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获新生,缘生万重喜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

一、得法

(1)偶然机缘,喜得大法

一九九七年,我在外地進修学习,当时身体不太好,虽然年轻,但时常感到浑身无力。当时烟瘾很大,酗酒成性。队里的领导年轻时就在五台山学过佛家功,有些小功能,他用手给我照了一下,说我的心、肾象四、五十岁的人。当时我才二十多岁。于是他就告诉我说队里的某位同学正在炼法轮功,这个功厉害,调病很快,短时间内就能调过来,师父讲法时能量非常大。

他帮我找到那位同学。同学说先看看书,要修心的。他手里当时仅剩一本《在悉尼讲法》,于是我就请来认真读起来。受“党文化”教育那么多年,感到书中的理论是全新的,知道了许多从不知道的理,给我的震撼很大。当时是崇尚无神论的,但我并没有怀疑过书中所讲的。之后,同学带我到校外的炼功点,头一天看的是师父教功录像,之后看了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是带着虔诚的心看的。随即请了《转法轮》、《法轮大法大圆满法》、《在悉尼讲法》等全套大法书籍回来研习。炼功点上和同学教的动作没学太明白,就回忆教功录像上的师父的动作结合《大圆满法》的图解自学起来,力争做到准确。平时就和同学晚上在宿舍楼上的“俱乐部”里一起炼功。当时很高兴,课间十分钟都喜欢炼上一套动作。几天后,我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气机。那时学生气还很浓,看书很认真,喜欢研究。在我研读了《转法轮》后,我理解了很多法理,我甚至把修炼总结成了一个公式,认为修炼可行,一定能成功。当时对师父讲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这句法印象最深刻。

于是把自己的能觉察到的各种执著心都写出来,决定把它们去掉,认为这样我就能修成了。因为要去执著心了,所以那段时间我又是苦闷的,因为追求很多,执著的东西很多。有时觉的把这些名利情都去掉好象活的也没啥意思了。割舍的脚步是沉重的,但我还是理智的,我还是决定要好好修一修。同时,因我原本善良,学法又明白了善良的道理,所以一直试着努力做一个好人。特别是理解了师父的关于德和业的讲法,我觉的做一个不伤害他人的好人太应该了,以前的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报复倾仇等很重的心理习惯在不断的改变、变淡,大法改变了我做人的观念。我感到我刚学会怎样做人、怎样面对生活。学法后,我的身体逐渐好起来,很快的,我不再那么疲惫了,逐渐的改善了我与同学间的关系。能得大法,真是万生荣幸。

(2)人身在世,为法而来

得法前,我经历了许多坎坷。少年时代,我是个外表开朗内心忧郁的孩子。小学时,先天带来的身体健壮使我过得很快乐,学习也一直名列前茅。考入城边初中,虽然依旧学习成绩优异,但生活上却有许多不如意。当时城边的一些混混一样的同学欺负我,每天都令我心烦意乱,差点辍学。有一次考试,老师故意把他们从我的考位周围赶跑,防止他们逼我给他们抄,这样那一次考试我考的很好。我那时有少年的一点放纵的快乐外,其它时间是烦恼的。虽然我学习成绩不错,许多老师都比较喜欢我,与正常的同学交往也很正常,但这几个小混混给我带来的伤害却很大,我心生仇恨,发誓不管时日长短,只要有能力就伺机报复,哪怕持刀弑之、持枪射之。受欺负的岁月直到顺利升入高中,才告一段落。

还有一次,我与邻居大哥哥去较远点的水库捕鱼,铁路边骑自行车过来两个男社会青年,其中一个还烫着头,后面留着凤尾。见我们下挂子停下来问挂子是多大的,我们不愿告诉他们,他们就恼羞成怒,动手打我们。看着邻居大哥哥没还手,还不起作用的跪地求他们,我也就没还手,但我并未感到被打疼,打我的人还自己在用力的过程中在水草上摔了个大跟头。事后我对社会感到恐惧。为何社会中都是这些暴力之徒?!这也使我增加了一份对他们的仇恨,心里记清了他们的模样,等待以后找机会去报仇。

学法后,我突然感到,在我少年时代,可能师父就在管我了,安排了这些刻骨铭心的魔难,磨练我的心性,提前消减我的业力。当时的那种心理压力真是感到很苦,认为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捕鱼那次虽然社会青年下手狠但我并未感觉到疼痛,我想那时师父或其它的神就在保护我了。我与大法的缘份在今生从小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何况我又出生在师父的故乡。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我的痛苦本是好事,也就不再记恨那些欺负我的同学和打我的社会青年,大法已把那种少年时代留下的影响我一生的伤口抚平,我心变的安详、宽容。法轮大法好!

二、修炼中的神奇

从刚炼功时感到体外的气机开始,我逐渐领略到大法带给我的神奇。我虽不属于开或半开着修的那种,但还是有很多神奇的体验,让我感受得法之喜。

(1) 炼功时的香气

校外炼功点的辅导员每天给师父敬香。师父也讲过这方面的法。我觉的给师尊敬香是我份内事。于是我把自己衣柜的最上层辟出整个空间,上下铺好白纸,把大法书放于四围,把请来的师父法像放于正中,每日上课前上三炷香,晚上炼功前上三炷香。上香时手感到很强的能量,身上也微微发热,我知道,师父来了。以后每每打开书,书里面都是馥郁的象藏香味。

有一次,我和同学功友到四楼炼功,感到浓浓的香味充溢身体周围,正是炼功前上的香味。燃香在一楼,到四楼隔了几层楼很多房间,一般不可能飘到炼功场,我却闻的很香很确实。那天功炼的挺得劲。炼功后我问功友闻到没有,他说没闻到。我知道了,是师父鼓励我,让另外空间让香飘过来使我闻到。另外,师父讲过:“你们做的那一切,其实都是给你们自己做的,没有一样是给我做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想这可能是师父用我给上的香在帮我演化我身体修炼所需的物质。师父什么也不要我们的,只要我们一颗敬师敬法、信师信法的心。

(2)师父帮我赶走邪魔

刚炼功不久,就有魔来干扰我,找我要帐。有一天,睡梦中,我突然魇住了,动弹不得,但心智清醒,我赶紧喊师父。我喊:“老师!”没有反应,仍被邪魔控制着身体,不能动弹。我又喊:“李老师!”还是解脱不了。最后我大声喊:“李洪志老师!”这时我突然能动了,解脱了。睡梦中我看到一只黑黑的眼睛泛着绿光的猫一样的东西从我床上跳下去,我气的随手抓起一个小勺一样的东西打过去,可是手和身体还是绵软无力,它逃脱了。当然是师父赶走了它。师父直到我喊出名字才帮我解除魔的侵袭,我想是因我刚得法,要我明确喊的是哪位“老师”,要我认准师父,并且认准师父,师父才可以出手帮我,因为干扰是有原因的,另外空间的事是复杂的。后来我回家提及此事,父亲告诉我爷爷曾用凳子挤死过一只家里养的黑猫。又有一次,梦见乡下的老屋,外屋鸡舍前的空地上,有东西来回跑,之后我又魇住了,浑身动不得,急忙喊师父,方使解脱。之后梦中看到有尾巴蓬松的东西从门缝中挤出。在乡下老家居住时,听父亲讲过黄鼠狼给人捣蹬米使那家的米缸米从不减少的事,心里曾想那有多好,可能小时候无知的执著之念,却无意中会招惹不好的东西。是师父帮我解决了这些问题。后来逐渐知道,过去无知中犯下的错、造下的业,师父为我们不知承担了多少!

(3)师父帮我戒掉酒瘾

未修炼前我好酒、善酒,刚大学毕业那时候,自己能喝一瓶白酒,且喜欢独酌。长久以来,养成了每晚必喝的习惯,不喝有时候就不愿意睡觉,所以每晚都是晕晕的。修炼了,还是想酒。但也知道修炼酒当戒,怎么办呢?一次,周末会餐,按习惯每桌一瓶白酒。别人打开酒给我一瓶盖,我犹豫着,修炼了,想忍一忍不想喝。架不住大伙劝,一口饮入。这时胃突然开始灼痛起来,往常只会温热舒爽。我知道,师父不让我喝了,于是自那以后,我真把酒戒了,酒瘾逐渐没了。遇有吃饭的场合,实在拗不过才喝上一点点,但已没有以前的感觉了,也不馋酒了。

(4)师父帮我安排工作,使我方便修炼

進修后回原单位依旧在基层,一天二十四小时忙乱,机关却可以正点上下班,也是大家向往的地方。当时想,要是能上机关工作,不就不用生活较紧较乱了吗?这样就可以腾出更多时间学法炼功了,这多方便啊!这时,机关正好有一个空缺,单位领导就把我推荐上去了,于是我就進了机关。师父讲:“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转法轮》)这是师父帮了我一下,否则没有关系是很难進机关的。为使我们能修炼下去,师父费尽了心,平衡着宇宙中与我们有关的各种因素和关系,为我们铺了多少路啊!

一九九七年得法以来,修心向善,不断提高。那时理解能力也强,悟性也好,师父的讲法很多都能记住,也能理解,心变得越来越静,也能领略到炼功的美妙。炼功时经常能看到蓝汪汪的光,看着就喜欢炼。心地变的越来越善良,当时真感觉状态很好。能得到大法,能在大法中修炼,真是非常幸运、非常高兴,非常可喜的。我想我的生命从宏观到微观都有不同概念、不同形式的万分喜悦。当然神的一面,喜悦是不带执著的。

正是:
得法玄机说不尽,
缘起缘落贯古今。
去执去业存真信,
归正归真生善心。
自许聪明原愚钝,
看穿世事出真人。
大法自有非凡事,
师恩催促修炼勤。

三、出于大法弟子本份,“四·二五”進京护法

蓄谋已久的邪恶势力逐渐的伸出了黑手。本来平静修炼中的大法弟子,逐渐的被卷入不应有的波澜。修炼招谁惹谁了?只要不干扰修心向善,爱谁统治谁统治。修炼人除工作外不参与政治。但是坏人总是怕好人多起来。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突然有同修打来电话,说大家都去北京护法、上访,问去不去。正怀有身孕的妻子说不方便去,我说我去。当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需要大家一起去解决问题。于是与同修们一起来到北京,但不知去哪。听一些同修说大家都去了府右街信访办。终于找到了府右街,那里已有许多同修,大家秩序井然,于是加入同修队伍,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去厕所碰到当地老百姓,她们告诉是因天津抓了人,法轮功学员来上访要求放人。当时也未想一定要知道为什么,只知道需要去护法就足够了。在那里,亲眼目睹了大法弟子的平静与祥和,没有口号声。没事时就掏出随身携带的大法书来读,没有什么紧张的气氛。这么多人,大家把卫生收拾的很好,也都非常自觉,有人义务拿塑料袋为大家收走手中的废纸、废袋等垃圾。大家静静的等了一天,入夜,有同修告诉,事情已得到解决,请大家都回吧。于是大家逐步离开现场,走后地面连一片纸都没有。在上访过程中,有同修说,看到了现场漫天遍野的法轮飞舞,可能我的心性不够,天目以前也只能看到炼功时的光,所以我什么也没看到,但我相信那天肯定有师父相助,漫天的法轮是师父的鼓励与加持。

回来后没几天,突然臀部长了个疖子,越长越大,不能坐,于是请假回家休息,当时同事告诉打几针吃点消炎药就好了,但自己知道这是要消业了。疖子疼的不能坐卧,稍一动就要疼痛难忍,半个臀部肿起很大一个大包,象个大馒头,经常是只能趴着。那几天疼的我龇牙裂嘴,昼难食,夜不寐,不知怎么挨着。领导见我几天都没上班,过来看我,叫我赶紧打针,说马上有事情要我去办,让我赶紧上班。我心里想,这可怎么办,着急起来,眼瞅着要耽误工作给别人带来不便了。当天下午,我去上厕所,就感到噗哧一声,疖子崩出了一个大洞,流了一便池浓黑的血,伴着恶臭,之后,我终于轻松了。洞口稍愈合,我就上班去了,没有耽误工作。我知道,师父又帮我消去了很大一块业,真是痛不欲生啊,但我想师父为我承担的更多,师父承担的痛比我们多的多。这次因为工作师父让我提前完成消业过程,业力虽然消去了很多,但还没有消完,臀部还留有一个硬结在。几年后当我做对事情的时候,又出现了一次这样的过程,更加痛苦,这块业才算消利索,那次也是师父帮我挺过去的。

这件事使我明白,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表面上是为大法为众生做的,实际上都是为自己做的。师父却为大法弟子倾尽了一切,“劳心天下苦”。就是这么一次微不足道的上访,我也没做什么,师父却帮我消去了那么一大块业。大法弟子做了好事、走正了,师父就会鼓励他,无论他犯过多大的错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啊!

正是:
蓦然平地起风云,
黑手渐伸欲犯浑。
進京护法显真心,
归来消业领师恩。

这是我“七·二零”以前的修炼点滴,“七·二零”之后我经历了很多魔难,修的时好时坏,甚至犯过很大的耻辱性错误,但师父没有抛下我,我感到师父一直就在我的身边。关于那段历程,我希望以后有机会写出。

以上所讲,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