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信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感谢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第五次网上法会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总结交流、互相学习、共同在法上提高的好机会。下面我就把几年来用信件的形式讲真相、证实法、救众生的修炼情况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第一封信

我是九八年十月得法的,得法半年多,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我没有动摇,我从心里相信大法是最好的、师父是最正的,我坚修大法的路是最对的。但由于严重怕心,当时不知怎么做,也不敢做什么。沉默一段时间之后,心里非常不是滋味,面对大法被诬陷我到底该怎么办呢?这时身边有的同修提出我们自己动手写,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别被电视谎言欺骗。我觉的这个办法很好。于是就用一张十六开的纸写了十几句话,大意是「善良的人们啊,不要被邪恶的谎言欺骗,在人类道德处于败坏之时,是伟大的宇宙再一次慈悲于人,给了人这最后的机会。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糊涂正邪不分、错失良机,人的一念就能定下自己的未来。」回想起来,虽然当初这几句话世人很难全部理解,可那是我们几个大法弟子主动证实法,替世人着急,想唤醒世人的真诚的心。那时还没有信的概念。现在想起,那是我们写给世人的第一封信——劝善信。

当时我地区还没有印好的真相资料供我们发放,我们就将这封劝善信反复抄写,送给我们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们。有的同修有时间就写,出去办事就带上散发;有的同修白天写多份,晚上几个人去附近散发;而且还有同修专程坐车将写好的劝善信送到其它市区。随着不断的传抄,这封小小的劝善信在同修们证实法的修炼中不断的完善,内容也丰富了。越来越多的世人读懂了它。它当时成了我地区部份同修证实法的集体智慧的结晶。有的同修用很公正的字写好,把它装進红礼品袋中送给有些有缘人。后来随着条件成熟,同修把它打印出来。它篇幅小,内容明了,携带互送非常方便,同修的访亲探友,同学聚会,……不管去哪都习惯带上它以此奉劝世人明真相,珍惜大法洪传的宝贵时机。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把它和真相资料放在一起散发。

初期证实法,怕心是最厉害的,经常顽固的表现出来。写时怕暴露笔记遭迫害,外送时怕别人看见有危险,那时一动就先想到怕,也不懂的抑制,经常随着执着往下想,但不管怎么怕,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神做的事人永远也破坏不了。」这时胆也壮了,心也稳了,这就是当时我那个层次中信师信法的正念。在这一过程中,身边很多同修从法中修出的坚定正念也时刻鼓励着我,他们用纯净的心带动身边同修走出来证实法,很少有怕。后来听有人讲,那一段时间,当地公安部门真想从笔迹上查找法轮功学员,但发现很多地方都有内容相似的信,而且奇怪的是都是一个笔迹,根本无从下手,就放弃了。我悟到,那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保护弟子,同时更坚定了我坚修大法的心。

二、用真相信制止邪恶、反迫害

二零零一年中国新年,恶党又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毒害世人,致使各地迫害不断升级。抓捕、拘留、劳教、走访谈话、洗脑班这些事情经常在身边发生。大法弟子面临严峻考验。

一次我去一老年同修家,她跟我讲原退休单位前两天又来找她,问她还炼不炼?她向来人讲了大法如何好,表示还要炼。来人的意思是:好也别说炼,你炼,这事就没完!该同修不止一次被干扰了。联系到该单位的其他同修也谈到经常被干扰的情况,我决定给这些人写信制止他们这样做。于是我向该同修了解了一些相关信息,没说什么就走了。回去后我先给他们邮寄了真相资料,后来又给该部门主管此工作的三个人分别写了真相信,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万古不遇的好功法,逼迫别人放弃修炼是做坏事、是违法的。其他同修也给他们邮真相资料。而且很长时间,我们主动的、定期的给他们邮寄资料,让他们有机会更多的了解大法和大法弟子。以后这位同修再没被干扰过,该单位的其他同修也很少被干扰了。

我地区还有一位同修对法非常坚定,正念很强。邪恶曾找来很多邪悟者企图转化她,都没达到目地。当地派出所多次关押她、迫害她,一直想把她送去劳教,但几次都没成功。这样她就成了街道社区重点监视迫害对像,很多被谎言欺骗的邻居也不理解她,对她另眼看待(这里有同修修炼的因素)。为了减少同修被迫害,我曾给该同修所在派出所、街道有关人员、楼区监视她的人员和不能正确认识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邻居等都写过信,让这些有缘人认识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参与迫害是危险的。其他同修也给这些人邮劝善信和真相资料。逐渐的扭转了同修被迫害的形势。一次这位同修看到曾参与迫害她的街道干部,就给他讲真相,那人说,我知道这些,收到过法轮功的信和资料,再没提迫害的事。

几年来,只要得到同修被迫害的信息(参与迫害人员的姓名、地址、邮编),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不管是身边发生的,还是那些劳教所监狱,都会自觉的产生一念,不许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我都会尽我最大可能给参与迫害人员写信劝善,我觉的这就是自己的责任,也是我必须做的。有时为了抑制邪恶、制止迫害,对相关部门的相关人员从不同角度一次就写两三封,同修帮我抄好,先后邮出。(避免字迹重复,意在让参与迫害的人知道很多人都在关注,必须立即停止迫害。)

那时因为层次所限,写信的目地就是制止邪恶、停止迫害,所以很少能在对方角度,很多时候都在自己想说什么写什么,有时还夹杂着一定的怨恨心和争斗心,所以信的效果不一定都好。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自己在法中的升华,我逐渐明白了,揭露制止邪恶、反迫害不是主要目地,讲真相、救度众生才是大法弟子史前大愿和来这里的使命。这时我发现自己心的容量大了,想众生的时候多了。很多时候发出的一念都是「我要救他」,写信也不仅仅是为了反迫害了。就是对那些参与迫害的恶人,也甚少有怨恨心,只觉的他们至今还在被邪恶利用做坏事很可怜。同时也看到我们讲真相做的远远不够,还有很多空白点,如果我们做的好,这些生命可能就不会这样。这时觉的手上的信沉甸甸的。

一次当地邪恶发现一些东西,怀疑我写的,欲加以迫害。我知道后立即否定这一迫害。我知道,我做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最伟大、最神圣的事,即使有一时认识不到的执着也不许邪恶迫害。我只要师父的安排,其它安排不要,并一直正念否定迫害。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后来向内找,发现自己一直有一颗怕被迫害的心,尤其很注意字迹。尽管我一直否定它、解体这不好的念头,但在一些时候还会反映出来。为什么这样呢?找来找去还是根子上的问题。是信师信法的心态没有到位,所以做事时心不稳,怕这怕那、怕自己被伤害。今天世上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安排的,为什么不当好这个主角呢?为什么把邪恶迫害看的那么重呢?这不是根本问题吗?一个神能想到被人迫害吗?师父已经给了我们保护自己的能力。如何悟?信到什么成度、做到什么成度全看我们自己了,而且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时刻在保护着我们。其实「怕被迫害」这一念已经把自己降到常人层次上去了。邪恶只能迫害人,迫害不了神。如果我们心里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时刻想着众生,那邪恶还敢到你空间场中来吗?谁还敢迫害你?

三、为救度众生写好真相信

当今来在世上的人,不管从事什么工作都是为法而来的。由于谎言的毒害,很多人至今不敢、不想了解真相;也有一些人因个中原因很难接触到真相;还有一些人不相信真相。如果对这些人我们不想办法唤醒他们,他们就会永远失去未来。用信讲真相缩短了我们与被救度者之间的距离,如果信的内容恰到好处,就会打动对方,方便对方了解真相,给对方提供被救度的机会。特别是对那些没条件接触或者不方便对面讲真相的人,真相信更显重要。

写信救人,就要站在对方角度上,要在怎样写让对方明白、让对方接受、让对方得救上下功夫。用真相信救人要因人而异,不要怕麻烦而千篇一律,更不要随心所欲,避免因语言偏激造成对方障碍。一般信都要把大法美好,三退保平安的信息传达给世人;对被谎言毒害的一般政府工作人员可将天安门自焚、中共迫害人权迫害信仰、几十年暴政对中国人的伤害、《九评》问世及退党大潮等内容根据需要有侧重的讲给他们;对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的人员一定要指出他们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是执法犯法,同时把善恶必报的道理讲给他们。要注意心态纯净、语言平和,目地是让这些人明白后弃恶从善被救度。为了启发那些至今还在参与迫害者的良知善念,增加了解真相的兴趣并接受劝善,有时我就把传统文化中一些故事讲给他们,告诉他们人在世间所为都是给自己做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果。写信时要清楚自己是在做最神圣的事救人,该让对方知道的事情一定要讲清,让他明白,让他得救。

邪恶以奥运为借口,進入二零零八年以来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本地区有很多名大法弟子被劳教判刑。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让更多世人认清恶党利用奥运迫害法轮功、打击异己,我给当地公检法有关人员、六一零、政法委人员、人大政协及政府机关主要领导都写信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和平理性的信仰群体,对任何社会和国家都是有益的,让他们明白正确认识大法和退党保平安的重要,呼吁他们制止迫害,为这些人提供了一个正确认识法轮功被迫害从而得救的机会。

本地区有两名同修被恶党非法判刑刑期已满,狱方借口奥运不放人,并和同修所在地派出所商定,放人必须派出所去接并且送洗脑班迫害,而且派出所也做好了准备。得到这一消息,同修们都正念配合:「不许邪恶用任何借口加重迫害,必须到期无条件放人」我利用这一机会分别给狱方及同修所在地区、镇党委派出所写信,从人性角度启发他们的善念,从法律角度唤醒他们公正执法的正义感,制止这些本不该发生的迫害,使他们有多了一次选择未来的机会。后来两位同修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到期都顺利回到家中。在十七大和奥运前夕,为了避免世人因迫害大法弟子造下罪业,我分别给当地派出所和街道有关人员写信揭露恶党利用奥运和所谓敏感日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让他们认清邪党真面目,不要帮助邪党妄图对当地一位同修判刑迫害。利用这一机会我曾给办案人员从不同角度先后写过三次信讲真相劝善,同修们都采取各种形式正念配合,最后同修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又回到正法洪流中。后来一直没听到那位办案人员参与迫害的消息,我相信他已经明白了。

当我们法学的好时,当心里想着救人时,信写的非常顺畅,慈悲的话语源源不断,这时感觉不是在写信,而是面对面的讲真相。不是对一个人几个人,而是对那些至今还不明真相等待救度的所有世人,对那些至今还在不同成度参与迫害的所有人在讲。师父在加持我,邪恶在解体,世人在觉醒。

在用真相信救众生的过程中,我真切的感觉到师父时刻在我身边,每当有怕念、心不稳时,师父都会以不同形式点悟我,时刻保护我。一次邮寄信,当我在一处投递完后,突然发现邮筒边一个人很异样,因经常邮信就起了怕心,我当时就意识到这一念不对,并否定迫害,但心里还是不稳,就想把身边带的真相资料做完,剩下的信今天就不邮了。当我做完真相资料从楼区出来时,展现在我眼前的竟是市内的一处邮电大楼,邮筒就在眼前;此时我真为自己的怕心感到耻辱。怎么忘了师父就在身边?怎么就忘了自己才是主角?怎么就被假相迷住了呢?

我是幸运的,我常常庆幸自己得到了这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并有幸在世间助师正法、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最伟大最荣耀的生命。感谢师父和大法赐给用信的形式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机会和智慧。我知道自己只是有这样一个愿望,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是。一切都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我知道我做的很不够,有时由于怕心、执着、惰性,使一些信很不到位,不能很好达到救人的目地。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我要精進实修、抓紧救人,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不当之处望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