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族的历史看邪党的暴政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大陆法轮功学员,现把我的家族史写出来,以帮助不了解邪党残暴的人们,分清善恶,快快退出邪党,抹去兽记,以保平安。

一、老姥爷被枪毙

“建国”以前,老姥爷是村里的保长,为人正直,就因招待过国军,被人陷害,告密,被邪党枪毙,一枪未打死,回头高喊:“真要我的命啊!我没做错什么!”接着又一枪,人即倒下。老姥爷就这样走的。

二、外婆被气死。舅被批斗,家庭解散。

“文革”时,三舅是民兵连长,当作保皇派被批斗,叫着舅的名字让他低头,他就使劲往后仰,全家精神受到很大打击,由于孩子被无故残害,外婆于七四年悲愤离世,其他大一点的孩子去了东北,最小的才十几岁,母亲出嫁与外婆离世是同一个月,母亲出嫁时穿一身青衣嫁走,十几岁的小妹寄养在我家,(我记事时就和小姨一起玩)。三舅在文革结束后背着家人参军,走时外公大哭,三舅说,“不再回这家乡了。”因为母亲出嫁本村,外婆家已无他人,舅回家看家只能来我家。就连外公外婆的上坟来的客人都在我家招待,(按习俗,上坟在儿子家,不在女儿家),邪党制造的痛苦真的是无解的方程。

三、父母被打

八九年,正值“六四”,按风俗,父母要给我订“娃娃亲”,我才十五岁,不懂事,被本村副支书(自家的姑父)给“挑了媒”。父亲去问问情况,他把父亲痛打一顿,喝了酒就骂我家,母亲便托亲戚把我的户口迁到城里,安排了工作,从此脱离了家乡,在外地,经常听到母亲在家被支书的儿子追打的事,边追边喊:“把她撂到水库里。”

四、修炼法轮功被迫害

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以后,邪党迫害,我被抓,被打,被关押,被罚款,被抄家,亲人受牵连,因为与一法轮功学员结婚,邪党百般刁难,执意要打掉我的孩子,后经多方救援,邪党才未得逞,这就是邪党的残暴在我家族史上所做具体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