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反迫害”与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

同修:你好。

你家人被迫害一事,大致情况已知,谈谈我自己在法上的一些认识。

我们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形式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是肯定的。我们采取任何形式去揭露迫害这本身也是值得肯定的。我个人认为,在下面几个环节上,要注意如何按照法的要求去做,真正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旧势力的安排当中包括了迫害,可旧势力的安排不仅仅是迫害,它想安排一切修炼、正法的路,所以,只是着眼于反迫害,还是不够的。我们是决不能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但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呢?

我认为做任何事情的出发点、事情的整个过程中的心态、以及事情的效果上都能够符合大法的要求,就可以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揭露迫害本身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做事的目地。思想只是局限于揭露迫害,会被旧势力利用。救度众生才是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所以,无论是想再次开庭审判,还是借助海外力量也好,出发点一定是救度众生,而且不能掺杂任何一颗人心。对家人的担心,想减轻家人的承受,可以理解,但这样的人情反而会加重旧势力的迫害。或者想把事情搞大,轰动大,这其中的没有怕心的正念是值得肯定的。但修炼不只是修去一个怕心的问题。有没有干事心?证实自己不怕的心?追求常人中的轰动效应之心?目前家人已经被迫害,任何一颗心都是危险的。所以,在这种环境下的反迫害的确对心性的方方面面考验都是很严格的。对海外力量的依赖是不是一颗人心?

曝光邪恶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之一的向当地讲清真相,曝光邪恶,使众生明白从而得救,这是目前最应该采取的方式。同时也可以通过网络曝光。这就是周围大法弟子整体在法上提高上来的问题,都能够做到慈悲众生,乘着揭露迫害的机会去救人,这才能达到效果。为揭露邪恶而揭露,在法上是有漏的。家人同修的痛苦是应该减轻,但不能把这个当作目地,否则就是偏离法的要求。

我个人不建议这件事情通过海外来人做。二零零三年、零四年,海外来了弟子,国内人没接到就被捕,影响到两名海外弟子落入魔掌!我们就靠当地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轰轰烈烈不在常人这个空间展现,越平凡,只要符合法的要求,也许效果越好。让海外来人介入,在时间和空间以及交涉方面会多很多手续,本身会加大揭露邪恶的难度,需要参与的每一个弟子在法上都能够跟上来,需要事情的可操作性,也要考虑经济成本和达到的实际效果,这个实际效果,第一条要看能否真正使众生明白真相,把众生给救了,还要适当考虑投入了多少人力、财力,与实际的救人效果相不相称。

各地包括河北有几件做的很大的事,常人空间表现的也很轰轰烈烈,但我们仍然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那就是实际效果到底如何?是不是投入多,效果一般,同修还受到了损失,只是表面的影响大?还是的确救了很多人,同修没有损失,正常的其它的救人的事也没有因此而耽搁。这的确需要考虑。

神做事情,要看事情的几个面,多个面,而不是只看一个面,或者被某一个方面的效果阻碍住。大法弟子在正法后期更应该理性思考问题。

为什么,有些弟子怕心很少仍然被迫害?为什么有些弟子宁可头断了也不妥协,但仍然遭受迫害?我们是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的,但并不是有了这一念就够了,还要找自己的执著心在哪,不是说一找执著心就等于承认旧势力了,我认为不是这个概念。没有大法,我们能够找到人心吗?我们是按照法的要求在找,不是按照旧势力的标准在找,我们向内找,也不是为了暂时摆脱被迫害的痛苦,不是这样的,是修炼大法本身的要求,找到了,邪恶自然也就迫害不了了。

很坚定的同修,我想可能还不是因为怕心的问题。我想还是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与出发点与心态的问题。很多弟子在监狱里被迫害时间长了,容易把这种迫害当作了人对人的迫害,反迫害也容易当作人对专政机器的反对,形成抵抗的心态。因为要拒绝邪恶转化的要求,容易在心态上对被邪恶操控的人形成抵抗情绪。要扭转这个心态。哪里都是救度众生的好场所。

既然死都放下了,为什么不干脆就地救人呢?明慧网上登了一个同修体会。一个老年大法弟子发“九评”光盘,被迫害了,开庭审判,来了很多警察,老年大法弟子心里想,来的警察越多越好,来的越多,得救的人越多,然后他乐呵呵的向开庭的所有人讲真相,心里对任何人都没有抵触情绪。结果这个大法弟子被释放了。这个释放的结果不是求来的,也不是他事先设计的,是他的境界修来的。

当然,修炼没有榜样,个人因素也千差万别,不可效仿,也效仿不来。但到哪就是乐呵呵的救人这是不变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特别是在里面没有法的指导,难。周围的同修对此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我个人认为,比较可取的做法是,想办法让里面的同修明白法理。家人、周围大法弟子、当地大法弟子持续不断的向当地民众揭露迫害,同时上网曝光迫害行为,曝光时也要考虑到同修的安全与承受能力。

在做好上述工作外,还可延伸一下,但一定要根据条件。把迫害的证据搜集一下,做成电子版本、图片等,让懂技术的同修传到明慧网,电子信箱里再放上一份,然后家人想办法出国,在国外开记者招待会,揭露迫害,对于不可救药的恶人,可以在国外起诉。但这样做,涉及的面也很广,可不可操作,出国后还能不能回来,出不出的去,同修能不能够承受,都要考虑,慎重把握。

或者,不通过海外,就在国内上诉,逐级逐级上诉,先研究一下法律,上诉不是目地,过程中的救度众生才是目地。能从新开庭就开庭,没有海外声援照样讲真相。然后把消息传到明慧。当然,也要根据承受能力来做。

你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