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闯过家庭关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三十日】在交流中听到同修还有的被受恶党毒害、害怕遭受株连迫害的家人看管,不能堂堂正的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今天把我闯家庭关的过程写出来,也许对同修有所帮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丈夫特别支持我学大法,七二零时他还同意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自从九九年底我被邪恶关押迫害,回家后,他由于对邪党的惧怕,怕我再被抓進去,就开始阻止我学法炼功,他的理由是:胳膊拗不过大腿,枪杆子里出政权,怕我再被抓進去受罪。我怎么给他讲真相他也听不進去,就是要我必须放弃炼功。只要他看到我看书,上来就抢,看到我炼功,上来就打,那时他对我真可以说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我怕他把大法书毁了对他也不好,就白天手抄大法书和经文,到晚上偷偷的看。只要一听到他回来,我就把经文藏起来,怕他撕毁经文从而对大法犯罪。很长时间我都是这样偷偷的学法。有两次他不在家时,我都觉的他站在门口,我马上习惯性的把书藏起来。后来我悟到了是因为我对他起了怕的执著,邪恶生命钻了我这个怕的空子,演化出假相来干扰我学法。从那时起我时时提醒自己去掉这个怕心。

早晨炼功时他也经常和我一起起来,用手扳我的手,叫我炼不好,有时他把我的双手双脚狠狠的压住使我动不了,一压就是一两个小时,疼的我默默的掉泪,心中一遍一遍的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洪吟》中的〈苦其心志〉。当时我非常苦恼,为自己过不了这一关偷偷的落泪,又给自己添了一个忧愁心。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诉过苦,求师父帮我,也专门找针对过家庭关方面的法学过。我甚至想过和他离婚,但又想起师父要我们遇到问题向内找,找自己,不能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我既然想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就得听师父的话。我找到自己的争斗心、妒嫉心都很强,还有怨恨心等很多人心,同时又找到自己在丈夫的打骂面前根本没做到象师父在《何为忍》这篇经文讲的那种境界,还总是两眼落泪,心里不平,觉的委屈。悟到这里,我打消了和他离婚的念头,尽量为他着想。我下决心修掉这些执著心,我不再象以前那样恨他了。但他有时一不顺心,看我炼功学法,还是打骂我。

那时我觉的《道法》这篇经文很难理解,就决定背下来。当背到“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时,我突然悟到,丈夫没完没了的干扰我,是我太放纵他的行为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同时我又想到师父讲的“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环境》)我决定要在丈夫面前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我要让他感到大法就是我的命。

晚上我堂堂正正的捧着《转法轮》看着,丈夫回家了,我又有点担心他抢书,我使劲压制着这种想法。他一看我捧着《转法轮》看,气的上来就抢,我拼命的用身体压住《转法轮》,但还是被他抢去。这时我严厉的对他说:“某某,你赶快把书还给我,否则这个家不是没有你就是没有我,你不是口口声声为这个家好吗?我郑重的告诉你,我的命是大法给的,法在我在,我在书在。只有我修大法才能真正的对这个家好,从今天起不允许你干扰我学法,我每天学到十一点,十一点之前不许你捣乱。但你记住我不耽误家里的任何活儿。”他一看我和他来真的了,要用生命护法,把书放到床上说:“看吧,看吧。”说完就去看电视了。我把所有的书都抱到床上,又把他叫了進来,还是很郑重的对他说:“我这里一共有十五本书,就放在家具上,差一本拿你是问。”他看着我笑了说:“放心,一本我都不糟蹋。”从此他真的没动过这些书,再也不干扰我学法了。

一天我正在床上打坐,他突然的又不叫我炼功。心想前些日子挺好的,这又是去我的什么执着呢?是我上次在炼功方面没和他谈到位?我坚持要炼,他就开始打我,他把我打到地上我就在地上炼,他把我拽到外屋我就在外屋炼。我说今天什么时候炼完功,什么时候去开店门。他一脚把我踹倒在地上,用大腿使劲的压着我不叫我动,他的脸气的都变形了。十冬腊月,我就穿着一身球衣球裤在地上躺着动不了,我的腰和大腿被地板冰的发疼,发麻。我背着《何为忍》和《真修》,心随着背法越来越平静,越来越祥和,没有了受苦的感觉,身体也不觉的疼了。这时我对他也没有一丝的怨和恨。

我看着他生气的样子,觉的他很可怜。心想今天我要和他了结一切恩怨。我微笑着对他说:“某某,你打够了没有?如果你还没打够那就继续打。我做的不好你也可以说,要是我以前欠你的太多,我今天愿意全还你,要打要骂还是要命,随你的便,你觉的怎么解气你就怎么出,保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今天我要和你把债全了结了。”他听了我的话,眼里含着泪说:“快起来,地上凉,你不欠我的。”说着一把把我从地上拽起来。我也掉下了泪,对他说:“既然你说我不欠你的,那以后可不许你再干扰我炼功了。”他说:“炼吧”。

就这样从那时起我炼功,他也不干扰我了。一天早晨,他还在熟睡着。我刚想在他旁边炼功,看到他被一个五光十色的罩罩着,他在罩里显的那么小。我知道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坚定的心,不叫他干扰我,就给他下了一个罩。

现在我出去发真相,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他都不干扰我,有时我和他的亲朋好友讲,他还在旁边帮我说两句。他的一个朋友还不明真相,劝我不要再炼了,他就说:“我媳妇炼什么我都支持。”现在他的这个朋友也明真相三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