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正念足闯过病魔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九八年進入大法修炼的。在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九八年间,我多灾多难,病魔缠身,患肝病、胆结石、肾炎、脑供血不足等等,是一个长年累月的药罐子,出了名的老病号,花的钱无数,体重只有七十多斤。公婆不喜欢我,丈夫讨厌我,使我苦不堪言。九八年得法修炼后,在师尊的呵护下,使我变得无病一身轻,身体长好了,由七十多斤变成了一百零几斤。

然而有一次,我遭到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借着大法弟子有业力和执著为由的迫害。记得在二零零六年,我突然感到全身不适,接着右腿痛难忍,来势凶猛,路都不能走,甚至不动,都痛得厉害。丈夫害怕了,以为是肝病又犯了。担心是否是肝癌。丈夫要我到医院检查。我说,不用怕,我是不会去医院的,我死不了的,我是大法弟子,是有师父管的,只有师父才能救我,师父把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从地狱里除了名,阎王是不能取大法弟子命的,这肯定是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我要全盘否定它们,解体黑手、烂鬼的一切干扰迫害。

痛得特别难受时,我喊师父,如果旧势力要强行弟子走,我绝不答应,我一定要师父来接我,任何神、魔、人都无权动我。我时时刻刻记住师父说的“多学法”、“向内找”,做好三件事。

邪恶的病魔几乎要置我于死地时,我想起了师父。师父说:“你们的苦都是你们不想放下执著才感到苦──哎呀,我怎么这么难受啊?有人为什么总对我不好啊?我的身体怎么老消业呀?人就是放不下。最大限度能放到多少?自己能够念很正、象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一样吗?堂堂正正的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如果真能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执著,把自己当作一个不同于常人的大法弟子来对待的时候,我相信那一切都变样。”(《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师父的这段法理象重锤一样敲醒了我,我知道,我的病根没了,师尊早就给我清理了。现在反映的都是假相,是旧势力借口“考验”,在干扰我助师正法。我在学法、修心、讲真相、救众生;它却给我演化病态,想借口“考验”,害死我,我怎么去救众生?我想一定是自己有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这样不行。我坚决不能让旧势力钻空子,你们旧势力不配。只有我清除旧势力的份,没有你来迫害我的理。师父都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大法弟子更不能承认,立即解体旧势力。我是大法弟子,有我的师父管,谁也动不了我。

就这样,折磨我一个多月的顽固不化的病业假相在我信师信法的强大正念下,彻底解体了。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