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穿自焚骗局 走入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记得小时候,不知为什么,就知道仙女是最美的,神仙是最好的。喜欢看画上的飞天,仙女散花,董永和七仙女,嫦娥奔月,那种神的韵味,常常被我和妹妹拿来模仿:床单,枕巾,头巾等都披上身,长长的袖子,优美的动作,是我们儿时最好的玩事,一段段神仙故事自编、自导、自演,仿佛无穷无尽,手到擒来。上学后,书本成了我的画书,一整本书,几乎每一页都是仙女、美人、仕女端庄,优美的头饰,服装。为此常常遭到父亲的责骂。

那是上小学时,一次从睡梦中醒来,梦中的一切都历历在目,梦到的是我家那边的一个公园,公园有一处正在扩建,砖,沙子,水泥,铁锹,正在盖着的花园,花池中刚刚栽完的“串红”,穿着灰褂子的工人在抹水泥,深蓝色褂子的女人在种花,各种动作形态。醒后觉得挺好玩,便和妹妹说了梦中之事。妹妹说:“竟瞎梦,大冬天哪能扩建?还种‘串红’呢?”此时便不再提,转眼半年后的“六一”儿童节,我和妹妹来到公园,转至一处惊讶的大喊:“喂,老妹,这里和我梦中的一模一样,正抹着水泥的花池,池中心正栽的‘串红’,男女工人,沙子,水泥,就是我梦到的,一点都不差,真是不可思议,怎么会梦到半年以后发生的是呢?真是谜呀?”

还有一事,那是一天夜里不知是做梦还是为什么,非常难受,非常难过,堪称“伤心欲绝”,哭得死去活来,醒来后,枕头湿了一大半,却不知为什么?好象没梦到什么事,就是心里难受,特伤心,一整天都特别难过,到了第三天,接到老家的电报说“姥姥去世了”,去世的那天,正是我哭的那天晚上。难道是心灵感应吗?这可是几千里地呀!“人”真是奇怪呀。

上班后,我最愿看的书就是科幻小说,特别相信其中的奇事、物等,总希望从中找到答案,觉得我应该像书中那样生活,那样有本事,但是现实生活中让我更加迷茫。当我有缘看到《转法轮》时,总算明白了一切,人世间的轮回,业力轮报、积德行善、预言。佛界、神界、三界、人世间等是不同的层次。

我得法晚,但很神奇。对法轮功我早有所闻,但是由于外界的诋毁,邪党的文化教育,让我无法理解大法弟子生死置之度外的境界。但是这种错误的思想很快就转变了:2001年CCTV电视台播报“天安门自焚事件”,看后觉得非常可笑,可憎,也让我彻底的认清了共产党为达到某些私利目地,而不择手段的可耻行径:作为有一点点医学常识的人都会明白:烧伤病人的烧伤处必须裸露,防止粘连,化脓,而电视画面中的烧伤者,却浑身包着厚厚的纱布,象粽子;气管被切开的小女孩,却在接受记者采访,并语句清晰,还能唱歌。试问,气管切开能说话吗?让说话吗?即使能说话,也应该是含糊不清的!太假了!这不就是栽赃陷害吗?诬蔑法轮功吗?共产党就这么做?中国政府就这么做?法轮功教人积德行善,修“真善忍”,不许杀生,又怎能自杀呢?善良的同胞们,擦亮眼睛吧,穿越层层迷雾,走回我们该走的路吧!

真正走入大法那是2003年单位举办技术大赛,由于好强、好胜。证实自己的心理作祟,记忆力并不强的我,起早贪黑,三个月不回家。结果我成功了,仅以0.5分之差考取了全厂第一名,我自信,我能行,我并不比别人差。兴奋仅仅几天,焦虑开始伴随着我,一次又一次的考试都找上我。家,孩子、单位、考试,过度的心理精神压力,使我神经衰弱,白发满头,太累了……开始只想搏一搏,并不想天天考这个呀!我厌倦了,甚至有厌世的感觉,此时真想出家,寻一方清静,去修心养性。一次和同事发牢骚想出家,去念经去修佛,不问世间事,修心养性,但不知如何去做。朋友告诉我:炼法轮功吧,真的很好。

这一次,暂且看一看吧,是否真的能修心养性,真修“真善忍”,能否心态平和。看看再说,我就不相信我的定力那么差。

刚看书,觉得很难理解,随着书越看越多,我渐渐明白了,我就应该按书中去做,按法去做,这就是机缘,“缘”终于到了!

从法中明白,生生世世的因缘关系,促成了一个家庭,一个群体,牵扯不断的恩恩怨怨,等等,等等很多在任何书中,找不到答案的问题,事情。只要真修的人都会找到答案,都会明白。

修炼后的神奇事

其一:有一次我和丈夫带孩子出去玩,看到孩子玩,我和丈夫也压跷跷板,不知怎的,脚放到了跷跷板下边,丈夫猛地向上抬的力,和我的重力,全部落在立起的右脚上,瞬时右脚如撕裂般的感觉,晚上脚撕裂般的疼痛,让我无法入睡,脚好象有脸盆那么大,不敢碰到床,实在睡不着,叫起丈夫。丈夫说:不是筋挫伤了,就是脚骨压劈了,不行就上医院吧!我想,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既然已经修炼,就应该信师信法,那么这就是调整净化身体,就说:“没事的,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通过这种方式,清理身体业力吧!” 第二天,我没有让丈夫陪我上医院,而是咬牙将脚塞進了鞋里,象踩着高跷一样去上班了,晚上我觉得轻松多了,就决定从单位走回家(以前经常这么走,大概半小时)。刚到家,丈夫打手机来:“媳妇你在单位等着,我下班打车去单位接你。” 我忙说:“不用了,我已经到家了。” “什么,你下午没上班,去医院了,脚看得怎么样啊?” “不是,我脚完全好了,从单位走回来的。”“你,你真能得瑟,把脚再拉伤了!”“没事,真没事了,神奇吧!” 晚上丈夫回到家,把我的脚左看右看,既不红,也不肿。“神了,真神了,伤筋动骨100天呢,这还不到一天。”此事我悟到:把心态放正,你不拿它当回事,那么它就没事,也不会有事。

其二:当姑娘时,我的身体特别好,一年也没有一次感冒发烧的,但有一样,需要经常吃消炎药——我耳部有耳瘘,医学称为瘘管,要经常吃药,以免感染化脓。从小到大,不知道吃过多少药,也不知感染过多少次,每到发炎肿痛时,半个脸都肿起来,头也发疼发胀,耳朵也不好使,嘴也张不开,牙也疼。然后贴膏药,拔脓,连肉、头发一起往下拔,很恐怖,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至今每当想起来都不寒而栗。自从修炼后就不再吃药了,耳病也没有犯过,可是忽然有一天早上,觉得半个脸都肿了,整个脸都疼,连饭也不想吃,(开始没悟到是消业)以为耳病又犯了,就这样持续痛了一天,到晚上实在吃不下饭,便上床躺着,忽然悟到,这不是消业吗?把以前的病业返出来,让你悟。我悟到后,晚上睡觉睡得很香。第二天轻松起床,脸已经不疼了,肿胀的感觉也没有了,太神奇了!

其三:婚后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尤其生完小孩),我经常好感冒发烧,每年能至少能有三四次,嗓子说不出话,严重时要到医院打吊瓶,至少一星期,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在修炼后的半年,有一次发高烧,烧到39.9度,典型感冒症状(我想到这是消业),挺到第二天,浑身直哆嗦,手脚都麻了,想下床炼功,连胳膊也举不动了,腿也站不住了,又躺回床上想:师父,我这样也不行呀,下午单位检查身体,(我修炼了,把名额给别人吧),但我得带她去呀,晚上还得上夜班,这次消业就到这吧,我下次一定做好,就这样,坚持着去医院陪别人检查身体,下午又去上夜班了。第二天早上下班,什么事也没有,连不修炼的丈夫都说:你身体好得太快了。

我身边的神奇事

这几次经历让我体悟到了大法的神奇、伟大。

我将功法告诉了母亲,让母亲也学法、修炼,母亲未修炼以前双腿严重骨质增生,坐着时要想站起来,必须活动、揉搓10分钟,才能很吃力的站起来走路,走一会儿歇一会儿。母亲血压曾高达190,到医院大夫都不让动,必须吃完药,降完压才能走。高血压,一直被认为只能靠吃药维持。可是,自从走上修炼的路以后,一切都变了,到现在已经修炼4年,至今未吃过任何一种药。现在走路一身轻、还能骑自行车,血压恢复到正常状态。再也不用我担心了。母亲常说:大法太好了,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让我获得新生,我一定坚修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