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长春大法弟子杨光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惊悉长春大法弟子杨光被吉林省吉林监狱(俗称吉林二监)迫害致死,我悲痛的欲哭无泪。这是我熟悉的十多位同修被迫害致死后的又一个同修被迫害致死。

追思长春大法弟子杨光,往日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那是2000年末的一个晚上,我去某地参加法会。到那栋楼时,我刚按过门铃在等待,随后出现一40多岁的男子也与我同按一门铃。他中等身材,目光中透射着正气,祥和中又不失威严,衣着讲究,挺直的腰板给人一种气度不凡的感觉。凭着直觉一看就能猜出这是一个在社会上很有成就和能做大事的人。我也猜到这一定是与我同参加法会的同修,法会交流时我知道了他就是杨光,一家中外合资企业的负责人。当时我们讨论的某些问题有些激烈,在一些证实法的方法、步调上等方面,我们几位同修还与高维喜、杨光争论了起来。过后大家也都从中找到了自己的不足。

这次法会上,很多同修都结合自己对法的领悟,谈了如何讲真相带动长春大法弟子整体提高,特别是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证实大法的体会。杨光的嗓音清澈悦耳,可称得上男高音。

这次法会后,很多同修分头组织各片、各地大法弟子,不顾与否定恶党制造的恐怖气氛,召开学法交流会。当时,长春大法弟子王玉环(女,已被恶党迫害致死)、高维喜(现被恶党非法关押)、赵桂凤(女,现被恶党非法关押)、杨光等一些大法弟子组织的法会常常是每次几十人甚至是更多的人参加,周边地区的同修也有很多赶来参加。

杨光组织法会的特点是从对“缘”的领悟谈起,引申开来讲大法弟子正处在千载难逢的正法修炼机缘,在师父遭到诬陷诽谤、大法遭到不公的对待、大法弟子遭到迫害、世人被谎言蒙蔽时,我们应该怎样做,给同修以很大的启发。

一次次的法会通过集体学法交流,很多怕心较重的、不知如何做的同修在法上提高了悟性,走了出来,溶入证实大法、和平理性反迫害的正法洪势中。

与杨光相识的那天晚上的法会后,我们是各忙各的,虽然没见面,但都知道各自在以一当十、以一当百的凭着自己对大法的正信和领悟,发挥着大法一粒子的作用的消息。后得知,2000年11月杨光在白山市被绑架,遭到长春市公安局一处的酷刑折磨。

2002年长春大法弟子电视插播事件后,加之3月6日、9日伪南关区法院非法审判长春大法弟子杨光、刘喆(女,现被非法关押)等数名大法弟子,数以千计的长春大法弟子在法院及门前和附近街区、胡同发正念,都引起邪恶的巨大恐慌。随后的数日内约5000名(据资料显示)长春大法弟子被绑架。我这次被绑架后,被辗转关在长春第一看守所103室。当时我绝食抗议处于昏迷状态,就听到对面长铺一个嗓音洪亮、清澈悦耳的声音在向囚室内几十名刑事犯人讲大法真相,听到有人呼其名:杨光。是我认识的杨光,我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互相致意,各自讲述被迫害的经过,交流对一些事情法理的领悟。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杨光。时隔仅一年多,一个衣着讲究、身体健壮、腰笔直板、走路稳健、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居然变成了弱不禁风、走路直晃、驼背、衰老的老头,没变的就是那洪亮的嗓音和对大法的坚定信念。看守所的刑事犯们都很敬佩杨光,每次开饭时,大伙家里往看守所里存钱额外订的加餐(伙食好些)都要给杨光分点。平时不准别人随便从铺上下来走一走、活动活动(只有牢头狱霸两三个人可以),破例允许杨光可以经常从铺上下来,在地上走一走,活动活动身体。此时的杨光已被非法判刑15年,因为他一直在上诉,所以暂时没被送往监狱。数日后,我被送往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俗称吉林省劳改医院)迫害,以后就再没见到过杨光。当时此囚室同时非法关押了我们共三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种种被迫害经历及对大法信念金刚不动的意志,震撼和唤醒着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及管教。

后来,我坚持证实大法,“进进出出”听到了许多关于杨光的在“人间地狱”中,不畏各种非人折磨,坚持对真善忍法轮大法信念的消息(详见明慧网)。我们曾多次发正念、发真相、想办法营救危难中的同修杨光。杨光被中共恶党吉林省爪牙迫害的残忍程度,真是目不忍睹、不敢想象,真不知杨光是怎样熬过这么多年的非人窘境。八年来,杨光遭受种种非人的折磨,多次出现生命危险,大小便不能自理,全身肌肉萎缩,骨瘦如柴,双腿残疾,脚趾溃烂、变形,无法行走直至全身浮肿,不能进食。吉林监狱仍拒不放人。

杨光的死,是中共恶党犯下的又一滔天罪行。在此,正告中共恶党吉林省爪牙,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也一定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也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党爪牙及帮凶赶紧悬崖勒马、弃恶从善、立功赎罪、重新做人。记住,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不要拿神佛的慈悲开玩笑。

杨光不在了,但狱中“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的吼声仍在空中回荡,震撼寰宇。我们坚信,觉者的精神永存,虽然杨光的躯体不在了,但他并没有死,他的真正生命会使更多的世人和众生得到唤醒和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