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否定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在同修的鼓励下,我把邪恶对自己迫害的一段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如有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我在街上讲真相,被人举报,当时把我抓去派出所,把我关进一间多说有三平方的小黑屋子,外面是一间大屋,逼我坐铁椅子,身前一根铅笔粗的铁棍,把我紧紧的锁在铁椅子里,椅子很高,脚不能够踩地,戴手铐,不许我上厕所,不给饭吃。副所长很恶,逼我写“悔过书”,我就讲真相;他不听,我就开始发正念。到了晚上,我从门缝看到电灯的光,我发完正念,就开始背法,开始向内找,自己的哪颗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呢?

在儿子家准备回来的时候,和我一个村的同修女儿给我儿子打电话说:你妈炼法轮功老外出讲真相,你叫你妈不要再到我家来连累我妈。儿子和儿媳当时对我施加压力,一定要我回家不准讲真相,只准在家炼。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要我答应他们不出去,当时由于面子上怕闹的不和,用人心看问题,心想:答应吧,回家是我的事,你们管不着,就答应了。就这颗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找到了漏,发正念清除,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即使有漏,我会在大法中归正,是师父说了算。

第二天,副所长又来了,问我写不写,不写要交一万元钱。我没有搭理他,他又用儿子的情来诱惑我,我想着师父的法不动心。副所长气急败坏的说,再不写就送到上边。我又发正念,在心中说:你不配,是师父说了算;你要放我出去,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救度众生。到了晚上,副所长派人把我带到办公室对我说:你只要说出一个大法弟子的名字,就放你出去。我告诉他:你妄想在我身上得到任何的一点。他看了我一眼,打电话给家人来接我回去。他们打开我的手铐,我就要我的包(来的时候包被他们拿走了)。王华强看到我包里还有材料时,问我哪来的?我说,别管哪来的,送给你们看,你们花钱买不到,想看你还找不着,送给你还不是你的福气吗?

当家人接我到大院时,我看到副所长在那摇着头。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了。

我体会到,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要有正念,用人念做事是做不通的,我们的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中悟,只有多学法才有正念,才能修去人心,多学法才能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