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二零零八年成为中国母亲最悲哀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2008年对许多中国母亲来说,是最悲哀的一年。5月12日,一场特大地震降临在四川汶川地区,夺去了近两万个正在学校上课的孩子的生命,留下了近两万个悲痛欲绝、肝肠寸断的母亲。9月中旬,被迫披露的毒奶粉事件,感染了30万名婴幼儿,制造了30万个悲伤、无助和焦虑的母亲。

让汶川母亲最难过的是,他们的孩子本来可以不死。地震发生前,中共知情不报,以奥运名义隐瞒了四川大地震的震情,只通知了军工等少数单位,造成了惨绝人寰的伤亡。许多孩子本可以不死,如果孩子的学校也像旁边的政府大楼一样结实坚固,这些孩子就不会在一瞬间被埋葬在豆腐渣一样的废墟之中。

汶川母亲最想不通、最难以忍受的是,对这些显而易见的事实和责任归属,承诺要查出真相的政府,直到现在也没有给出真相。政府不仅不追究真相,还不准父母去追究。谁要坚持追查政府的责任,谁就可能被监视,被威胁,甚至被殴打、关押。而政府官员在正式报告中,把凡是校舍承包商,当地政府,教育部门,中央政府应当承担的责任,都推给了特大天灾。

毒奶粉事件则是一个百分之百的人祸问题,政府没有天灾可以推诿。他们的责任想否认也否认不了。中共当局和奶制品公司在奥运前就知道了毒奶粉的丑闻,然而以奥运名义隐瞒事实,剥夺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让众多的孩子们多喝了一个月的有毒奶粉。半个世纪前,中国饿死3000万人,中共当时拼命外援巨资来树立国际形象,如果那些外援的一半用在国内,就不会饿死人。今天,中共拼命用奥运来粉饰国际形象,掩盖毒奶真相,造成3亿在大陆的人继续喝毒奶、600万儿童吃毒奶粉的“壮举”!

如今中共还在继续掩盖毒奶粉事件的真相和转移人们的注意力,拒绝公布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故意掩盖死亡婴儿人数。当毒奶的受害儿童还在痛苦中哭泣,这时候中共却公布了乳制品及含乳食品中三聚氰胺临时管理限量值,并说原来下架的奶粉只要符合限量值还可以接着卖!这种做法等于让添毒造假合法化了,漠视生命、不管老百姓死活的中共才是毒奶粉的最大保护伞。

毒奶粉事件曝光后,许多家长纷纷找到商家要求退货,众多毒奶患儿的家长希望通过法律途径索赔。但是中共以一贯的作风把受害人视为威胁其独裁的不稳定因素,9月当许多贵阳受害人来到贵阳市正新街要求退三元奶粉时,被贵阳云岩公安分局以“不法分子”“扰乱社会治安”为由拘留了其中三人。事发至今中共一直都在拖延赔偿各地毒奶患儿家。患儿家长们纷纷来到北京向当局呼吁,自发组织记者招待会呼吁世界关注,可是在记者会召开前,多人却遭到中共的扣押和威胁。中国各地的一批律师自发组成志愿律师团,免费为患儿家庭提供法律咨询等帮助。但律师们帮助受害者的维权努力一直受到中共的阻挠,20%的律师迫于压力退出了毒奶志愿律师团。2009年1月初,中共当局开始向全国毒奶粉受害患儿推行一次性赔偿方案,逼迫家长签字。家长们对这份协议书提出九点质疑。家长们指出奶粉中加入三聚氰胺是投毒,在法律上面应该界定为投毒罪,而不是仅仅不合格。据家长们了解,目前认识的患者几乎没有成功治愈的,他们要求厂家保障孩子长期的治疗以及寻找治疗方法,在此基础之上再谈赔偿。中国卫生部官员曾表示免费为肾结石婴儿提供治疗,不过,政府该承担什么责任至今不明,自负盈亏的医院仍在承担免费治疗的责任。中共能为“和谐奥运”的开幕式花掉3亿美金,而今却在百般掩盖抵赖其不可推卸的责任。

孩子是一个国家的未来和希望,世界上任何有责任心的国家和政府都尽力保护儿童的安全和健康。象日本的学校抗震能力强(日本是个地震多发性的国家),美国接送中小学生的校车具有“特权”等等,这些目的都是为了保护孩子的安全。而在毒奶粉和四川大地震中受害的众多中国孩子们身上,人们清楚地看到,中共政府对孩子们的生命安全漠不关心,这不仅仅是犯罪,而是没有一点人性。共产党在文革中刨了中国人的祖坟,现在又要灭中国人的子孙,想要断了中国的未来,难怪许多网民说“来生不愿意做中国人”了。

事实上,中共的掩盖和封锁消息是全方位的,在国外被认为一件很小、很平常的事都被视为“国家机密”。至于象中共迫害法轮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更是中共的“秘中之秘”。中共对“祖国的花朵”都如此毫无人性,就不难看出对法轮功迫害的惨烈。

很多地震灾民以及毒奶粉受害儿童的家长已对中共彻底绝望,纷纷加入“三退”(退出党、团、队)大潮。现在通过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相关组织的人数已超过4810万,这代表着人民的选择和历史趋势不可阻挡,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希望。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也为了国家的未来,为了中国的母亲们不再悲哀,愿每个中国同胞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