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三年我走上修炼大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一想起慈悲伟大的师尊,不由的泪水涟涟。总结一下自己的修炼历程,给师父交一份作业,也与大法弟子交流。

修炼前我是一个脾气暴躁争强好胜的人,凡事都想占上风且虚荣心很强。但事与愿违,生活总是处处不如意。每每心烦意乱时便拿孩子撒气,小孩也不与我亲近。记的孩子七八岁的时候就迷上了游戏机,不愿学习,我每天总是大街小巷一家一家游戏室找孩子,找不到就心急如焚,找到了就拧着耳朵出来打耳光。有一次把孩子鼻子打出血了,小孩被打急了,索性把头一仰,你打吧,打死算了,我当时气的话都说不好了,觉的活的太苦太累,觉的生不如死,结果弄的浑身是病。

就在我走投无路时,有幸遇上了千载难逢的法轮大法。我手捧《转法轮》一气看完,当时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使我获得了新生。

二零零三年,我走上了修炼道路,正象师父说的那样,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是合在一起的。每天如饥似渴的通读师父的讲法和经文,身心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知道了按“真、善、忍”去做好人,对谁都好,对孩子也一样。从此我不再大声吼孩子,不再吓唬孩子,不再打骂孩子,以祥和的心态去对待和管教孩子。母子关系得到了彻底的改善。现在孩子和以前判若两人,虽然没有修炼,但每天诚心诚意的默念“师父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现在孩子经常对别人说:“我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说一千道一万,说不尽恩师慈悲救度之恩,是法轮大法把我从一个充满魔性的人变成了慈悲,祥和,善良,宽容的人。

随着修炼心性的提高,在同修的帮助下建立了自己的资料点,主要印《九评》、真相小册子、明慧和《正见周刊》。由于很多执著没有去,遇事不知向内找,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次发资料被邪恶抓到了看守所,在里面,我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每天高密度的发正念,求师父帮助我,并且向犯人、管教讲真相并且以绝食抗议。邪恶就把我绑在“死人床”野蛮灌食。我每天除了睡觉外就是发正念,经过十六天正邪大战,我终于在师父的呵护下,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魔窟。出来后,家庭资料点没保住。时隔不久,旧势力又抓住我的怕心的执著,把我抓到了洗脑班。在洗脑班我一样向周围的人讲真相,坚决不签字,然后就炼功,结果三天后,我又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现在我和同修配合面对面向世人讲真相,救度被恶党谎言蒙蔽的世人。一天下来多能劝退七八十人,少也能劝退三四十人。我们不执著数量,一天劝退一百个也不嫌多,一天劝退一个也不嫌少,就抱着这种信念,风雨无阻的救度被恶党欺骗的世人。

有一次给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讲真相。他一听就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工作的,我是政法委专门负责抓法轮功,我一个电话打过去,你们就被抓進派出所。”我一听,上前一步,慈悲祥和的微笑着说:“你不会的,我是真的为你好。”当时第一念就是我要详细的跟他讲真相。让他利用手中的权力,阻止迫害其他的大法弟子。奠定他得法的基础。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接着跟他讲:“你今天是市长也好,乞丐也好,你都应该知道真相,有知情权。”我从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到《九评》;讲到天降奇石的“中国共产党亡”,最后又把随身携带的真相光盘给了他一个,并且把他的党员也退了。可能是我当时纯净、慈悲、善良的一面感染、打动了他,而且我也没有怕心,所以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在师父掌握之中,我们只不过是按师父的要求在做事。在做事的过程中去掉各种人心。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另外空间的邪恶越来越少,同修们啊,让我们在剩下的很有限的时间里,都快快出来讲真相,救度世人。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