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是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九七年暑假,我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走進大法,尽管如此,读《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让我很清楚我的人生道路已经改变,我知道我是被大法和师父救度的。我不精進,但我逐渐的真正走入大法修炼,并成为坚定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或许就是缘份吧。现在我把自己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和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共勉。

一,女儿也是小弟子了

就在得法的这年我结婚了,第二年秋天女儿来到世间。很可惜,由于悟性低,信师信法不够,受常人亲人影响,我一直没让女儿接触大法,直到她上了小学一年级。

一次,她发高烧,我在她房间照顾她。她晚上烧的睡不着,我才想起师父说过:“法轮大法修炼的弟子绝对不能看病。给病人念一念此书,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对业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转法轮》)我和女儿一讲,她毫不犹豫的说愿意听我给她读法。那一夜我们一起学了很长时间。第二天,丈夫上班前,嘱咐要给女儿吃药。上完当天的课,我请假回家,问女儿要不要喝感冒冲剂,女儿不喝,正合我意。我们又继续念《转法轮》,让女儿喝水和饮料。傍晚丈夫回来,给女儿测体温后,强迫她喝了两袋感冒冲剂,嘱咐我晚上注意点,孩子可能还发烧,就自己睡觉了。这一夜我和女儿还是像前一天那样,只要她醒来我们就学法,困了,就睡。第二天,女儿完全好了。丈夫吃惊的说“不可能!这么高烧,两袋感冒冲剂就好了?”我和女儿相视而笑……。现在悟到,我因为怕心,怕丈夫发脾气,怕自己和女儿受伤害,没有借此向丈夫证实大法,导致不明真相的他在后来被邪恶利用,做了很多坏事,不断遭报。直到我敢于讲他遭报的原因,他才逐渐的认识到大法的威严,最近才住手。

后来,我和女儿一起背《洪吟》和《洪吟二》,她看我抄《转法轮》,她也要抄,我就让她抄了《洪吟》。因为太小,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采取过家长式的强制措施,也用她的执着诱导过,很多字由于没学过,抄错的还有,我曾经改过错字,现在悟来,不够严肃,应该对照经书原文,再郑重的对照一遍。强制也好,诱导也好,关键是自己的人心,什么时候人心(怕女儿不能圆满,自己做妈妈的尊严受到女儿的“挑衅”,证实自己会管孩子,怕丈夫知道了等等)冒出来了,什么时候就是自己该修自己的时候了。其实,和女儿同修式的進行切磋是最有效的,那时自己强迫自己抑制那要爆发的人心,女儿也会自己严肃的找自己。再后来,在网上同修的带动下,我开始逐段的背诵《转法轮》,也鼓励女儿背,但她执意不肯,可能她太低估了自己的能力。当看到一位老年同修,克服畏难心理,一句一句的背《转法轮》,我就和女儿切磋,建议她也一句一句的背。她同意了,很快,两句两句、三句三句的背,不久,她就能一段一段的背了,再后来,我发现她背的极快,就加大背书要求,规定在半天的时间里背多少页,才允许她出去玩或有什么奖励。现在,女儿上小学五年级了,她说,自己如果状态好的话,半天能背一至三讲。我没亲自检查过,但我相信是真的。她的状态和我密切相关,我要求的紧,她就学法多,我对她稍有放松,她就磨磨蹭蹭的浪费时间;如果被常人的假相迷住了,认为她没有时间,她会很忙,有时作业会很多,把很多时间花在做作业上;或者是有小朋友来找……,比如,国殇日期间,由于我的疏忽,最后两天才意识到,她该在这几天背一遍《转法轮》,结果,向后拖了两天才背完。

女儿很小的时候,我们一块儿去赶集,赶集的农民爱拎个篮子或袋子,在人堆里,很不起眼的她,就心地纯净的把包好的真相资料顺手放進农民的篮子里,我们配合的很好。后来,带着女儿到楼房去发真相资料。女儿跟我一层层的上,一个楼道一个楼道的走。当她怕心来了要回家时,一开始,我严肃、甚至呵斥女儿要坚持,正念要强。其实,她还是很愿意去救人的。偶然的一次,我们進了一个楼道,灯亮了,她一点儿没有害怕的意思,甚至还乐颠颠、美滋滋的,我才意识到是我的怕心、偷偷摸摸的、轻手轻脚的举动影响了她纯净的空间场。后来我发现,事情好象反过来了,是我对她产生了一种依赖心,总觉的和她在一起有个伴心里踏实。这都是该修去的人心!

一个周末的下午,我们骑着自行车,去一个较远的、她从没去过的村子,一路上我们或背《洪吟》中的诗词,或鼓励她,走了很久才到了。我们走街串巷的发放资料,可她一直担心我们会迷路,而且说有一种不祥的感觉,非要回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心里也不稳,又急于发放完回家的想法。我稳了稳心,调整了心态,在陆续遇到了几个上年纪的妇女时面对面送了三个护身符。还有两个浑身是病却还不接受,我们有些遗憾。可能是我的人心重了,还有追求数量的心。出村的时候,女儿居然蹦蹦跳跳的送真相到大棚边的自行车上,也不喊累了。

一次,我和同修到附近村子里去发资料,女儿也要跟着去,那次天很黑,不时的有狗出现,女儿又累又怕,但我们还是坚持了下来,往家走的时候,她实在走不动了,本来有腰疼假相的我,不好意思麻烦同修,她工作了一天,也不轻松,我就背起女儿走,这时我很惊讶,我的腰竟然一点也不痛了,脚步还轻松了。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鼓励我们、帮助我们!我边走边跟同修分享了当时的感受,同时,象是对女儿说,又象是对自己说:“路多远,咱也得往回走啊,不走怎么也到不了家的……”在我们返本归真的路上,也是如此啊,原地徘徊,怎么能返回去呢?!

二,做到是修,正念救世人

就在邪党的奥运召开前后,曾经挂名的同修受到不同成度的骚扰,发放真相资料压力很大,本来邪党就安排了驻村官,二十四小时不许离开,各村邪党人员又雇佣了些闲散人员在村口要道摆上桌子,设个关卡;又因天气较好,村民晚上休息的晚,碰到熟人不好办。听到这些后,我知道该我去做了,我要助同修一臂之力,当然也是我修炼提高的机会。我想白天去那几个村庄发资料,清除那里的邪恶之场。开始打算带一个小同修和我配合,可扮作走亲的样子,一来安全,二来也是为了带小同修。可实质上是因为自己有一颗怕心,想借小同修“壮胆”。这思想真是可笑又肮脏。我居住的小区门口的监控摄像头也令我有些不安,怀疑这摄像头是单位为监控我安装的。同修和我切磋关于摄像头的事,我们坚决不承认迫害,以法为师,让它在这个空间什么作用也起不了。

师父为了去我的怕心,鼓励我,让我利用一次丧事和邻居一起出了小区,又自然而然的找借口离开他们,我放弃和小同修同去的想法,独自前往。而且我体会到师父早就安排好了这件事:我生长在附近,但却异地求学、工作,就是方便我此时救人,白天即便有人遇见我也不认识。真的是“你自己能做的来吗?做不来的。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

進了第一个村子,没人注意我,即便有人在家开着大门的,里面的人也是背对着门。做的顺利,欢喜心直往上冒,一边往下压、排斥它,一边不住的抿嘴乐。这颗心引来了不纯的物质,结果,到了第二个村子里,就人来人往,资料发放不随意了,一边发正念,一边绕来绕去,还得小心别发重了。出村的时候,一眼瞥见了,村口的设卡的桌子,几个人正在热聊着什么。真是聋子的耳朵,在大法修炼人这,都是摆设。最有意思的是在第三个村,南北胡同较长,一眼望到,街口那家门口好象有人在,用我的肉眼(四百度近视)怎么也看不清。不发吧觉的可惜了机缘;发放吧,心又不稳,于是边走边发正念边发放资料,走近了街口,我自己就笑了,原来是大门边立了个瓷砖狮子狗。又進了一个胡同,发着发着觉的好象有人在看我,我盯了一会儿,那个人影又不见了。是回去,还是接着走,怕心来了,就怕那个人躲起来等我,心里突然想,“我是救人的,他不配迫害我。”坚持发放,坚持往前走,原来此胡同在这拐弯了,拐弯处一家大门,旁边一个两三岁的娃娃,刚才就是这个娃娃在看我。

三,艰难闯过家庭关

很惭愧,我的家庭关过的很艰难,回过头来才彻底明白,一切的魔难,原来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是自己没有百分之百的敬师敬法,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心有杂念,让邪恶钻了空子,比如:丈夫三番五次的毁坏大法书籍,藏匿大法资料和我的U盘等,现在我才算找到了自己的执着。当时,零四年年底,我已经知道了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却对大法若即若离,偶尔才想起救度众生、讲真相,我没有尽可能的走出来证实法,而是沉迷于上网聊天,给学生补课挣钱过小日子。就在我给学生补课的时候,丈夫把我看的《转法轮》烧成灰烬,不久,他的工作节节退落,由一个任快班数学的老师,转教地理,又到勤杂人员,不久,又在加班途中,自己骑摩托车撞到停在路边的农用三轮机动车上,撞断索子骨。师父慈悲,只叫他受罪还业,没让我们遭受经济损失,车主负担了全部医药费。当时因为人心,一味的顺从他,过后才利用此事讲真相,但每次一提此事,他就大发脾气,恶狠狠的说我诅咒他,象巫婆一样,可见,我当时的心和语气都不够善,使他没明白真相。

当时我没有把握好正念与人心,想和他处好夫妻关系,对他和气了,他以为炼功人好欺负,对大法不敬;对他冷漠了,他又气急败坏。什么原因呢?在一次与同修切磋时,同修女儿(小同修)插话说,“我怎么觉的你这么怕叔叔啊!”一言惊醒梦中人。就是这颗怕心,让邪恶利用的得心应手。怕心从哪来的?原来,在我结婚时,母亲就教我,说妻子应该怕丈夫。我当时知道师父讲的阴阳反背、阴盛阳衰的法,就默认了母亲的说法,但师父要求我们以法为师,并没讲女的就得怕男的,让他为所欲为啊!只是不怕了还不能说就在法上了,因为状态还不对。由于我有对他厌恶、看不起他的心,后来又导致他在邪恶操控下撕扯了《新经文》,又一次造大业。结果使本来刚刚工作有起色的他,深陷困境,他所教的住宿班,接连出事,打架、逃课外出、吸烟、喝酒、甚至男生進女生宿舍等等,他还不悟,在第三次毁书后,他又被学校派到勤杂工的位置上。那是在奥运临近,邪党的恐怖宣传,再加上民众的小道消息,让他很恐惧。当他在街上见我投放过真相资料后,担心我,也担心这个小家,就不让我出去发资料,我坚决不听,他竟干出疯狂的事。那天晚上,我在女儿房间看《转法轮》,他把女儿支开,先是求我,不要出去发真相资料,要去等过了奥运再去,我默不作声,心里说:你说了不算!但我的意念中掺杂了不纯的念头,如,要不出去做三件事,会跟不上正法進程,没达到救人的高度。他在邪恶的操控下求我不行,就逼着我得说明白了。我不配合他,他发疯似的,用两根僵硬的手指头顶着我的咽喉,我虽生出一丝怕心,但还是坚定的说:不行!这一下,他真的魔性发作了:嘴里骂骂咧咧的,嘴脸也扭曲变形,趁我没注意抓起大法书,发着狠撕扯着,向客厅冲去,我冲上去抢书,他一下把我推搡到一边,我脑子一下空白了,正念全无,更别说神念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作恶,等我清醒过来,我流着泪,爬跪在地上,一张张的拾起。同修难过的埋怨我:他这是造了多大的业啊!他毁书的时候,你干嘛呢?!当时,我还给自己找借口,妄图为人心狡辩,现在悟来,我若真把大法当作命根子,拼了命的保护,邪恶绝达不到目地的;我若对他心怀慈悲,真心真意的真心为他好,而不是对着干的心态,他也不会造下如此大业。

慢慢的,我悟到,我虽然洗衣、做饭、家务由我做,因为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为了做家务而和他争斗,但做的时候是带着无奈、带着几分希望得到常人式的理解、体贴的人的欲望,都是非常危险的执着心!在一次,和女儿旅游归来,女儿爸长爸短的和他聊旅游见闻和感受,而我突然看到自己懒得理他的心,发现后,我迫使自己主动靠近他,和他谈一些我们买珍珠项链、玉石手镯、海产品等琐碎细节,他很高兴,我觉察到了,这次我从他的角度出发思考问题,化解了邪恶试图利用他干扰我修炼的阴谋。在和一位同修的交流中,她说,“都是我说他懒,夫妻之间要互相尊重。”我突然悟到,我太放任他了,我们家的家务都是我做,他不做还说三道四,对我横加指责,我为什么不反过来说他呢?我修炼法轮功决不是他不做家务、还要欺负我的理由!当然,自己做家务常常拖拉,应尽力改正;同时,在说他的不对的时候,不能带气恨心,只是象开玩笑。这样他居然接受了,并开始转变。

在和他、和女儿、和别人相处中,我还发现是自己的私心促成了自己的“魔难”,比如,即便在和别人聊天中,发泄自己对他的不满情绪,也是给他的空间场加负的物质,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他“无缘无故”的乱发脾气。如果不向内找自己,就会引发更大的漏洞,让邪恶钻空子,造成更大的“魔难”,如果向内找:是自己的语气不善?还是没从对方的角度替对方着想?是不是自己又想用自己的理解强加给对方?是不是又觉的对方不如自己,觉的自己的认识如何高了?自己的什么人心显露出来了?一向内找,修自己,矛盾就烟消云散了。现在我们比较和谐,只要我能稳住自己的心性,他就自然具有“绅士风度”了。当然,这期间,我并没有一味的承受,理智、平静的指出他不符合常理、不适当的做法,以及我自己的难处,而不是觉的委屈,他也就接受了。他自己也洗衣服了、也帮忙做一点家务。

就在今晚,我的心得体会快完成时,我又得到了我的宝书《转法轮》,我发誓,我要用生命护卫他!以往他那种“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态度,总是正好击中我那后天形成的那颗不平的人心,人的观念总认为是坏事,其实是人家帮助自己提高来了,“一举四得”的好事,愣是磕磕绊绊了几年今天才悟到、做到。

四,给明慧投稿中的体会

我曾经给明慧网投过几次稿,与同修切磋交流的,由于法理不清,层次有限,眼睛老盯着别人的不是,自己的人心一大堆,只想希望明慧刊登出来,当事同修看后找自己,可投过稿,也没见发表,就总觉的自己层次不够,修的差劲,其实,也藏着一颗自卑心,还显露出好象发表了就修的如何如何的证实自我的心。面向常人的讲真相投稿,有几次被采用,身边同修也夸奖了我几句,知道师父在借机让我去此欢喜心,自己觉的自己也不一般了,却没能从根子上彻底挖掉它,这种膨胀的欢喜心导致好多“灵感”变的无从下笔,写不下去的状态,而发表了的几篇,都是在什么状态下写出来的?偶然的听说了某事,或反复的提起某事,突然间想告诉更多人,让他们借此明白真相,没有杂念、没有自我如何如何,这样灵感就如泉涌,文章一气呵成。现在,在写一篇材料时,才从法上认识到这个问题,是自己有了救人的愿望,基点站在了法上,和大法没有间隔的时候,大法启迪,我的智慧才会源源不断的输送了过来,而我呢,越想证实自我,提高写作效率,多发表文章,就越是黔驴技穷。“在高层次上就是这样看的,你觉的往前進,实际上是往后退。人类觉的在发展科学在進步,其实也只不过是按着宇宙规律在走。”(《转法轮》)原来,宇宙也好,社会也好,都是按照大法的安排在运作,自己想如何如何的欲望,反而使自己在后退。师父赐给我这样的智慧,是叫我修炼心性、救人的,做其它证实法、救度众生事也是一样,符合了法理,师父就管,就是在证实大法;反之,偏离了法理,就走偏,就会增加做事的难度,带来麻烦、魔难。“我不是给你讲了嘛,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随便的把别人的东西拿来了,往里一加,带有别的信息,就干扰了这一法门的东西,你就会走偏,而且会反映到常人社会中来,会带来常人的麻烦,是你自己要的,别人就不能管,这是个悟性问题。”(《转法轮》)

我的修炼路上,愧对师尊的苦心安排、悉心点化,错过了无数提高的机缘,即便现在,有一个“我”还死死的抱着人的那点可怜的东西,面子啊,安逸啊,贪吃啊等等人的情放不下,不肯罢手,不敢发誓随时放下自己救度众生。那是束缚我的后天那些观念形成的壳,是我走出人,修炼圆满必须破解的人的壳。我一定要勇猛精進的学法炼功,破除那个壳,如意救人,我真做到了,师尊会给我智慧!拜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