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的路上精進不停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几年前,因邪恶迫害,我来到了另一座陌生的城区。在这里,我不认识一个同修,也上不了明慧网,接触不上大法资料。作为一个修炼人,什么最苦?此时我深刻体会到了。但我时刻不忘自己是一个大法修炼者,想起有师尊在我身边,有亿万大法徒同修一部大法,作为一个生命,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知道了此生就是为法而来的。大法是生命的根本,得法学法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是我的史前大愿。心中似苦,却时常感觉是神圣的。虽然在修炼的路上走的磕磕绊绊的,但在师尊的呵护下也走过了修炼的九个春秋。

一、整体提高共同精進

起初,我一个人是用手写真相信,用复写纸一次写几份,再用红包包装好发出去,有时就面对面讲真相。后来在师尊的点悟下,我用家乡同修给的动态网地址登陆,上了明慧网,并逐渐熟练直至运用自如。这样一个人证实法二年,后在师父的法身引导下接触到了当地的大法弟子。

我因为得法晚(九九年初),有依赖同修的心。在家乡时,做事有同修带着,有什么问题,就去找精進的同修去切磋,总感觉同修说的在法上。在这几年,总是忆起那段美好时光。可是经历过这几年的风风雨雨,同修之间拉开的层次比较大了,有的依然精進不停步,有的步履姗姗,有的包括我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走的跌跌撞撞……在我的想象中,其他同修应该都比我精進。这儿的大法弟子,第一个接触到的同修比较精進,但是她很忙,上班也忙,下班也忙,忙着做大法的事,我们切磋的机会很少,但很珍贵。

我有时提出有法会或其他同修在一起切磋一定叫上我,我渴望与同修接触。可同修或许从安全的角度着想,也不提让我见其他同修的话题,或者是邪恶的旧势力的间隔,这样过了两年,没与其他的同修接触上。可每当我需要什么帮助,此同修不论多忙,总是抽时间给予我帮助。每次看到她忙忙碌碌可敬的身影,心想这的大法弟子也一定都很精進吧。在我的住处也收到过《九评》。我渴望与他们一起切磋学法。现在体悟到我当时修的很自私,光想从同修那里得到帮助,而同修有什么事,也不去关心。

去年九月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又巧遇另一对同修夫妇(以下分别称A、B)。见到同修比见到亲人还要高兴,这以后又接触到了另外几个同修,感觉有的同修状态很好,有的消极。有一次,发正念的时间到了,他们竟没人动,我心想还不如老家的同修精進,在老家几乎能走出来的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参加学法小组,学法的过程中,每到一个整点大家不约而同的一起发正念,大家互相提醒共同精進。而且A、B两个同修连发正念的口诀也不知道,两种手势都不知道。天啊,我说你们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我说话的语气也不是太平和了,心里真为他们着急,也有点埋怨同修的意思。同修也面露惭愧,说请帮我把口诀写在小本子上……。

后来大家在一起切磋后我才知道,这A、B俩没有参加附近的学法小组,他们有时就是凑在一起切磋一下,也有的就是讲常人之间的家常事情。其实修炼人如果没有法来指导言行,那还是个修炼人吗?师父也多次讲过大法弟子学法的重要。

师父早就指出:“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我不能和每个学员见面,特别是在中国大陆这种情况下,在学员见不到我的情况下,不能够说有事情都要来找师父,所以就只能是以法为师。而为了使大家能够修炼、能够提高上来,那么在这部法里,我已经把使人能够修炼提高上来的一切因素都贯穿在里面了。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我见到同修后,觉的我的小资料点终于有用武之地了,我便抽时间做一些资料,因我白天还要上班,做资料有时,真是连饭都顾不上吃,就啃个干馒头。就这样赶出来的资料交到他们手上。可有一次B对我说:“你就给我一份周刊和一份周报吧,我们也就是传的看看……。”

回家的路上,我心里真不平静啊,心想你们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去为众生付出啊。又有谁知道师尊为了我们的提高溶進了多少心血,我在百忙之中给你们做出来的资料,有时饭都顾不上吃,可你们却是这样的状态。心里很是失望,本想好好与他们配合整体做一些证实法的事,可看到他们几个的状态难免使我心凉。

与这的精進的同修切磋,说这一切让我看见也不是偶然的,同修说你帮帮他们吧。我意识到这话有潜在的意思,我想让我看到这些也一定有让我去掉的什么心,有在同修之上的心吗?好象有点,我能帮他们吗?难道我自认为比他们修的好?不过师尊讲过每个人都是辅导员,大家就一起提高吧!我又找了找我自己,也有懈怠之心,找到同修依赖同修的心,有愿意和精進的同修在一起切磋,不精進的就不愿意接触等等,实则是私心,说白了我也是光想得到不愿意付出,也没从同修的角度着想。

我想这一切现象都是法没学好的表现,我与他们一起学法吧,对,成立一个学法小组。我先给B说:你联络一下这的同修,看他们有愿意一起学法的吗?我们一起学法吧。可是过了好久也不见B同修提起,我想为什么我不能主动去找呢?这之后也就是去年十月的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披着长头发的年轻女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速度极快的在给路人发着真相资料,很快发给我一份,我拉着同修的手,嘴里叫着同修、同修,我心想终于找到同修了,不能让同修走了,我有许多话要给同修说呢。同修看我拽着她的手不放,又给了我一份资料,便不见了踪影。我一看是很精致的烫金红包包着的资料。我放声大哭,觉的自己修的太差了,看到同修的状态,比比自己修的是多么自私多么渺小啊,同修已经公开发资料,而且抓紧一切机会讲真相,而我还在闲情逸致的看风景。后来我看到路边有几个胸前带着团徽的学生,就上前去给他们讲,不要带这个,劝他们三退,他们都顺从了。我很高兴,跟他们去了一家,是同修的家,里面有一个老者象是生病的样子靠在床上,有好多女孩儿在里面,我发现她们的脸上都有一块明显的疤痕,但是当她们走到我的跟前时,我用手摸着她们脑袋的时候那块疤痕又看不见了没了。

醒后我悟到这是师尊点化让我快点救人,救人急啊!劝三退,快点抹去兽的印记。

我就在当天下班时,找到B同修一起去了一个同修家,商量学法的事,该同修又联系了几个同修,一起定好了学法的时间地点,就这样学法小组成立了。虽然只有五、六个同修在一起学法,但大家一开始兴致很高。看到同修没有师尊的讲法录像带和经文,便给他们复制一份备在学法点。

同修在一起学法提高很快,逐渐的我收到了不同纸张,不同数量的三退名单。这其中有师尊的多少点悟和呵护啊!也有同修放下自我后的伟大付出。

这里的资料点同修也给予我很大帮助,尤其是搞技术的同修付出很大。我渐渐有了依赖同修的心,有点小问题都要叫这个同修过来,又好象是一种情在。独往独来了这几年,好容易接触到了同修,很愿意与同修在一起,尤其是我认为精進的同修。以前总是羡慕懂技术的同修,觉的他们修的好。也许有我的这种想法的因素,使今年的奥运前后,此同修被24小时监控,一个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好几个精進的同修被监控,这也是另外空间邪恶的残存因素操控人干的,它们是在做最后的挣扎。

二、哪里都有可救度的有缘人

有一次去探望患重病的婆婆。事先,我自己动手准备了一些真相资料,同修也为我准备一部份真相资料带去婆家。装箱后看到衣箱大半箱都是《九评》及真相光盘还有护身符等,因那里也有我上次回家认识的一个大法弟子,他没有资料来源,连周刊都看不到,所以为他带了一部份资料,还有为他建资料点用的工具等。

东西太多心里不免有点顾虑,火车站过检时会不会……我又马上否定这种想法,意识到这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过检时我发着正念,同时请师尊加持,让他们看不到里面的内容。过检时“恰巧”外面检验人员有事走开了。在火车上也有许多有缘人,我把放在外包里的真相资料发给这些有缘人,有的人问的很仔细:为什么要退?我说:善恶有恶报是天理,谁做了坏事都要偿还的,又从《九评》中讲的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中共是怎样镇压学生的,对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用暴力镇压,并发展到活体摘取这些修炼人的器官……信仰自由,可这一群善良人在中共的统治下却受到如此的打压,人不治天治啊!天要灭中共!

其中有一人,给他讲过一遍不信走了,我想:有缘的话会遇到其他大法弟子给你讲的。列车过了几站,此人已不见了。因车上人多,我以为他下车了,可第二天上午,快到站时,此人又转了回来,又来到我的身边。我想这是一个有缘人,我还没开口,此人主动问这问那的,最后终于明白了,退出了恶党的共青团组织。看来他对我给他讲的真相入心了,在思考着这些。明白后的众生,非常感谢,一再说着谢谢你,谢谢你。我给了他一个护身符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会遇难呈祥的!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平安到达了目地地。

见到久别的婆婆,婆婆拖着病体被人搀扶着走了过来迎接我,见到我,就拉着我的手不松开,好象看到了希望。我想她明白的一面是知道的,这大法是她得救的唯一希望。她在几个月前,患重病大吐血拉血,食水不進,生命垂危,医院抢救补進去的血和白蛋白,结果又上吐下泻的全出来了,花去十几万圆,钱不说,人遭了许多罪。后来医院已下了病危通知书的情况下,我打电话让丈夫(未修炼,已知大法好)告诉她母亲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真的很灵,血一下止住了,她从此一天比一天好,并且还说要与我学炼法轮功呢……我明白这是师尊延续了她的生命,她在等我回去给她教功。

此时,我望着重病刚恢复一些的婆婆,她面容枯瘦,眼里含着泪水,耳朵已听不太清了,大出血造成了后遗症,一侧肢体已不灵了,一侧上肢更不能动了。我一看这怎么办啊,给她买的MP3也听不了,看书又不识字。难啊,苦命的婆婆还怕老公公生气,私下给我说不要让你爸爸(公公是此地的邪党支书记,中毒较深)知道,不要让他生气了,我放神韵晚会的碟片给她看,也听不太清,音量放大,又怕老公公知道,只能看画面,还胆胆突突的怕老公公发火。

我对给她教功已经没了信心,没了希望的生命已走到了尽头,过了没几天,老婆婆突发心脏病,当时我也在,眼看儿女们手忙脚乱的给吃了救心丸药也不见效,我跑去拿着护身符给老婆婆让她念。当时她大口喘着粗气说:“你帮我念。”我就对着她的耳朵给她念了一遍,这时听她的女儿和儿子说:“好了缓过来了,吃药还是管用”。我一听这话心想,人好了,你们也不会承认是我师父救的,当时慈悲心不够强,一赌气就离开这屋。

没几分钟时间,就听到:不行了不行了,等我跑过来一看,人已经没了呼吸,等120救护车赶到,人早已经没了心跳。就这样本可以重生的生命,可在邪恶党的毒害下被不明真相的家人阻碍着不敢看、不敢听本可以救她生命的大法。我为这些生命惋惜,生命是如此脆弱,面对救度一切众生的伟大的法,人们却持各种态度,生活在迷中的生命啊,你们可知道我师父为了救度宇宙中的一切生命层层下走,来到这十恶毒世,每一个走在证实法路上的大法弟子,都在放下一切执著,救度着有缘的众生,可这些众生却被中共一言堂的谎言毒害着,不去了解、有的看都不敢看真相啊,太可悲了。

给婆婆办丧事,我见到了平常想见都找不到的亲朋好友,我想这也是一个讲真相的好机会。就利用各种能接触到的机缘劝三退讲真相,在这可接触到的二个大法弟子也来帮忙,就这样我们又可以切磋,又可以配合讲真相,有缘的生命已经得救了。

由于太忙,这段时间学法没跟上,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就在我觉的讲真相很顺的时候,听到消息说:我在那所城区的不明真相的恶人把我告到公安局了,正在查找我的下落。丈夫一听,就火冒三丈,直问我都干了什么?这儿的一个公公的朋友也对公公说三道四了我的一些事,公公也听了,很是不高兴,数落我的不是,说:你要想让这个家好,你就不要炼法轮功了,并说给他们带来了家庭的不安宁。我说:难道你们觉的这一切是我造成的?你们不觉的是它们在迫害我吗!我那里做错了?自从我炼法轮功以来九年了你们也知道,我从此告别了生病的身体,一粒药也没吃过,并不是我生病不吃药,而是我从此健康没生过病啊。法轮功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人,他比我的生命还重要,我能放下不炼吗?我不就是说句真话吗?难道实事求是说真话也不对吗?丈夫劝我不要回去了,说我比你更清楚这个恶党,它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的,他在担心我的安全。

我内心也感受到了一种压力,向内找,审视了我近段时间所做的一切,觉的我一是学法没跟上,二是欢喜心起来了,还有不重视发正念,觉的现在邪恶也少多了,不必要多发正念了。再一个就是用人的想法心想,在这一个城区谁都不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这做起真相来,得心应手,谁也不知道。忘记了另外空间的旧势力无时无刻的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啊,它们残存的因素就是要无理智的干着它们要干的坏事。不能承认这一切,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目前那些邪恶基本上是没有理智的在按照先天旧势力安排的因素被利用着做干扰正法的事。有些邪恶生命一到大法弟子附近,撒腿就跑,有的是在吓的发抖又信心不足的干着坏事。”我们为什么要怕呢?我要堂堂正正的回去,去做我作为大法弟子此时要做的三件事。

三、去色欲之心 利用网络讲真相

我本来对聊天一点不感兴趣,觉的聊天很无聊,还浪费大量的时间,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接触了网络。网络信息时代的来临,我想这一切都是为了证实法而用的。在网上我认识了许多网友。有时我们在一起聚会,我利用参加聚会的形式讲真相,许多网友很高兴三退,连声道谢。有个别的受邪党毒害太深的不接受。

有一次我得知一个网友身患绝症,我内心很焦急,希望他尽快明白真相得救度。其实当时是对时间和预言的执著,怕哪天真相大显正法截止的那一天到来时,来不及告诉这些众生真相,到那时没有退出邪恶的中共党、团、队时,岂不是要随着天灾中共恶党而去陪葬吗?这时有一个机缘,在一次聚会,当我把真相资料给他时,他却当着朋友的面呵斥我说:“你胆子也太大了,这是法轮功的东西,国家不让看,你不要在这发了。”并告诉朋友们,“你们也不要看”。当时我发着正念,其他朋友也不作声了。同伴说到:“你私下给他就好了,不至于这么尴尬了”。我说:“没关系,什么叫大忍之心啊,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什么都不会在意的。”

我临走时,走到那位呵斥我的朋友跟前向他告别,并对他说:“我是想告诉你有许多炼法轮功的人,一身的病都炼好了,还有得癌症的人炼法轮功都炼好了,这个功法可不是一般的功法!我这可是为你好啊。”他说:“我知道,我经常看到这些内容的东西”。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知道是内心觉的委屈,还是他们之中明白的一些人在替我打抱不平而被我感应到了。一路上,我的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为众生的不醒悟、为他们失去了这次得救的机会而难过、也为我不畏艰险不怕路途遥远为他们而去,他们却不能理解明白而惋惜。就在路上我突然发起高烧,我知道我最近心性不到位,人心太多,用人的情也救不了人。一路上感叹到:网友啊,人海茫茫,我为什么又花钱、又吃力不讨好的要去给你们讲真相送资料呢?我给其他人不是更方便吗?因路途遥远,我当时感到很难受,我知道师尊又为我消减业力,在人世间,我们不知不觉的又会造下业力,如果没有师尊的呵护,我们是一天也修不下去的。

我发现这些人,他们大多数生活的很迷茫,不知生命的真实意义所在,有的在网上为了广交朋友,有的为了缓解内心的空虚无聊,有的则是寻找伴侣,还有寻找情人的。有家庭的、单身的、离异的等等情况,都无所谓了,只要两厢情愿就可凑在一起。接触了这些以后,我才感受到现在这社会的可怕,再这样下去,人走向的是不归之路。我想如果我没学法轮大法,我也不知随波逐流到什么成度,也许命也会丧在此还不自知呢。

修炼这几年使我渐渐去掉了诸多执著,可一接触这复杂的社会,一大堆执著被翻了出来,尤其是在去色欲之心上,几个来回,去的都不是太彻底。有时候我想脱离开这个环境,讲真相的方法有许多,不一定用此种方式。我明白是我的这颗心不清静,如果内心还有肮脏的东西没放下,就会有干扰,自己要时刻知道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啊!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是在证实法,我们的存在就是在证实着法啊。

修炼前,我是一个很赶时髦的人,执著打扮外形。修炼后,自认为外表不追求就是放下了执著。一次,见到几年不见的妹妹说:姐,你这也太朴素了,随后又送我衣物。在以后的不断修炼中我意识到,去执著不是从外表或物质上让人失去什么,关键是修我们的这颗心。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什么都是美好的,从外形直至内心。从那以后,我也薄施粉黛,从平常的说话用词到形象外表,处处体现着大法弟子的风范。修炼以来,我从一个面容憔悴之人转变为容光焕发的健康之人,外表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因此也吸引了许多网友的关注,当然这也是再去我的色欲之心。

有的朋友提出单独见面,我心想这也是有缘之人,白天见面我怕什么?就准备了一些资料带去,没想到有一个人把我带入一个一進门感觉昏暗的咖啡屋……我这才知道这社会怎么都变成这样了啊,还有这样的肮脏地方。从那以后,我尽量不单独见面,大家在一起聚会时,我再去,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样人也多,去一次省时间,又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一开始,觉的很难把握自己的心,有时炼功时也静不下来,现在的社会太复杂,诱惑又多,看能不能把握自己,只有多学法。对照法中讲的:你心目中喜欢的人,扳脖子搂腰的上来,是否真的守的住,我觉的我还差的很远。

新唐人新年神韵晚会节目我看过许多遍,几乎每个节目都使我感动,每当看到《升起的莲》满天的佛众神,还有迈着神佛步态走出来的未来的佛道神们,和听到来自天上的音乐时,我的内心都受到极大的震撼,眼泪也会不知不觉的流下。我在想我能达到那种境界吗?带着常人情中肮脏的心,能去那么神圣的地方吗?有的朋友不明白,说:“你真坚强,面对这些诱惑你能做到不动心,我可做不到,你难道没有七情六欲?”我说:“我比较传统,我也生活在凡世中,也有人的七情六欲,可是我知道不是夫妻就不能做夫妻之间的事,要记住三尺头上有神灵,神目如电啊!不能做损害自己的事了”。有的已经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就直接说:“我学的《转法轮》书中要求我们要做一个好人,按真、善、忍做,不能做这样的坏事。”有的人说:“社会都这样了,你能改变吗?”我说:“那我先改变自己吧……。”

我知道干扰还有,色欲之心还没有去干净,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会从内心扭转过来。自身修的好,讲出来的话才有能量、才能打入众生的生命更微观深处。

四、突破“病业关”

在一次炼第四套功法随机下走时,突然腰象是断了一样不能动,很痛,下肢也好象站立不住,就象是腰间盘脱出的表现。我心里明白这是旧势力在迫害我,如果是消业不应该耽误三件事啊,这走路都不能走了,还怎么去做三件事啊。再说让家人和其他人看到就会说:“你说炼法轮功没病,可你看你自己却是这样了。”这让我怎么去证实法啊。我不能承认这一切对我的强加的迫害,我就是要让人看到修炼法轮功是多么使人受益。

我就炼功,第二天早上三点四十分起来,我扶着墙,慢慢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打坐。发正念时间到了,就发正念,强大的正念,加上师尊的加持,使我第三天正好是周一就去上班了。就这样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切,在师尊的呵护和强大的正念下解体了。试想要是常人的腰间盘脱出,不做手术也要平躺硬板床二、三个月啊。当时我没想这是消业,师尊不会给弟子安排这样的消业,而且在证实法时间这么紧的情况下,怎么会在这方面耽误时间呢。

就在我写这篇体会时,也是干扰很大,就是让我忙的顾不上写,自己也懈怠之心很重。心想“十一”七天放假哪也不去了,就写体会,时间足够了,可“十一”时又有几个聚会,再拖泥带水的心想:到了十月十一、十二日这两天再写吧,可到了十日那天正上班时摔了一跤,疼痛使我坐不下来,坐下来得忍受很大的痛苦。我后来想,这一切不能动摇我写体会的心,虽然我修的不好,还有许多心没放下,但是旧势力残存的因素动不了真正的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我为什么要怕痛呢?疼痛不正是好事吗?师父说:找苦吃还吃不到呢。这点痛算什么啊。这一想反而不太痛了,就这样用两个晚上时间,写了这些。

如有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指出,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