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 正念要回被公安勒索的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

一。大法救度摆脱人生苦

得法前,我是一个业力满身、疾病缠身,整天与药为伴的人。人生的艰辛,病痛的折磨,几乎让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但冥冥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刚得法后,只是觉的能好病,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部教人向善、修炼佛法、返本归真的天书(因为受中共邪党五十年的洗脑,灌入了大量的与人斗与天斗与地斗的歪理邪说和无神论)。随着深入学法,业力大,悟性差的我渐渐的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也明白了人为什么有病,人与人之间为什么那么多的不如意,这都是业力所致。修炼几个月后,我身心巨变,丈夫和孩子先后都走入大法修炼中,我们全家沐浴在宇宙大法中,其乐融融。

好景不长,七二零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打压,同修们失去了往日的修炼环境,我们在迷茫中熬着每一天。一天丈夫下班后,很痛苦的对我说:“大法好,我支持你,我不学了。”我问为什么。他说领导找他谈话,中央有令,党团员不许炼法轮功。如炼就开除工职,开除党籍。我不加思索的说:“开除就开除吧,大法不能放弃。”丈夫是个老实人,他说:“孩子上学怎么办,咱们怎么生活啊?我不能失去工作。”就这样,他放弃了大法。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午夜,丈夫突发脑出血,住進了医院,四十八小时,人就走了,时年四十三周岁。二十三天后,孩子高考。(那时我已下岗十来年了)我承受着巨大压力与痛苦,对儿子说:“我真想你爸。”儿子看看我说:“妈,师父不是说了吗,这不是魔你来了吗,就让你过不好日子。”我心里一震,是啊,我怎么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呢?!我振作起来,从新捧起《转法轮》。看着师父的法,我的心里象开扇天窗似的那么亮堂。在师父的呵护下,在众同修的帮助下,我坚定的在大法中走过那段艰难的路。

二。正念要回被公安勒索的钱

零二年一月十三日晚,我被恶警绑架,他们说天安门都自焚了,你还贴法轮功的东西,我说:“那都是江泽民导演的一出戏,为了欺骗民众,挑起人们仇视法轮功。”他们把我推到公安分局,把我绑上,大打出手,逼迫我说出同修们。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没开天目,我看不到您,但我相信你就在我身边,我一定做您真修弟子,不给您丢脸。他们看我不说,十七、八个人分四拨,轮番打我到深夜,直到他们打累了,才住手。可我一点都不感觉疼,这时我的眼泪流下来了,我知道是师父为我承受了。他们关了我十三天,逼迫我家人交了五千元钱才把我放出来。(我让他们出具收条,他们打了一张白条)

零五年,我从外地打工回到家中,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文章,同修说:同修们都到本地公安局,派出所要回被非法勒索去的钱,归正我们走过的修炼道路。头两次去分局要钱,我由于正念不强,怕心重,所以没成功。回来后,我重视学法,向内找。一天晚上,从学法小组回来,我望着师父的法像,默默的说:师父,明天我到分局去要钱,请师父加持弟子。早晨起来,五、六、七三个整点发正念,非常静,我洗漱完毕,走出家门。没走几步,脑中马上翻出同修说的话,新调来的局长可邪恶了,曾给同修上绳达四十多分钟,同修险些残废了,半年了,胳膊都不能动。想到这儿,我的心猛跳个不停,这时有个声音对我说,在人中不管他官位多显赫,发多大的财,首先是你救度的生命。当时我身心一振,是啊,我是师父的弟子,是正法神,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我感觉自己顶天立地,高大无比。

前两次去分局要钱,由于怕心很重,分局里里外外警察很多,可今天一个人也没有。我问门卫:我找你们局长。门卫用手一指:“五楼。”我快步走上五楼,敲了敲门,我看到写字台后面坐着一个人。我问:“您就是张局长吧。”他说:“你找我有事?”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四年前,周保(前任局长)罚去我五千元钱,我这次是想和您商量,把钱给我。”他平静的说:“我刚来,我得调查调查。”我说:“行,你找李明(片警)就什么都明白了。”他问我名字,我告诉他我的名字。他平和的说:“你周三来吧。”

我回来后,和同修们切磋。有位同修说,你怎么不讲真相呢?我说:“没有切入点,几句话就回来了。”她说:“周三,我和你一起去。”与此同时我市全体同修坚持高密度的往公安分局发正念,配合我们。

周三我们去了,局长不在,我们从楼上讲到楼下,逢人就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来找局长要回被非法罚的钱。给我们的感受是:他们很害怕,没有了往日污言秽语、拳脚相加的嚣张气焰。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除尽了,表面的人就态度平和了。

这时局长回来了,问我:“大姐,你有收条吗?”我说我忘了,并立马从家里取回来。他看了后说:“咋没盖戳啊?”我说:“对法轮功,他们都不给盖戳。”他把收条交给一个小警察说,去,复印一份。之后,又把原条还给了我。我对这个局长说:“你很平易近人,很善良。没有上一个局长那样恶。”他笑了,说:“大姐,你可别这么说,我是你们明慧网上十大恶人之一,都给我上网曝光了。”我说:“好兄弟,记住大姐的话:善恶有报是天理,只要你做好人,老天一定会给你福报的。”他点了点头:“大姐,如果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得跟大领导商量,你回去吧,周六来。”

周六这天,同修在楼下讲真相,我到楼上去找局长。我一推门,看到满屋子人,这时,里面的局长看到我了,高声说:“大姐,你来了?你下去找老梁给办一下。”我找到老梁(现金会计),我说:“梁大哥,张局长让你给我办一下。”他听后,很惊讶,张大嘴,半天才说:“真的?!”我让他再问问局长。他打完电话回来,让我跟着走,到隔壁银行取出五千元钱给我。同修见状和我说,咱们得上去谢谢局长,随手给我一张大法公告。

我们上到楼上,屋子里只有局长一个人,在写着什么。他看到我们后,站起身,笑着说:“钱拿到了?”我说:“拿到了,我们是来感谢你的。”他说是应该的,我说:“这五千元钱放到你身上不算什么,但放到我这孤儿寡母身上,就是天文数字。通过这件事,你给自己和你的家人奠定了美好的未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得福报。”他说谢谢。

同修说:“张局长,你是个好人,以后有法轮功人来要钱,你都给他们吧,他们都是善良的好人,这么多年,被迫害的生活很苦。”我把大法公告掏出交给他。他看了看说:“我是信佛的。这资料我看的比你们还多。”他一边送我们,一边拍拍我和同修的肩说:“两位大姐,你们以后再发资料,最好离分局远一点儿,别给兄弟添乱啊。”我们三人都会心的笑了。

通过这件事,我市同修整体配合,正念正行,要回很多被非法扣押的钱,归正了我们走过的路,对同修的家人起到了很大的救度作用,对邪恶更是震慑。我们深深的体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只是在动,在修,真正在世上救人的是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