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等和靠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六日】我二零零五年得法。修大法后,身心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也许是根基和悟性等的原因吧,我没有很好的珍惜修炼机缘,现在把我的心得写出来和同修切磋,希望和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不要走我走过的弯路,我们共同精進,走好自己的路,不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在外求学,大学后又上了研究生,所以只有暑假寒假和同修(包括家人)在一起,集体学法。从我渐渐明白了修炼之后,我发现集体学法可以使我得到很大的提高(比如自己平时不愿双盘,发正念的时候也懒的盘,怕疼,但是集体的时候好多懒惰、懈怠的心就不好意思了,虽然是“强迫”自己,但是我知道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但一旦离开了我就失去了集体的学法环境,就是一个人一本《转法轮》,一本《洪吟》,有时间在教室里看几眼。其实我所在的大学里是有大法弟子的(因为我看到过他们给师父的问候),我也曾发愿请师父帮忙让我找到他们。

以前的时候我没有想过要找集体学法小组,倒是碰到过,但是没有抓住机会主动去问。后来我想要去加入的时候却怎么也发现不了,现在我明白了是有很多不纯的念头:一害怕小组里有差的同修牵连甚至陷害我;二害怕我从中不但不能提高反而被拖累;三自己没有资料来源,不方便大量的打印复印,而想从小组得到,自己出钱也可以,好象是为了救度众生,但是私心使我把危险和负担都推到了同修那里,自己只是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却不想为了整体的做些什么;四找不到还给自己“理由”:也许这里的同修有很大的问题,师父保护我才不让我找到的。那时私心是很大的,现在想来都很惭愧。于是自己坐公交车出去找同修,结果无功而返。于是安慰自己:也许哪天就碰上了,放下心,但是还是没有放下。一直等了二年多。

由于没有找到,自己也就没有资料,只好自己手写真相放到楼道的信箱里,邮寄也是把恶人榜上的都寄了一遍就完事了。因为很费时间,效率低,所以坚持一段时间就放弃了,只是通过花真相纸币和用马克笔来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其间师父也鼓励我(一次我用马克笔写了一片楼,坐上公交车后恰好看到一个“行”字在眼前的车背上)。因为刚入门,我忽视了学法,就象常人做大法的事一样,执著一大堆:一贪吃。二有为的做那种象满大街找好事做。三为了表现对别人好而做好甚至于强加给别人自己的所谓的好意,心想:反正是为了你好了,管你要不要呢。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为了别人好。而且执著于自我,生怕别人会对自己不好了。四讲真相也是敷衍了事,想反正给你说了,你不信也是你自己的选择,中间夹杂着妒嫉心。自己不慈悲,而且还不找自己,为什么别人会不接受,是自己什么地方做的不符合法了,让常人产生了什么误解。

后来回家后才找到了差距,于是才开始奋起直追,多学法,克服困魔,还买了MP3,所有的讲法包括电子书都存進去,可以随时方便的听法学法。我把真正的自己慢慢的发掘出来,好多的想法都不是我的本心,可是不太清醒的时候就是容易被执著心和后天观念带着和大法偏离,当过后真正清醒时又后悔,所以一定要时刻保持正念,保持清醒,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前提是多学法,法能坚定正念。

但是依然没有找到学法小组,我的怕心通过学法去掉了很多,以上的执著心也在一层一层的去,我也感到自己成熟了很多,更加认真严肃的对待修炼。师父点化我看到好多文章:关于精進的同修都是常看明慧文章的,我就下载到MP3里晚上睡觉前看,有的时候看到夜里二点还无睡意。我为同修的无私无我和巨大付出而震撼,深知自己做的远远不够,没有理由懒惰、懈怠、不做好三件事。我自己好好的反思了一下:三件事一定做,而且要做好,不怕任何艰难,不等不靠,于是我的当务之急就是怎么样救度周围的众生和营救被非法迫害的同修。

于是我自己开始写标语。用带到学校来的厚纸质的本子写多样内容的真相,有的说大法好,有的澄清自焚谎言,有的说明三退消息,有的说明迫害真相……并且我把恶人榜上的我知道地区的恶人都存到了MP3里,随时可以把恶人恶行写出来,贴出去曝光,我每次出去的时候也会看到一些地方的大致位置。同时我还时时处处发正念,尤其是到了对大法行恶的单位附近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清除一切障碍众生得度的一切邪恶因素。虽然写也有些费时间,有的时候边想边琢磨,二个小时才写了十几个,短短的,但是我再也不会灰心,反而觉的很有收获,因为写的过程也是修炼提高的过程(我要考虑别人看了会明白,不会产生误解,考虑别人的接受能力,语气不要太激進对立争斗等),写完了好象自己也用心专心的做完了一件事。想到了用法衡量对就去做,不再被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干扰、执著拖着,时间不等不靠,尽自己所能去做,师父在,法在,一定会事半功倍的。

层次所限,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