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迫害于无形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去年夏天,有个同修(同事)跟我说:“甲同事让我跟你捎个信儿,她听说要绑架你了。好象说你拿几万块钱给了法轮功。”同修说完后提醒我要发正念,不承认它。

刚一听,我心中一惊。回到办公室坐在座位上,细细的用法衡量这件事情:让我听到这样的消息,绝对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我哪里有漏被邪恶看见了,可是作为一个修炼中的人,不可能没有错误,所以只要我不承认它,在法中修,它是不敢迫害我的。它放出这样的风来,就是让我动心、让我承认它的,我怎么会上它的当呢!想到这里,我发了一会正念,感觉自身空间场中不那么压抑了。

我又想到:只有彻底去掉了自己的执著,邪恶才没有要迫害的借口,那才能从根本上结束迫害。是自己哪里有漏招来了邪恶呢?这时,我想起了同修提到钱的问题。我用在证实大法上的钱没有那么多,一次性拿那么多更是没边儿的事,不过,因为孩子升学用钱的问题,倒是跟孩子的父亲(已离婚)协商过,向内找,心中确实有嫌他拿的少的抱怨心。想到这,我明白了,这些对利益的执著、对他人的争斗心、怨恨心不都是应该修去的吗?我把心一放到底:他拿多少都随他。

这时,我感到神清目明,浑身轻飘飘的。本来无目地的盯着一本杂志的眼睛,忽然注意到了这样一句话:“她充满了神奇的魔力,有一天你觉的抓到她了,她却倏然一跃溜到你前面去了。”这句话在成篇的文字中是那样醒目,不由的我再看一遍。看着看着我笑了。我知道,这是告诉我,否定成功了!

今年奥运前,单位派两位主任到家里找我,让我签保证书。我态度坚决的拒绝了她们,同时给他们讲明真相,告诉他们千万要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第二天,单位领导又叫我去单位,先是以朋友的口吻劝我一定要签上保证书。我同样对他表明了立场,讲自己修炼大法的收益。他又威胁我:“如果不签,我只有上报。以后麻烦事就多了。”我说:“你上报那是你的选择。因为工作而做出错误的选择也要承担后果的。如果你上报,就说我以人格尊严受损的理由拒绝签字。”

第三天,领导打来电话,说上级领导让我去一趟。我正在换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孩子(同修)问我:“干什么去?”我说:“上级找。”孩子说:“怎么没完没了了?”一句话点醒了我:是啊,怎么没完没了了?这不是师父借用孩子的嘴,点化我应该证实法吗?在迫害中坚定的修,那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威德;能够破除邪恶设置的魔难,那才是正法弟子的使命和无上的威德!我发了一路的正念,到办事处后,上级领导非常客气,端茶倒水,以配合工作为由希望我能签字。我坦坦荡荡,以人格尊严受到侮辱为名坚决不签,并明确的针对领导背后的邪恶生命发出强大的正念,同时求师父加持弟子清除邪恶。我心念刚动,领导就马上说:“为了表示我们对你的信任,我们替你签上吧。”连这一点我也不认可,起身就走。领导只好自己圆场,跟我客气的道别,抱歉的说:“大热天的让你跑一趟。”

在这里,我们不妨分析一下我这次否定迫害为什么一波三折。前两次单位领导找我谈,我大有义正词严、临危不惧的模样,表现出的是“坚定实修”,而不是“否定迫害”,尤其是在第二次单位领导找我谈话时,我居然还告诉领导:“如果你上报,就怎么怎么说。”这不是明显的在要迫害、等迫害吗?结果当然是单位领导上报,上级领导又找。这里,很明显的暴露出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晰的毛病,同时也暴露出一个很隐蔽的执著:在“不怕”中显示自己,证实自己。在魔难中修,不就是旧势力给我们设的圈套吗?

每个实修的大法弟子,都面临着否定迫害、破除魔难的问题。有一个法理我们一定要清晰:师父是不承认这场迫害的,所以任何迫害都不应该发生。大法弟子被迫害是耻辱,主动清除邪恶,否定迫害于无形,才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们应该展现的是大法的美好与威严,而不是修炼大法者在魔难中的屈辱。备受魔难“坚定实修”,没什么了不起的,那是大法威力的必然;“否定迫害”不让迫害发生,才是每个大法弟子必须做到的,那是我们“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那是师父对我们的殷殷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