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

走上修炼之路

我是一名教师,一九九八年暑假两个月简直在噩梦中度过。因当时我们夫妻两地分居、调动不顺而闹心,激发了曾在中学阶段患下的慢性胃肠病,慢性转急性,疼痛难忍,我心想反正调动无望,总该把身体养好些。从七月十五日开始看病,先西医开药打针,没效果,反而更痛;改中药,才吃第二次药,腹胀难忍;这样中医更替几次,没治好我的病,最多的时候一天拉十几次肚子,人也从九十八斤瘦到九十二斤。这种情形之下,时间一天天过去,很快八月底,又开学了,我也只好回去上班。但我身心疲惫,痛苦不堪,苦思冥想中不解人生意义所在。

就在我觉的最困惑最无奈的时候,一位同事在开学初的班主任会议后,跟我说:“既然中西医都试过,没效果,看看炼法轮功怎样?”就这样,我开始一天天到离校最近的一个炼功点上,与同修集体读法、炼功、交流,大法的法理象磁铁般吸引着我,象甘霖滋润着我久旱的心田。同修们都那么平和、友善。我每天都觉的时间过的那么快,沐浴在佛光中,我觉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的身心在不断升华、净化,以前所有的不适,也不翼而飞。两个月后,我顺其自然怀孕了。以前因身体不好,加上两地分居,一直不敢怀孕。现在悟到孩子也是来得法,我有责任带好她。

带好小弟子

孩子刚念幼儿园,正值换季,气候变更,流感盛行,孩子的症状:发烧、感冒、中耳炎、肺炎。医院進出一个月,没见好转。全家人精力体力都透支。当时我还想,小孩子还小不懂事,对“小孩子也有明白的一面”的法理不清,配合了丈夫上医院,后来,小孩见针就哭,一直闹着不打针。没办法,打电话叫我妈妈带回老家去照顾。听妈妈说后来通过民间小草药配方,症状得以控制。

第二年,又遇上换季的天气,孩子的老症状复出,半夜发烧,额头滚烫,一测三十九多,丈夫在一旁慌乱起来,我倒冷静下来,心想:这一次一定让孩子听法,于是坐到孩子身旁,轻声的问:“孩子,是大法救了妈妈,妈妈很相信大法,你要听法吗?”孩子认真的点点头,表示要听,顿时我感觉孩子等听法已经等了很久了,是我的观念阻碍了孩子学法。我马上背《论语》给孩子听,当时心态非常纯正,非常平稳,不断的背,丈夫焦急的追问:“行不行?”我叫他当助手,递些开水给孩子喝,热毛巾擦身子,嘴里不停的背法。我的空间场范围被能量团团包围着,孩子的脸没那么红了,额头不那么烫,身上出了汗,表现也是越来越舒服,后来睡着了。丈夫和我,看孩子睡了,也挨在旁边睡了。第二天清晨,丈夫一起床就说:“等下去医院。”我说:“如果孩子会吃会玩,就说明一切都好了。”果真孩子醒后很精神,吃完一碗饭,自己玩去了,就象昨晚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从这两件事,我悟到:一念之差造成不同后果的法理。自从那以后到今天,孩子再也没上过医院了。每次不舒服都是大法帮了孩子,当然平时我多引导孩子读法或听法,哪怕每天仅十五分钟,贵在坚持,且要静心学法。有时间也炼功,发正念也最好跟上。

有时我也让孩子看真相资料,《明慧周刊》等文章,背《洪吟》,看师父《转法轮》之外的法。关键还是先修好自己的同时,才可带好小弟子。如果她表现不好,以前我经常会责备她,为她急的团团转,孩子当时一声不吭的听你数落,事后会抛给我一句话:“你是修炼人吗?”“对呀,我是在修吗?”周围的环境正是我们修炼状态的反应,我得先向内找我自己。这一点,有时也没把握好,有急心,执著孩子的心,生气时没做到忍与善。师父不是在讲我吗?“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转法轮》),想到师父的慈悲,弟子的不争气,老让师父操心,太不该了。没做好的只要悟到应马上做好,时间不等人。

过家庭关

丈夫是一名警察,我刚得法时,他对我说:“现在社会什么都有,别给骗了。”我回答:“免费教功,一本精装《转法轮》十二元,到底骗我啥?”看我铁了心,丈夫没说别的,只告诉我要小心点。炼没几天,我开始停药,丈夫说:“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我跟丈夫解释:“不是我盲目不吃,而是在读法炼功之后,我深感前所未有的舒服,才选择停药的。”看着我一天一个变化,他彻底放心了。

可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后,丈夫和他的家人叫我放弃,但这是不可能的。他的一个外甥女说:“不要因为炼这,搞的家破人亡。”当时和平的修炼环境被破坏,邪恶铺天盖地,加上孩子小,我的状态慢慢变的不精進了。好久,书还没看一点,功也很少炼,大概一年多。那种状态下其实每天都不踏实,心里空空的,一直想要读法,总觉的差一步,就精進不起来。我又一次陷入苦闷状态,一直追问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不想这样过,我想回到刚得法那段日子。

不久,一同修来找我交流,交流中我感到自己掉队了,有一种莫名的动力:“我得赶紧精進实修。”我知道师父每时每刻都看护着弟子,又安排同修的话来点醒弟子,帮助弟子提高,我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让慈悲伟大的师尊少操一份心!

可刚一开始,干扰马上就到,最明显的是丈夫,出于害怕我不安全,骂我:“你这还不是不顾别人感受吗?到底要不要这个家?”我一炼功,他就拍、压我的手,不让炼。我不想被干扰,把门反锁着,在房间炼,他魔性大发,踢破门,冲進来骂我。

当时我还不懂用正念解体操控他的另外空间场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共产邪灵、黑手烂鬼,只是忍着,等他平静了找他讲真相,讲大法怎么教人真善忍,怎样救人,一有机会,就给他讲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的本质,揭露中共迫害的真相。不知不觉中这一关过去了。后来,丈夫“三退”了,偶尔也看真相资料。病痛时,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恢复健康。现在丈夫的两姐姐也在读法、学炼功。

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教师这个职业,接触最多的是学生,我经常利用适当机会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科学性。自焚是造假,三退的必要。

学校应付上面检查,叫学生写材料,其中有反对×教。我一看这,悟到肯定师父安排弟子讲真相,当时念很正,没犹豫,一定讲真相救学生,否则他们在无知中对大法犯下的罪怎么还。

因是政教主任分配给我做的,所以我先找主任,向他说明×教与我们大法联系在一起不对,我讲去过香港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满街贴起来,为什么同一部法内地就说成×教呢?他说:“是的,我们也没办法,草草应付一下吧!”后来,到班上,我也正念十足的讲大法的洪传与美好,法救了很多人,主要讲祛病健身方面。”学生听的特别认真。凡听懂的学生,第二天上交的材料中,只字不提大法与×教有关。我悟到大法修炼中遇到的事,没有偶然的,都是师尊的安排,师尊在做的。

法理中我悟到大法弟子同时也是本地区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肩负的使命,我们应严肃对待。按师尊的教诲,先重视学法,多学法(一定静心多学法),才能很好圆容的做好三件事,救更多众生。遇到矛盾向内找,找到执著马上发正念灭尽,邪恶越来越少。迫害又怎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