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女儿精神失常,修大法获康复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我是一名四川大法弟子。妻子是普通的家庭妇女;女儿今年11岁,从小聪明懂事,上学后,成绩优异,且能歌善舞,曾多次在少年文艺比赛中获奖。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99年被邪党人员迫害失去工作。由于执著于常人的生活与名利,再次被迫害致流离失所,至今已一年半。妻子与女儿长期在孤单、恐怖与惊吓中度日。尤其是天真无邪的女儿,更是承受了难以想象的打击。

妻子无工作,我被单位开除且不能回家,全家没有了经济来源,妻只好去商场打工挣钱养家,幼小的女儿长期一人在家。妻不修炼,每当深感绝望时,常常在女儿面前伤心痛哭或无端责骂女儿,并且多次提及让人帮忙上网征求好心人抚养女儿。为此,女儿更加感到没有依靠,担惊受怕,加上学习任务繁重,去亲戚家也受到冷落,甚至挨打,小小年纪就长期失眠,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焦虑与担忧使女儿失去了往日的自豪与自信,甚至失去了往日的天真与活泼,变的越来越胆小、敏感而抑郁。亲人们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这些变化。今年7月下旬,岳父母把女儿接回位于一乡镇中学的他们的家中过暑假。由于房屋窄小,住不下,就让女儿去一幢荒凉的废弃的旧楼的二楼一间教室里住了两晚。

一个小女孩独自一人,又身在异地,躺在漆黑空旷的废教室里,可想而知是怎样的一种恐惧。本来就失眠已久,这下更是无法入睡。女儿后来讲诉那两个晚上的可怕经历时说她看到到处都是妖魔鬼怪,却又不敢告诉外公外婆,怕大人责骂。

此后,女儿就出现了被附体的症状。外公外婆请了农村的术士驱赶,捉了些虫子放在女儿肚子上爬,还做了一些更让女儿惊恐万分的事,致使女儿的病情更加严重。妻子赶去接回女儿已是十多天之后了。回到家妻子立即把她送進了县里最大的医院,医生用尽了现代手段,如照X光片、核磁共振等等,能用的都用了,医生会诊结论是没什么病,即使有,也是精神方面的。

女儿住院的第二天,家人打电话给我说女儿病危。我立即请当地的两位同修去看望女儿。女儿已连续多日无法入眠了,同修一去,她就甜甜的睡了一个多小时,恢复了一些精力。同修给我的家人讲真相,教我的家人念“法轮大法好”,使妻子从反对我、怨恨我,变为支持我,并且同意“三退”,发表了世人觉醒声明。在场的其他亲人也正式发表了“三退”声明。

两位同修本来家里经济也十分拮据,但为了帮助我的妻女走出困境,竟然拿出了一千元给我妻子。在此期间,有三位亲戚中的同修也时时关心着女儿,不但在经济上给予大力资助,还不间断的发出强大的正念销毁旧势力对我和我家人的迫害。妻子与我的亲人都非常感动,甚至是很震撼,从此对我们大法弟子改变了看法,亲身见证到了大法弟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高尚品质与风貌。

当我回到女儿身边时,亲人们一直在诉说着对几位大法弟子的感激与敬佩,要我好好向他们学习。

我从外地回到女儿身边已是夜晚,女儿还是无法入眠,只要眼睛一闭,全身就不停的颤抖。我开始教女儿念“法轮大法好”,她只能做口形,没有一丝力气。我慢慢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盛况,讲她小时候和我一起跪拜师父,看师父录像的事,让她回忆师父的法像,并向她解释我被迫害的事,使她不要再为我担忧,解除她心中疑虑。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女儿居然一下子坐起来,在我们的搀扶下,她双盘,结印,这可是她七年前四岁时做过的炼功动作,后来几乎从没再做过了。她坐好后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坚持了足足二十分钟。

一整夜,女儿没有睡意,只是在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好几次都是自己要求起来盘坐,有一次竟坚持了半小时。于是我又教她背师父《洪吟》中的诗,她虽然只能做口形,但背的非常认真。直到早晨五点钟才睡了一小时左右。醒来她又开始发病,本来瘦弱疲乏的她一下子变的力气很大,大哭大闹,说自己不愿变狗变猫,大叫说下身痛,并拼命的打肚子。我大声喊她的名字,努力使她主意识强大起来,同时求师父加持、保护,坚决清除这个邪恶的附体。此前已听亲人们说,她发病哭闹时,仅仅11岁的她竟说医生给她吃的是打胎药,她不吃,又说了很多令人十分骇异的话,我当然很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坚定的清除这个灵体,帮助女儿清醒自己的主意识,反复告诉她记住自己是谁,决不承认这个附体。女儿慢慢平静下来了。我又给她一字一句的背《洪吟》、《转法轮》中的《论语》,让她坚强起来,告诉她要有信心,师父一定会救她。

看着女儿在医院被输入那么大剂量的药物,真是感到常人十分的可怜和无助,第二天上午,我说服家人,让女儿出院,同时自己心中也升起了信心,我相信女儿一定会很快康复的。为了我的安全,到亲人家。

我让女儿听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又请了《转法轮》缩印本让女儿看师父的法像,并读给她听,女儿慢慢的变的平静了,并且可以简单的讲一些自己的感受,除了当天下午又发了一次病后,女儿再也没有出现病状。

出院后第二天凌晨,我兄嫂做了一个清清楚楚的梦,梦见一个神,说就象是我的样子,给他们讲了一番话,感觉是来度化他们的,并说要通过嫂子来救我女儿,接着嫂子看到一个不善的身影上了她的身,她立即感到浑身不舒服。哥哥说她大喊大叫了好一阵子,突然之间,平静下来,此刻只听见,房门“嘎”的一声,一个东西出去了,门关上了,她一下子就醒了,人也舒服了。一大早,兄嫂就来告诉了我这件事。我非常高兴,知道师父安排了救我女儿的一切,我和妻子扶起女儿三个人一起跪在师父法像面前,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感谢师父让我的亲人也明白了大法的伟大神圣。

接下来几天,女儿自己开始阅读《转法轮》,不但去掉了在学校所受的那些毒害,而且升起了对大法的正念,开始学习炼功动作了。

由于长时间被邪灵折磨,在康复的最初几天,她几乎一言不发,成天只想躺着,只愿听师父的讲法,夜晚独自坐起来捧读《转法轮》。善良的兄嫂见女儿不说话,开始担心了,联系了车,询问了许多懂医的朋友,都说女儿是精神上的“自闭”症状,有的说要马上送四川最好的重庆西南医院,有的说要尽快送精神病院,等等。我心里非常明白女儿的情况,女儿还告诉我她梦见了师父呢,怎么能用常人的思维来对待这些事呢?

通过坚持念“法轮大法好”,背师父的《洪吟》,看大法经书,听师父讲法录音,8月底女儿终于完全康复,现已正常入学。我与我的亲人们目睹了女儿的这场生死搏斗,见证了师父与大法是如何救了我女儿的命,我们对师父的感恩真是无法用人的语言表达!

女儿经历的这场魔难,使我想到了许多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家庭,他们的子女和我的女儿一样,小小年纪却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和压力,恶党邪灵掀起的这场对“真善忍”大法的迫害,使多少无辜的孩子受难。这件事也使我明白了修大法的严肃,如果自己走的不正,修的不精進,那旧势力一定不会放过你,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拖下去。所以,只有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踏踏实实的去真修,才会减少损失,更好的走好以后的路。

我也想对还没真正精進起来的同修以及忽略了对家人讲真相的同修说一下,赶快放下对常人生活的各种执著吧,快快走出来讲真相多多救人吧,包括你身边的亲人,一定要让他们得救,这也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