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向内找 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师父在《转法轮》讲到“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在十余年的正法修炼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学法、向内修的重要,这是我们从风风雨雨中走过来的根本保证,我时常的提醒自己,别忘了这个根本,尤其在最后的阶段,更不能放松懈怠。

写修炼体会的过程也是修炼提高的过程,是理性升华的过程。现将自己近一年的修炼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在“忙”中坚持学好法

在实践中,我们都知道,三件事要做好,学法是基础。学不好法,就什么也谈不上。因为我们的正念,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在二零零二年以前,我也认为自己是重视学法的,一位同修每次见到我都告诉我要重视学法,我当时还不服气,觉的自己还是重视学法的。那时我每天学的时间长,学的多,可是很少从法中悟出什么理来。那一年遭受邪恶迫害,被绑架到拘留所一个月闯出后,这位同修又找到我,几次与我交流学法的重要,交流中我才发现自己的所谓重视与同修的差距,最大的收获是我明白了为什么要重视学法,这是我在学法上的重大突破。

从此,我在学法上有了根本的变化,学法时,我不再有应付、完成任务等不正的心态,我明白了大法弟子要完成师父赋予的伟大使命,学好法是多么的重要。只有不断的学法,同化法,才能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才能成为“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才能在助师正法中增强正念,抵挡宇宙中各种势力的干扰;才能在任何环境下坚持正念,坚如磐石、金刚不动,走出巨难。

在历经九年的魔难中,靠什么走到了今天,就是靠师父,靠这部大法。师父把能使我们提高升华的一切都压入这部法中了,“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我牢记师父的教诲,不断的提醒自己:别忘了这个根本。可是人心出来还是有时被冲淡,当我被事所缠,忽视学法时,就清醒一下自己:为什么我会不重视学法呢?我发现一种人心催着自己去做事,因为它着眼于表面空间的成效,再有就是认为做成的事是自己做的,看重人为因素,我做了什么什么事了,这件事该怎么做怎么做,那时就忘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了,是在证实自己。

大法弟子肩负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使命,这史前的大愿怎么完成?只有学好法,处理任何事才能在法上去考虑,用法去衡量对错,指导自己的言行,我们的思想行为都在法上才能证实好法。否则的话,学法少人心就多,做事就会用自己的观念引导,有意无意的就在证实自己,尽管你不想证实自己,也压不住那个人心,因为你法没学好,用人的办法是管不住人心的。师父带着如意的法理来了,法是现成的,不需要众生往里面加什么,大法弟子是在主动同化法,在人间证实法。那么只有学好法,不断的明白了法理,不断的破除自己旧有观念,洗净旧宇宙的因素,才能走向圆满。我体会,大法弟子只有修的份,而向内修,向内找是在学好法的基础上的。只要我们的心性达到法对我们在不同层次要求标准,我们有愿望履行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责任,这样去想了,去做了,所获得的一切成功,其实质都是师父在做,我们自己是做不来的。但是,在人的这层我们得去做,得有这个心,得修出这种慈悲,师父才能帮助我们做。

其实学好法与做事并不矛盾。重视学法不会耽误做事的,自己在这方面有体会。不管你有多少时间学,能够保证静心学,不能稳不住自己。为此,我前几年坚持背法,《转法轮》背了十遍,零二年以后的各地讲法都背过,背法是为了集中精力同化。后来又抄法,现在在通读,读的很慢,为的都是能够静下心来学。我不再看重学法形式、数量,静下心来学,无求而自得,收到的效果就很好。

学好法做事会事半功倍,所做的事并没有耽误,几件事可能在很短时间内就处理完了,要办的事要找的人,师父一下子就安排好了,把他们都集中在一起让你全碰上了,很快就解决了。同样还是做这些事,学好法我会觉得正念足、有智慧,能够驾驭这些事,有序的安排去做,不被事所缠被动的去做,真的是事半功倍。这种事半功倍不仅仅表现在这个空间,事办的顺当,节省了时间,而真正的功倍效果,是由于我们做事在法上,是真正的证实了法,在另外空间的众生才能被救度,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事,是师父要的。

我看到很多学员学法受到干扰,其中一个原因是对为什么要学好法的认识上有些模糊。再有就是学法心不静,老想怎么做事,那么就容易被另外空间邪恶干扰,容易被周围环境带动。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最主要的就是从学法入手,给我们学法造成各种干扰、阻碍,有的我们能意识到:如一学法就困;让我们失去学法的环境;学法时思想静不下来……还有我们意识不到的:让你想不起来抓紧时间学法;不让你重视学法;工作忙,家庭亲人出现麻烦事,让你被事务所缠。

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可是现在大家都很忙,救人很急,时间很紧,自己的工作量不断增多,有那么多工作需要做,在这时还要坚持学好法,明显的就感到力不从心。每当出现这种状态,我就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能给自己找任何理由而忽视学法,尽量挤时间学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你真心的想学法,师父一定会给你时间的,就怕自己认识不到学法的重要,被事所缠,无可奈何,就会越来越事多,摆脱不了。这样的教训太多了,累垮的、病业的、被邪恶迫害的。其根本就是学法不够,正念不足,震邪力差,邪恶就会钻空子。每当这时就一定要警醒自己必须静心学法了。

二、向内找,向内修,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你们在修炼中,不能眼睛总是看着别人。要看自己,修自己,有问题就看自己,怎么样能够发现自己的问题。看到不足了,作为个人来讲,怎么样把每件事情做好,在做的过程中把思想摆正,困难面前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那才是了不起,作为一个大法弟子那才是在用正念在证实法,你才真正的不愧是一个大法弟子。”(《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一)向内找是修炼人的本份

在做几年地区协调工作中,所遇到的大大小小问题、矛盾、魔难,林林总总,怎样解决、摆平?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就是向内找,向内修自己,这个过程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所遇到的一切都有让你提高的因素在里面,只要向内找,在法中修,不管遇到多大的魔难,出现多大的问题,就没有化解不了的矛盾、解决不了的问题、冲不过去的难关。

向内找,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理解,法在不同层次也有对我们的不同要求。几年来,在向内找上,我由个人修炼的向内找到从大法弟子的责任向内找;由就事论事的向内找到跳出事实质针对自己的心向内找;由被动的遇到麻烦、矛盾向内找到主动的从一思一念上向内找。

比如,一次我参加一个项目小组的交流,他们几个人矛盾很大、意见不一,两周了,工作没有進展。交流中,我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不就事论事给人家解决矛盾,而是针对矛盾找自己的问题,谈自己向内找的体会。随后大家也都向内找,哪做的不好,气氛缓和了,另外空间不正的因素被解体了,我们自身不好的东西师父给我们拿掉了,所有不好思想观念,执著心,旧势力的所有因素都怕我们向内找,不知不觉矛盾就化解了,大家心态平和了。他们都觉得惊奇,也体会到向内找的奥妙。

还有一次在交流会上,一个同修一次次的指责自己,我一边听一边找自己的问题,平和的回答她,就是对她误解的话,也没想她对这事本身认识的对与错,就想,没有偶然的事,她的话是否在提醒我什么,我哪方面需要修正了,细心一找,还真是提醒我一些事,找到自己存在的问题,我诚恳的接受她的意见。我走后,其他同修对她的表现很不满意:你不了解情况,人家不是你说的那样。在回来的路上,我心里很平静,一位同修骑摩托车把我送到车站,我坐在后边,感觉自己很轻,简直是没有份量,飘飘的,只有一个人皮儿坐在那。回到自己住处发正念,念力非常集中,力量很大,感觉非常自如,无所不能。我知道,让我体会这些,是师父在鼓励我向内找。

师父给我们下了向内找的机制,我们不断运用,这种机制会越来越强,有时感觉就是自动的。在我做完每一件事后当我想向内找,那种强大的机制就会自动带你向内找。开完交流会,出门就会找自己,今天话说的多不多,哪句话不在法上,暴露了自己什么心?为什么把握不住自己,以后应怎么做好。一天下来,也习惯的找一找自己过失,尤其在过心性关,什么事情自己还放不下,听到别人的指责、埋怨不好听的话,心里过不去时,一般都在当晚解决掉,把眼睛目光收回,全力向内找,压不住就学法。理上明白了,那些不好的败坏物质也就消掉一些了,再向深处去找,捕捉自己思维反应,找到了,心里豁亮了,再去睡觉,第二天一身轻松。

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不断的修去自己的执著,那就需要不断的找到自己的执著,否则就无法修。所以向内找是修炼人应具备的基本素质,是修炼人的本份。而根本上的变化,实质的变化来自于我们能否不断地放弃,放弃自己曾经认为是美好的人的观念和不同层次的认识,不断地向上升华,不断放弃自身的固执,善意地听取周围同修的意见,利用一切环境向内找,建立圆容不破的机制,那么我们的众生才能得救,我们的天体才能永远不坏,我们整体才能互相配合,圆容好,发挥更大的整体作用,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二)找到“为私为我”之心,摆正做事基点

“为私为我”是我们要修去的根本执著。只是我们有时意识不到它的存在,甚至被它操控了也觉察不到。今年初,我回到离别两年多的家乡,两年前,我和同修讲真相被邪恶迫害流离失所到外地。回来后,同修们让我留下来,我却迟迟的拿不定主意。想的都是,我这种情况应不应该回来呀?师父怎么给我安排的?怕自己把握不住自己,怕是强为出现问题。直到我第三次又想去外地,身边的一位同修大声的说道:你想想你这样做对不对,在不在法上?你怎么不从整体着想?这才使我惊醒。是啊,我想来想去都是围绕着自己想的,是为私的,怎么能会有主见呢?为保护自己,顾虑心就出来了,想这想那的,还以为自己是理智,注意安全。基点错了,就悟偏了。放下自我,整体需要我,我就去圆容。这不很简单吗?真是有私才累呀!无私才自在。在做证实法的事也不时表现出私和我来,有时只看重自己做的项目,自己的项目别耽误了,做好自己手里事,才去配合别人。这是我目前突出要解决的问题。

(三)向内找,慈悲的对待同修

我回来的这段时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心性魔炼。我过去的几年和现在都做协调工作,接触的大多是同修,所以发生的矛盾,心性的摩擦也都反映在自己与同修之间。

当地一些同修对我们讲真相小组单项工作有些不理解,两年前小组成员均遭受邪恶的迫害,一些学员由于不了解真实的情况,就更加有说辞、抱怨、指责,尤其对我的一些说法,很难听,甚至说我是特务。我当时被迫去了外地,不了解这些情况。这次回来后,突然间听到这些,对我的心性真是个考验。虽然知道遇事向内找,但是每次的关难都会触动自己的心的。我当时知道会有个别学员不理解,客观上讲,他们不了解这项工作,出现问题会从表面分析。却没想到“搞的这么乱”,开始,压力很大,魔难突然来了,我还是没有把握住自己,心里有些不平、委屈,人心不断的往外冒:好不容易闯出了邪恶的魔爪,而后又经历了一年多破除邪恶对我身体的迫害和其它方面的各种干扰,才真正的闯了过来。那时,我接触同修很少,我尝到离开整体环境的艰难。我多么想家乡的同修们啊!多么想回到整体中来,可我没有想到等待我的是这些,当时感到来自于我们同修内部的伤害、造成的精神压力不亚于邪恶的直接迫害。但是我还是很快的冷静下来了,哪有偶然的事呀,人家这样一说,这不就把我的人心暴露出来了吗?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听到别人的指责、误解会感到不平衡、委屈呢?这不是自己想听到的,自己想听到什么呢?总感觉自己这两年在外不容易,吃了不少苦,虽然理上知道是好事,可是那个人心还是想得到别人的理解和肯定。当达不到时才失望,才不平。师父《转法轮》告诉我们了:“在常人复杂的环境中,在人与人心性的摩擦当中,你能够脱颖而出,这是最难的。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虽然很难,它还在不断的翻,我也要清除它,我得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心里平服了。但我觉得只是做到心里平衡了还不够。以前别人也说过我是特务之类的话,我也向内找,但只限于不与别人一般见识,说就说了,师父看着呢,并没有找自己的不足,因为没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就是自以为是,觉的自己做的事别人不理解。现在一想,自己怎么会没有不是呢?否则怎么会遭受迫害呢?自己不是多次分析找过迫害的原因吗?怎么就不能和人家说特务的事联系呢?两年过去了,为什么别人还不理解,还要“质问”,别人表现的不好对应着自己的不好是什么?我明白了师父为什么让我回来,是让我补课,受迫害了,走了,遗留下的矛盾、问题还得解决,与自己对应的人心还得修去。当然还有自己要完成的使命。

两年来,对这次迫害,自己在不断背法,向内找,向内修,使我清醒了!看清了自身存在的各种强大执著,看到了与同修的差距,也使我对法理更清楚了。面对同修的误解,我要做到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要求我们的向内找,善意的对待同修。我觉的一些学员的误解,不仅仅是对我而来的,其中也有对这项工作的不理解,有些法理不清,认识模糊,邪恶的因素也在从中捣乱造成的。自己向内找了,也要对同修负责任,也要让他们明白。就这样,师父安排我在很短的时间内接触了很多同修,面对他们对我及这项工作的误解,在我能解释的范围之内去向他们讲清事情的真相。这样直接沟通,在法上交流,清除了间隔因素,消除了误解。

过程中,面对个别学员的质问、责难,心里有时也要浮动、想起火、辩解,但本性的一面很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正是我消去自身不好东西的时候,是我们之间矛盾化解的时候,也是灭尽另外空间邪恶的时候。平时学法的基础,向内找的强大机制,使我能够坚定正念,尽量做到坦然相对,去理解同修,不看同修表现的态度,他们是不知道实际情况,况且我也确实有些地方没有做好,修的有漏,邪恶也就抓住我有漏的地方,制造出这些乱子,让我们之间产生间隔,互相斗,内耗,从而影响我们来这的真正目地。我不能上当,我得听师父的,慈悲、宽容、从大法修出的正念去对待我的同修,你不理解我,我理解你,我一定去理解你。他是我的同修,修好的那面也是金刚不动、伟大威严的,真正的我的同修是不会和我这种态度的,他也是慈悲的。只是人在修,人心出来了,表面又不了解实际情况,又看到我们不正的一些表现才这样说的。当清除掉邪恶因素,善意的向同修说明情况,同修们都是能够理解的。其中有些同修就是在不了解的情况下,正念很足,以法为师,不随便议论,识别邪恶的离间的伎俩,否定邪恶的迫害,正念清除整体的不正因素,给我很大的鼓励。

在魔难面前,一般情况下,自己还是能够静下来,向内看自己;心不静,向外求时,是明白不了的,有些执著隐藏的很深,一时意识不到,所以才会出现矛盾、麻烦,让你悟道、找出自己存在的问题,这真的是好事。同修甲不知什么原因一直和我很对立,背后没少说我坏话,我与她平时很少接触,她对我的一些看法都是间接听到的,这也是邪恶钻空子的地方。师父几次安排我与她见面,一见我,她就无名的生气,上来就质问:你说,你们受到迫害,这是师父安排的吗?……我平静的对她说:师父没这样安排,是我们没做好,邪恶强加这种迫害造成的。不仅是这件事,很多同修被迫害也不是师父安排的,师父是不承认这种迫害的。她渐渐的平静下来,她谈到目前她所肩负的工作项目的一些想法,我比较赞同,并说出自己的想法,她也很乐意接受,我们也谈到向内找,她表示以后遇事要向内找。我们慢慢的敞开心扉交谈,谈到了她这两年所走过的路,经历的魔难。我从中体会到她也很不容易,也同样经受着同修对她的指责所造成的心理压力,渴望同修们的理解帮助,同时我也看到她了不起、伟大的一面。所以当我听到有学员在议论她时,我就谈了自己的看法,她的变化。一次乙同修告诉我:甲没有什么改变,她历来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她在骗你,背后她还在说你的坏话。我没有被这些话所动,我说:不能这样看问题,交流中,我看到那是她本性明白的一面说出的话,是发自内心的,我相信她,背后她又说了不该说的话,那是她人的一面说的,人在修,就有人的表现,那不是真正的她,她不会不向内找的,她在修。回来后,找自己,与她交流后,看到她的变化起了欢喜心,也有表白自己的显示心,把事情看的简单化,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她的表现与我是有关系的。

三、相互配合,承担起协调的责任

刚回来,乍一听到同修们反映的情况及直接的接触,感觉整体很乱,都有些不理解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已经发表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就不知道向内找呢?学员之间不信任,互相挑毛病,背后议论,你说他,他说你。主要表现在面上做工作和一些协调人身上。面对整体的状况,很多同修很着急,也几次找到我,希望我能继续做整体协调工作。我当时很发怵,一方面顾及一些学员对我的说法,最主要是做了几年的协调工作,操心费力,承担的压力,还要担当着来自同修各种不同状态造成的误解、舆论压力。我知道这是人心,明知道这对自己个人修炼来讲是好事。可是真正放下这个人心我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放下自我,从整体考虑,从师父所要的去想,知道自己应承担的责任是什么。这时,我从新审视这个整体,正念去看表现出的各种现象,我想,目前整体状况师父看到了,众神也都看到了,一个神怎么看问题,不会有我们人的思维,表面的乱与不乱,他是全方位的、立体的看,看的是宇宙中真实展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虽然在人间,内心要能够包容整个宇宙,宇宙中千奇百态的众生你都得包容。作为一个协调人,首先要有包容别人的心,别看重学员表面的执著,学员有人心,就会表现出来。不用人眼看事物,不陷入人的思维中。人眼看到三界内的一切都是假相,真实的情况在另外空间。大法弟子走到今天都很了不起,很多同修三件事做的都很好,只是反映在配合上的矛盾。通过学法,交流、向内找,这些问题都会解决。

(一)

我和几个协调人交流也达到共识,同时认识到,一个地区出现问题,与做整体协调的同修有直接的关系,要想协调好大家,我们首先要做到向内找,能容纳每一个同修,把自己容在学员之中。知道自己并不比别人修的好,只是分工不同而已。多看同修好的一面,有问题当面指出,个别交流,不背后议论,会上攻击,不挑拨是非。协调人与协调人也要相互理解,不妒忌,不猜疑,不拉帮,我们几个协调人首先要配合好。这是我们协调人应具备的基本素质。我们几个协调人做到了这一点,同时又与各片、各学法小组交流,很快扭转了所谓“乱”的状态,本来就是一种假相,很多同修都成熟了嘛。

明确协调的责任,我们到底协调什么?我们不是领导,不是当官的,不是带领大家预备齐的去做什么,指挥命令什么,告诉别人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什么。我们只是协调一些工作,协调一些事,传达一些信息,召集一下人。

(二)

整体协调开始着手做时,当时大家认为急需要做的是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以前提了几次,也做了一些工作,但都不尽人意。揭露当地邪恶的难点是对当地邪恶曝光、揭露的少,反映本地的真相材料少,当时只有一个传单。编辑真相材料自己有些基础,这项工作自然就落在我身上。

为了让大家对此项工作有明确的认识,配合做好这项工作,我从网上下载一些交流文章,又根据本地情况写了一个建议。写出后当天下午正赶上各片大组学法交流,就把这些文章发给他们,会上又念了一下建议。当时有一位片上的协调人抵触这项工作,觉得没必要这样做,其他同修耐心的给她解释。会后我听同修讲,她很反感那个建议:“念的都是一个人写的”。大家认为她得法时间短,师父评语《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发表时,她可能还没得法,所以不理解,一位协调人甚至都想把她换下来,怕影响以后整体配合。我起初眼睛也是盯着她,后来想自己哪写的不好,觉得自己很用心了,怎么还是不满意。一次我们几个协调人在一起交流如何做好这项工作时,一位协调人跟我讲:你写的建议事先没有和我们商量,所以工作做的很被动。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以前我做协调时就经常犯自以为是、自己说了算、不爱与人商量的毛病。这次做协调工作,还觉得自己很注意这个问题,多和同修商量。表面上是自己一时想起写建议,来不及商量了,实质是自己认识不清晰,与大家商量,配合做好工作不是形式。自己一人的意见,很可能有漏洞,考虑不周全或偏执的东西。大家商量就不一样了,会补充遗漏。可能也就不会出现同修的抵触。接受这次教训,在以后的工作中都与同修们商量解决,就是自己做的真相资料,初稿都让同修看看,根据同修提出的意见修改后再投稿。

为了做好这项工作,大组、小组学法点经过多次交流,全市的同修都参与了,揭露邪恶的迫害,有的写出迫害专题材料,多数同修写出这些年当地恶人对自己的迫害——绑架、抄家、掠夺的钱财。除此之外,我们成立了资料组(当然还有信件组、营救小组),从网上下载原有的揭露邪恶迫害资料,统计、汇编分阶段迫害信息。在做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对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谋——六一零、国保支队、大队、洗脑班揭露的不够,有的根本没有曝光过,有的上网揭露过,并没有做出真相资料,发放给当地民众,致使这些黑窝及恶人还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由于讲真相不到位,一些邪党、政官员不明白真相,老百姓不了解当地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针对这些情况我们制成反映当地的情况的真相小册子;《给政府官员及公安干警》的小册子专刊;曝光本地国保支队、大队、洗脑班的真相传单;配合营救被非法绑架迫害的同修,制成真相材料专刊。在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揭露当地邪恶的工作迈出了第一步。

(三)

当制作出这些当地材料后,也就到了开奥运期间,新的矛盾出现了。一些学员被干扰了,有的不出来了,被看住了,学法小组有的也停了。不断的有同修被非法绑架,营救同修方面也没有实效,没有多少人发真相材料了。面对这些,我们几个协调人多次交流,分析整体状况:整体出现这种情况的一个主要原因还是比较散,有一部份学员没有参加集体学法,与整体脱节。整体需要配合做的事,如营救同修,去劳教所、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揭露当地邪恶等他们不知道,没参与進来。再就是忽视了学员之间的交流。

通过交流我们又進一步明确了协调的责任。我们主要协调什么?就是能为学员开创学法交流的环境,使大家能够在法理上提高上来,能够互相沟通,让每个学员都能成为整体的一员,在证实法中充份发挥作用,走出自己的路来。责任明确了,我们分工分别到各片区帮助组建学法小组,联系“单个”学员,归回到整体中来,参加集体学法。同时组建资料点。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已初见成效。学法小组逐个形成,各片协调人轮流到各小组学法,有事及时沟通,各小组的协调人又组成一个组,隔周学法一次。各县(邻近县之间)也有沟通联系,大家相互补充,有事共同协调帮助,尤其对薄弱县(奥运期间受迫害,至今多数学员还走不出来的),邻近县都在用心想办法。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同修协调配合,集体学法、沟通交流,整体情况变化很大,小资料点也在增多,很多都能自制《九评》了;大家除了自己做好三件事,也重视了整体项目的配合,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轮流有同修近距离发正念;参与营救同修的人多了,除了发正念,还利用打电话、发信件、发真相材料向有关责任人、责任单位去讲真相,找家属配合要人。结果洗脑班解散了,被绑架的同修全部回家了,一位被非法劳教的同修也被营救出来了。

我知道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好,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整体协调配合方面还存在诸多问题,离师父对自己的要求、期望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我有信心,与同修配合,承担起大法弟子的应尽的责任,在最后的有限时间里,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尽全力及所能证实法、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