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是共产恶党迫害的对象

一个普通中国人对共产党的切实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

我的被迫害经历

我这一生被共产恶党迫害得很惨,先是,大学毕业后,仅仅因为我的思想比较倾向于自由民主,就被共产恶党的特务机构追踪到我的单位,对单位领导施加压力,迫使我离职。我那时就深切地感到,在共产党统治下的社会,一个正直的、有良知的、有独立思想的人是很难生存的。

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单位,有了一个容身之所,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发愁着这一生怎么过下去。这时候我遇到了法轮大法,读了《转法轮》之后,我明白了过去苦苦思索而得不到解答的所有问题,我发自内心地信服了大法,开始走上了修炼之路,并且一下子把对于政治的执著心放下了,不再执著于人间的政治问题,认识到世间自有定数,成败兴衰自有其规律,修炼人不必多管。那时我就想,从此要走出方外了,不再干涉你共产恶党的事了,总不会再受你这个恶党迫害了吧。这一生应该能平平安安地过完了吧?

可是我想错了,尽管法轮大法修炼者是最与世无争的人,是最不想干预世事的人,是对政治、对权力看得最淡的人,可是还是逃不过共产恶党的迫害。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前后五次被抄家,前后四次被正式拘留、两次被“非正式”拘留,被公安与单位软禁一年多,被判刑监禁迫害五年多,被开除工作,还被掠夺电脑、书籍等私有财产,被害得妻离家破,无处容身……这就是一个向往正直、善良和独立思考的普通中国人的典型命运。

我明白了中共恶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

为什么共产恶党要迫害法轮功?为什么它要迫害这一群最与世无争的人?对这个问题我想了许多年才想明白,因为共产恶党是心眼最小、妒嫉心最强的集团,任何不受其控制、不屈服于它的人或群体都是它的眼中钉、肉中刺,因此,所有的宗教团体、民间团体,不管你信什么,也不管你做什么,只要你不是受它控制的,只要你不是屈服膜拜它的,只要你是有独立思想的,一定是它迫害的对象。佛教、道教和基督教,如果你不是“爱国”(实质是“爱党”)教会,就一定是它迫害的对象。这几十年来,共产恶党不就是这样做的吗?它虽然在形式上保存了宗教,其实它是实质上消灭了所有宗教。

明白了这一点,我也就明白了,在共产党统治下,人只有两种选择:或者是屈辱地活着,主动地压制自己的独立思想,与共产恶党同流合污;或者是忍受艰辛,保存自己的独立思想,直到这个恶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所有的中国人,今天只有这两种选择。

所有人都是中共恶党的迫害对象:

深一步想,我发现,不但是有独立思想的人是共产恶党的迫害对象,其实所有的人都是共产恶党迫害的对象。

其实又有谁没有自己的独立思想呢?又有谁不愿意按自己的独立思想去生活呢?只是在这几十年中共恶党的恐怖统治之下,人们无从表达、也不敢表达、甚至不敢拥有自己的独立思想罢了。

有人觉得:我现在过得挺好啊,共产党并没有迫害我啊,而且看起来共产党以后对我还会更好呢。

我们先看看历史吧。自共产恶党建政后,共产恶党首先迫害了地主,然后迫害资本家(其实就是迫害和掠夺有钱人),然后迫害知识份子,然后是迫害宗教信仰人士;当这一轮迫害结束之后,共产恶党开始迫害农民,在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之中,饿死了三千多万中国人(主要当然是农民),其实1959-1961年三年中根本没有大的自然灾害,粮食基本上都是丰收的,主要是由于共产恶党实施的疯狂政策,才导致民不聊生、饿殍遍野。迫害完农民之后,共产恶党又掀起了“文化大革命”,对全中国人民,包括党内的党员的大规模迫害,上至国家主席、下至普通百姓,都朝不保夕,那几年,中国人过的是几千年里最悲惨的生活!所谓的“改革开放”,共产恶党开始想方设法利用和迫害外国人,所谓的国企改制、工人下岗,实质是对工人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和掠夺,1989年六四事件中恶党又疯狂屠杀学生和市民,1999年它又开始疯狂迫害广大的法轮功修炼者……几十年来,共产恶党就是这样一轮又一轮地迫害着所有的人——有时是迫害一部份人,有时则是迫害一大部份人,有时是以这种罪名(借口)迫害这一个“阶级”,有时则以另一种罪名(借口)迫害另一种“敌人”。几十年来,除了共产恶党自身,其他所有的人(包括外国人),都曾经被打成过“敌人”迫害过——地主、资本家、知识份子“臭老九”、“资产阶级自由化份子”、“法轮功”是敌人,党员是“叛徒、内奸、工贼”或“里通国外”,苏联与南斯拉夫是“修正主义份子”,美英等是“帝国主义”……没有被共产恶党视为“敌人”的“幸运儿”简直是绝无仅有。

共产恶党今天视为朋友的,明天可能视为敌人,过去曾用过最恶毒语言谩骂过的资本家和“帝国主义者”,今天是共产恶党最“尊敬”的“企业家”和“外商”;如果有一天,共产恶党发现用现在这种“和平”的方式掠夺不了大量的财富时,它可能又会采取类似于过去那种“打倒资本家”和“打倒帝国主义”的方式掠夺财富,对此你一点也不要觉得奇怪,如果你觉得奇怪的话,那只是说明你还不了解共产恶党。对共产恶党来说,“一切皆有可能”,它只有一条标准,那就是如何最大限度地满足其私利私欲。只要能满足其私利,它是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的;而只要它决定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它是随时都能拿出一套“理论”来的。

其实各种征兆已经显现,今天的有钱人已经处在危险的边缘了,共产恶党已经准备对这些人举起屠刀。当共产恶党掠夺完穷人最后一滴血汗时,它肯定会把矛头指向于有钱人。其实今天共产恶党操纵的股市就是掠夺有钱人的典型陷阱。如果大规模的经济危机爆发,如果共产恶党依靠经济方法挺不过经济危机,它肯定会用“讲政治”的方式处理经济问题,那么,到时候有钱人会发现:自己所拥有的地产原来还是“国有”的,自己存在银行里的钱原来能不能取出还要看是否符合共产党的“政策”和“行政法规”,即使自己拥有的是外汇,也要符合共产党的“外汇管制”规定才能使用,说不定还会给你安上一个“里通外国”的罪名而将其没收,至于民营企业,到时候可能要按照共产党的新的“国有化”政策全部“贡献”给“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谁说共产党不会这样做啊?谁能保证说共产党不会这样做?谁能制约它?它有良心吗?它会逐渐变好吗?不可能嘛。在几十年的历史中,它只是在不断地变坏,越来越坏。

所有今天没被迫害到的中国人,可别笑得太早,只要你回头看看中共恶党的几十年历史你就会知道,任何人,相对于这个恶党自身的私利而言都是工具,都可以“牺牲”,都不值一提。哪怕你做到了国家主席、总书记,当你的“牺牲”是对共产恶党有利的时候,它就绝对是“迫害你没商量”。

共产恶党对人的迫害是无规则的

今天,共产恶党的法律体系看起来是越来越完整了,好象共产恶党的社会要变成“法治社会”了,好象共产恶党对社会的治理要变得有规则了,也就是说,好象它不会随便迫害哪一个人、哪一个群体了,中国人似乎有安全感了——“只要我不惹怒共产党、只要我不违法就行”,很多人都这样想,以为只要这样就不会成为共产恶党迫害的对象了。

其实不然。共产党的法律主要是用于欺骗百姓和欺骗外国人的,而且它想改就改,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今天把“毛泽东思想”写入“宪法”,明天把“邓小平理论”写入“宪法”,后天把“三个代表”写入“宪法”,再后天则可能把“科学发展观”写入“宪法”,谁说它不会在某一天把“以阶级斗争为纲”再次写入“宪法”呢?谁要是把共产党的法律当真,那他就会被熟知中国内情的人笑话为三岁的小孩。共产党的法院审案,是要坚持“党的领导”的,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里面都设有党委,是党委领导一切的。很多案子都是先由党委“内定”后再开庭的。共产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完全暴露了中共法律的虚伪性。什么是“利用邪教反对法律实施罪”,法律既没有对“邪教”做出界定,法轮功的情况更没有一样是符合“邪教”特征的。所谓“两高”(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司法解释,更没有一个字提到“法轮功”,它规定的是诸如印刷、散发多少份传单就判多重的刑、集合多少人搞集体活动就判多重的刑等等,可是这样的话,那么共产党印刷、散发传单是不是也应该判刑呢?一个企事业单位的宣传活动是不是也要判刑呢?因为它没有界定什么是“邪教”嘛。当我们质问共产恶党的法官为什么认定法轮功是“邪教”时,它们回答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这是什么话呢?什么是“大家都知道”?全世界那么多国家的人修炼法轮功,没有一个国家“知道”法轮功是“邪教”。就是13亿中国人,也不是“大家”都认为法轮功是邪教。它们所说的“大家”都知道,只不过是说中共恶党邪恶党徒们内部“大家”都知道,因为这是“中央”“定性”了的。可见这是以“党”、以“权”代法,有什么法律可言呢?就是在中共恶党内部,也没有发表一份正式文件“定性”法轮功为“邪教”,而只有一份“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文件。中共法官们所说的“大家都知道”,只不过是邪恶党首江泽民对媒体发表讲话中把法轮功“定性”为“邪教”,然后恶党控制的媒体就大声鼓噪,这就算是“大家都知道”了。

中共恶党哪一次迫害谁时不是以这种“大家都知道”的方式进行的呢?迫害刘少奇时,一夜之间,所有媒体铺天盖地的把他说成是“叛徒、内奸、工贼”,于是“大家都知道”了,也就不用再讲究证据和程序了,无论怎么迫害他都可以了。如果那时法院对刘少奇下判决书的话,它肯定也是以这个“大家都知道”的罪名,判处其死刑的。

中共恶党镇压六四时,也是以“大家都知道”这是“反革命暴乱”的名义进行的,可是,其实有很多中国人根本就“不知道”或拒绝“知道”这是“反革命暴乱”。
一切都表明,中共恶党迫害人民时只按照自己的“规则”行事,而绝不按人们以为的那种普遍规则行事,更不以世界通行的规则行事,所以每当中共恶党开展大规模迫害时,不但受害者们始料不及,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也都莫名其妙。六四开始镇压时,很多学生都不相信“人民军队”会向人民开枪,外国人也想不到不断标榜自己“改革开放”后变得开明了的中共还会向爱国学生开枪。当1999年,江泽民邪恶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时,全世界都大吃一惊,不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中共要对一个功派实施这么残酷的镇压,所有法轮功修炼者也都以为,是中共领导人不了解法轮功的情况才会做出这种镇压,于是所有法轮功学员都抱着对政府的信任不断地上访,希望向中共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谁也不明白中共恶党为什么镇压法轮功,原因就在于我们用我们遵行的规则去推想中共恶党的行为,可是中共恶党根本就不是按人类的普通规则行事的。它只按它的“规则”行事,而它的规则又是毫无理性的,完全由着极端自私自利、狂妄自大、狭窄妒嫉等魔性所支配,所以它的行为也就难以为世人所推测。今天,共产恶党的行事更显得无规则、无理性、难以预测,所有的中国人,甚至包括相信了恶党“统战”政策的外国人,都是中共砧板上的鱼肉,随时可能会被中共恶党宰割。你以为你的财产很有保障吗?你以为你的人身安全很有保障吗?我告诉你,只要你与你的财产在中共恶党的势力范围内,就绝无安全可言。

认清中共恶党本性,不再受其欺骗和迫害

你可能会说:我又不惹它,它为什么要迫害我?

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一个女人有可能仅仅是因为长得漂亮一点而被流氓强奸。而这位女人根本也没有惹到这个流氓。一个行人可能仅仅因为他口袋里的钱多一点而被强盗抢劫,而他并没有惹到这个强盗。中共恶党就是这样的流氓和强盗。它的本性就是要侵害别人,而不在于你是否惹到它。

有人把共产恶党与国民党类比,认为国民党能逐渐变好,共产党也能逐渐变好。虽然国民党过去也是独裁党,但国民党与共产党却有着许多方面的不同,而这些不同,却被中共精致的洗脑术所抹杀。另一方面,国民党能逐渐变好,也不完全在于其自身“自动”地变好,也有赖于外在的自由民主力量的巨大推动和压力,如果没有这些外在的努力,也很难想象国民党会自动放弃独裁的权力。而今天的中国大陆,制约中共独裁、行恶的外在力量还是很弱的,如果谁有意削弱这种外在力量,谁就是在伤害自己的未来。

所以你千万不要觉得我也不惹到中共恶党,我也守规守矩,我肯定就不会受到它的迫害。如果你这样对待一个正常人、一个正常的党派可以,可是你这样对待一个流氓、一个强盗和一个恶党,那就太危险了。因为恶党它就是恶,它就是要侵害别人,它不侵害别人,它就满足不了自己的私欲,所以你叫它不害人,它做不到。这就是它的“党性”。你叫它具有“人性”,它是做不到的。

只不过它在侵害人的时候又总是想方设法欺骗人。可怜的中国人,总是在经受一轮又一轮的迫害之后,仍旧对迫害他们的恶党抱有希望,相信它以后不会再害人了……

只有从历史与现实中吸取教训,从中共恶党对人民的洗脑中跳出来,理性地认识中共恶党,认清其本性,才能脱离迫害,才能解体邪恶,才是中国人的唯一出路。

与其在强盗的淫威下苟且偷生,不如鼓起勇气脱离邪恶,解体邪恶,过一个人真正应该过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