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妒嫉 修出宽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前,我和老伴都修炼大法;“七二零”以后,她迫于邪党压力,不但自己不炼了,也不让我炼,把我读的书和资料经常给藏起来或转移出去,把我炼功用的录放机也给摔坏了,还找来亲属对我進行围攻,并主持召开了家庭批斗会,多次扬言与我离婚,一刀两断,甚至手举菜刀,对我威胁说:“是你砍我,还是我砍你?”只要听说我与同修接触或出去发资料、讲真相,就跟我连吵带闹,不可开交,一连十天二十天的谁也不理谁。

每次吵完架,我也经常向内找,但总是指责她的地方多,自我批评少。认为她中党文化的毒太深,埋怨她对我不理解,心胸狭窄,又争强好胜,我经常说:我们俩之间的矛盾就是中共邪党与法轮功之间的斗争的具体体现,总是把自己打扮成真理的化身,她就是邪恶的代表。从这一基本观点出发,看她处处是缺点错误,看自己都是优点长处,并拿自己的长处去挖苦嘲讽对方。比如我的学历比她高,职务比她高,职称比她高,工作、写作能力比她强,分析处理问题比她深刻(自以为是这样)等等。

最近一次吵架的直接原因是前不久,她妹妹来看她,我给了她妹妹一份真相材料,并劝她三退,她妹妹回家后打电话都如实告诉了她。她一听,火冒三丈。正巧,我从一个同修那里拿来几本讲真相的小册子,没有装订,我進门就放進抽屉里了,她翻了出来,哗啦,都给撒在地上了,我赶紧去捡,她就在我背后用拳头连打带骂,我没吱声,也没还手。

她说:“这日子没法再过了,非跟你打离婚不可。”当时拽我就要去办手续,我说:“今天是星期天,人家休息,不办公。”她说:“至晚到下星期一,到民政局去离婚,你不去,我就到法院去告你,都给你们抖落了。”说完,“嘭”的一声把门关上,就到儿子家去了。

她走了,我静下心来学法,重点学了“业力的转化”和“妒嫉心”两节,倍感亲切。师父说:“比较典型的还有这样一种情况:我们有许多人在修炼过程中,往往你炼功的时候,你爱人就特别不高兴,你一炼功,就跟你打仗。”“很多人都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我们结婚四十年了,平时她还真是对我挺不错的,但近些年来,不断产生一些摩擦,几乎都是因为我修炼而引发的,所以,根本原因是共产邪灵在另外空间操控着她。我就不间断的向她发正念,清除这些邪灵恶魔。

同时向内找。师父说:“妒嫉心在常人中反映出来简直太厉害了。”“妒嫉心在中国表现的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在老伴面前,我好象处处都比她强,唯我独尊,但就因为她是公务员,正科级,却比我这个正处级的工资还高,心里很不平衡。

这就是矛盾的根源。她对我的争斗心,在很大成度上是由我对她的这些妒嫉心以及情啊、气啊等执著心促成的。要促成她的转变,首先我得清除妒嫉,修出宽容,从根本上转变我对她的看法。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提高认识后,马上变的轻松了。到了星期一上午,她果然叫我跟她一起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我说:“咱们俩先坐下来好好谈谈。”我心平气和的诚恳的对她说:“你也打了,也骂了,气也出了,我没说一句话,也没还手。要是倒退十年前,我没修炼的时候能做到这样吗?这就是我修炼的结果,这就是忍。我们都七十岁的人了,结婚四十年了,儿子、孙女都这么大了,说离就离?退一步说,我要不炼法轮功,或者邪党不镇压,你能提出来跟我离婚吗?”她接过话茬说:“其实,我也知道你炼功以后,原来的病都没了,祛病健身是好事,我不反对,你就在家里炼,爱怎么炼就怎么炼,别到外面又撒传单,又劝三退,万一又让人把你检举揭发了,把你抓起来,判了刑,你还让我们孩子大人的怎么出门,怎么见人?我一听说你在外边有什么活动,我就担心你出事,吓的我心里都哆嗦。”

我说:“你正中了恶党恐怖的毒,上了它的当。它开始镇压的时候铺天盖地,鲜血淋淋,杀气腾腾,就是有意要造成这么一种阴森恐怖的强烈气氛。”接着我给她摆事实、讲真相,她都认真的听了,再没提离婚的事。

过几天,到了我生日那天,她特意买来面条,虽没提给我过生日的事,但我心里是感谢她的。我也到市场上给她买了一块电子手表,给她放在桌子上,以示回敬。

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俩走过一座独木桥,水流湍急,河面较宽,只有一块很长很窄的独木板,架在两边岸上,颤颤悠悠的,我在前面走,牵着她的手,艰难的上了岸。

我醒后,上了一炷香,双手合十,诚心敬意的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