不动,希望这件事能警醒当地同修,共同精進,尽早达到法的标准的要求,不要再等、靠、要了,成为一个真正为法负责的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