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法库县关柏林一家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六日】辽宁省法库县秀水河子镇喇嘛营子村大法弟子关柏林,一家四口都修炼法轮功

修炼前,关柏林有咳嗽、胃痛等毛病。妻子何明英,经常迷糊、胸腔痛。修炼后,两人的毛病都很快不翼而飞。全家人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心向善,记得有一年,关柏林家的一块地正好在田间的道旁,那一年道路特别的泥泞,过往行人、车辆都很不便,关柏林主动把自家的地让出几垄不种,让大家作为车道。现在的农村,很多村民种地,都把道挤的很窄,有的甚至把道路都种上庄稼。所以很多村民看到关柏林的这种做法都非常佩服。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秀水河子镇政府、派出所、喇嘛营子村政府对关柏林一家进行了疯狂的迫害。

何兆元(喇嘛营子村书记)、门会有(喇嘛营子村治保主任)、孙元祥(喇嘛营子村村长)、李树(秀水河子派出所警察)、杨柏山(秀水河子派出所警察)等人几年中对关柏林家非法抄家不下十次,师父讲法录像带、法像、录音机、电话等都被非法抄走。

面对媒体的造假诬陷、各级政府的不断骚扰,关柏林夫妇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进京证实大法、说明真相,夫妻俩在北京被绑架后,关柏林被劫持到沈阳龙山教养院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现金六百元,后被劫持到法库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被勒索现金三百元。妻子何明英被绑架到沈阳大南收容所、沈阳市五所等地迫害,被勒索现金九百元。回来后,村里又逼迫交罚金二千元。

回家后没几天,秀水河子镇政府、派出所又派人将他们一家四口非法绑架到法库县拘留所洗脑班,非法关押四个多月。期间洗脑班内共关押法轮功学员七十多人,吴枫林(法库县政法委书记)、刘贵华(法库县政法委副书记)、张洪喜(法库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马振权(拘留所副所长)、鲁玉坤(拘留所管教)、卜长田(拘留所管教)、许旭东(拘留所管教)等人对这些大法弟子进行了疯狂的迫害。

冬天非常冷,监号内没有暖气。每顿饭只给一个没有拳头大的窝窝头,早上是窝窝头、大米稀粥、一小块咸菜,中午、晚上是窝窝头、菜汤。窝窝头是用发霉的玉米面做成的,吃到嘴里又辣又干(据一管教讲是九七年的陈玉米面),做饭的是被拘留的犯人,有时不给蒸熟,一位被雇来看管大法弟子的人看了给大法弟子吃的窝头后,气愤的对做饭的人说以后一定要把窝头蒸熟,不然下一辈子会转生成驴的。早上咸菜不给够,吃饭后有的人返胃酸。中午、晚上是用三颗冻白菜熬的汤(七十人食用),没有油,有时忘记放盐,有两次是用给管教洗鱼的水熬的,根本无法下咽。大法弟子身体遭到摧残,时常眼前发黑。四个多月放风没有超过三次。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关柏林和其他十几名大法弟子被强迫到法库县食品公司烘干玉米一个月(为拘留所挣外快。)

被非法拘留期间,关柏林和妻子都遭到过马振权的电击,一次何明英被刘贵华叫到办公室连踢带打、二女儿关美华两次被打,一次是被刘贵华打嘴巴、被卜长田的儿子(被雇用)用胶皮棒抽打。一次是被马振权毒打。

林庆如(秀水河子镇司法助理)、杨柏山(秀水河子镇派出所警察)、李树(秀水河子镇派出所警察)等也多次来拘留所审问关柏林一家。其中一次,何兆元(喇嘛营子村书记)和镇里的七、八个人来到拘留所,把他们一家叫到办公室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如果炼就要把房子、土地都给卖了。

二零零零年四月,一家人被释放,又被恶人以交伙食费为名勒索去四千五百元。回家后不久,派出所所长赵东辉来抄家发现有法轮功书籍,又勒索去四百元。由于多次的勒索罚款,已没钱种地,只得把自家的地出租一大部份,一直出租三年。经济上造成很大损失。

二零零一年,何明英又被村里找谈话为名骗到法库县洗脑班迫害。

参与迫害的责任人信息:电话区号:024,邮编110400
法库县治安拘留所值班电话:87122039
赵东辉:原法库县秀水河子镇派出所所长,现法库县开发区派出所警察,宅电87124111
吴凤林:原法库县政法委书记,现法库县人大副主任,办电87123427
刘贵华:女,五十多岁,原法库县政法委副书记,现已退休。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年末,任政法委副书记期间,是法库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张洪喜:法库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办电87119610、宅电87113885、手机13840436700
林庆如:原法库县秀水河子镇司法助理,现法库县秀水河子镇副镇长,办电87078037、宅电87071205,手机13898137444
李树:原法库县秀水河子镇派出所警察,现法库县团结派出所警察,办电87123227,手机13591646099
何兆元:法库县秀水河子镇喇嘛营子村书记,宅电87071661
孙元祥:法库县秀水河子镇喇嘛营子村村长,宅电87071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