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苦寻找终得法 助师正法志不移

修炼体会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走入大法修炼前我曾练过几年假气功,之后又走入了佛教,成为居士,我就是师父讲的结业证一摞,到处去找名师的那种人。佛教的几大名山我都拜遍了,也没有找到名师,反而更加迷茫,我看到了假气功师的敛财,和尚的堕落、假修,为了钱什么事都干。在五台山的一个密宗寺院里,住持和尚以能治病为由敛财,并对女居士猥亵,摸遍女居士全身,哪里还有净土?我几乎绝望了,不知道出路在哪里。有时我想,就是能修到几层天做个天人也行呀,这在当时也是遥不可及的。

就在这时,一九九七年七月,原来在一起练假气功和一起朝山的佛教居士都先后走入了大法修炼,劝我也炼法轮功,并拿来了《悉尼讲法》、《精進要旨》,之后又给我请了《转法轮》。学了这些大法书之后我明白了,这才是我一生苦苦寻找的,我太幸运了,我得到了大法!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喜悦的心情无以表达,睡觉、走路自己都在笑,一切都变了。我下决心跟师父真修到底。

师父让我多学法

师父在每一次法会上讲法时都让我们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排除干扰>)

得法之初一天晚上,我梦到自己在门市做生意,在门市的门口站着,突然,天上一片云彩开始变黄,然后逐渐演化成师父的法身,从天上飘了下来,一把龙椅也自然落下,师父坐到离我十几米的地方。这不是朝思暮想的师父吗?我连滚带爬跪倒在师父的脚下,好象犯了大罪似的不敢抬头看师父,只听师父说:“法……法……法……”我当时就明白了,师父让我多学法,多学法,多学法。我泪流满面,不知说什么好,醒来的时候,我已哭成了泪人。

法轮功的闪光点

2001年下半年,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同时被非法关在看守所里的有十几个大法弟子。大家每天学法、背法、炼功。很多犯罪嫌疑人也都支持我们,明白了真相,有的跟着我们炼功,搜号时帮我们拿经文。晚上总结时,都大声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要求无条件释放。每星期一次的书面“汇报”成了我们讲真相、证实法、写体会的大好机会。

因此,当时管号的警察也明白了真相。她找来了《转法轮》看,说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书,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坚定。有一次她把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找去谈话,问:法轮功的闪光点是什么?每个人都谈了自己的认识,有说“真善忍”的,有的说是“直指人心”,有的说“人不炼功功炼人”。问到我时,我说“向内找”。我知道师父用这种形式在鼓励我们。相信听到我们的谈话,这位警察会更清楚什么是法轮大法,会找到大法修炼者为何在如此残酷的镇压下依然坚信大法和师父的答案。

那时我们不知道外边的环境还很恶劣,还以为法快正过来了。由于大法弟子都没有怕心,无所顾虑,什么都放下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灭了。到十二月中旬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先后走出看守所,这对外面的同修震动很大。

讲真相、救众生、证实法

为了弥补被非法关押耽误了一年多的时间,我开始每天大量学法、抄法。二年内我抄了五遍《转法轮》和《精進要旨》。以后就开始背法。这给我讲真相打下了基础。我和同修们一起发资料,两个人一组。没有资料点时,我们拿着从明慧上下载的资料到社会上花钱印。利用我在门市的方便条件传送资料。后来有了资料点就更方便了,每个星期我和同修到市郊农村去给农民送真相资料。带上资料和不干胶,路遇行人就讲,有合适的地方就贴,做的得心应手。早上去,下午回,一天骑几十里路一点不累。《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们认识到正法又到了新阶段。我先从亲朋好友开始传《九评》、劝三退,讲真相。有一次丈夫跟朋友一起吃饭,问我去不去,我说去,正好是劝三退的好机会。吃饭时把三个人都劝退了。欢喜心起来了。“都别管了,今天我买单。”这让丈夫很不高兴,他问:如果他们三个都不退,你还付帐吗?这句话让我看到了自己不纯的心态、还有私念。通过这件事,我更注意自己的言行了。

这期间也出现过有惊无险的时候。一次到离我家很近的一个院发资料,因带的不多,只发了三个单元就完了。骑车快到门口时,一个人挡住了我的去路,说:“你别走,下来,法轮功的资料是你发的吧?”指着我没去的一栋楼说:“这一栋是不是你发的?”我说不是。因她谈话的声音很高,围上来一堆人,有的说把她送派出所。我边下车边想,不能让邪恶再迫害我,毁众生,给家人带来痛苦。我要告诉他们真相,救他们。我说:“你们把我送派出所,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呢?可我家里就塌天了。我并没有做坏事,给你们送的资料,你们愿意看就看,不愿看也没有人强迫,我只是告诉你们法轮功不是电视报道的那样。”这时拦我的人说:“把你发的资料收走,赶紧走吧,以后别到这个院来了。”回来后,我反复想这次过程,哪里出漏了?向内找,我发现自己有完成任务的心,发完算了,救众生的心淡了。同时和同修切磋发现,这几个院发的密度太大了,浪费了资源。接受这次教训,以后我就不到家属院大量发资料了,而是以我家为中心向四周辐射,随机发,路边自行车、商场、电话亭、公园、乘凉椅、坐墩等,骑车走哪发哪。有一天晚上我把光盘放好后,偶尔回头看到光盘发出耀眼的光,我很感动,知道师父在鼓励我。

放下对情的执著

2001年底,我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后正念闯出,回到家后,看到床上、桌上、地上的尘土,知道丈夫已经很长时间不在家住了(儿子在北京上学)。后来我知道,丈夫拿走了家里三十多万的积蓄跟一个比他小二十岁的女子同居了,在外边租房住。虽然我心里有准备,但内心还是很痛苦,真是翻倒五味瓶一样。我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修炼前我就很执着“爱情”,“夫妻恩爱”、“美好生活”等等。面临眼前的这些,我都快崩溃了。“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既然小住几日,为什么还要难受呢?是自己把这里当家了。我体悟到的是真正要放下那颗心时的痛。师父说:“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精進要旨》〈真修〉)

我反复问自己,你是真修弟子吗?如果是,为什么还放不下呢?如果不是,你还修什么?“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明白了。放不下的是人心,是后天的观念,绝不是我。我是要真修的,我是要超脱出来的。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怎么能被这件小事干扰了呢?我们就是借住常人的环境,助师正法,回归自己,不是来过常人日子的。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决定找丈夫好好谈谈。我说:“大法在难中,我在难中,你这样对待我,我不会怪你。大法是慈悲的,对任何人都一样,大法弟子是善良的,但是威严同在。首先我不会提出和你离婚,我不能让别人说炼了法轮功就不要家了,这样会给大法抹黑,造成负面影响。相反,我很爱这个家,希望你能回来。如果你提出离婚,我也同意,但是财产我会坚持到底,一分也不能少。不能让邪恶利用大法弟子的善,随意宰割、迫害。”听了我的话,丈夫表示愿意和我好好过,和别人断绝往来。以后那个女人多次打电话找他,甚至在大年三十晚上挑明了要见他,丈夫都没有接电话。我接到电话后表示想找她谈谈,给她讲真相救她。可能是我心不纯,最终她也没有同意见我,此事也就平息了。

修炼十几年,跟头把式的能走到今天,“感激”二字已无法表达对师尊慈悲苦度的心情。在此,也深深感谢明慧网的同修们,是你们无私的奉献,辛苦的工作,给大法弟子提供了一个自由交往的平台,在这里,同修们可以互相交流,共同提高。同时可以及时看到师父的最新经文,以指导我们前進的方向,使我们不再迷茫。所以在这里再次对明慧的同修们道一声:“你们辛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