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之场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因有同事拿到我给的真相资料之后举报了我,“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找过我谈话,要求我所谓“不传播”真相。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讲真相,没有配合她,最后她不了了之,悻悻而去。之后我所在部门的一把手又反反复复的劝阻我讲真相,说哪个部门的某某某公开和别人取笑我劝他“三退”,哪个部门的谁谁谁拿着我给他的光盘举报我。作为一个争斗心很强的常人,他好象认为如果没有强大的名与利的诉求与诱惑,我们不可能会这样不顾生死的给世人讲真相,所以问我:我一直搞不明白,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讲真相?有什么动机?我说:很简单,就是要告诉世人迫害真相,让他们不要被邪党的谎言欺骗。他疑惑的看着我,不相信我的话。人如果局限在那种狭隘的为私为我的思维框框中是不可能理解我们这种无私的慈悲行为的,至少在真相大显之前是看不懂的。

和其他很多常人一样,他把这场迫害看成是一场人对人的打击和邪党文化定义下的“政治斗争”。给我列出种种不能、不必讲真相的理由,其中包括大篇幅的例子说明中国人的冷漠与人心的险恶:那些骂共产(邪)党的是因为他们想退党吗?是因为他们觉的自己捞的利益不够多!你还劝那些刚来单位参加工作的小年轻退党。你知道那都是些什么人?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入党?——为了往上爬,为了捞取利益!你几句话,没有一点利益给他,他就能退党?当面答应的挺好,扭头就把你举报了。他还想借举报你的机会表现自己巴结领导呢!

他的话的确给我带来一种悲凉的感受,一种对那些将自己的位置摆放在绝境边缘而难以救度的生命的失望。但是这种感受很快就淡化了,我现在的状态已经不可能被这种失望所带动了,我再一次体验到救人的难度,但是我也知道还有很多人需要救度而且能够得救。

师尊明示过今天的世人尤其是中国人有非同一般的来头,也讲过许多人的危险处境。中国人的这种面对他人遭受迫害所表现出来的冷漠与人心的险恶是谁造成的?有人说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将罪责归于中国传统文化。这种认识本身就是中了邪恶党文化的圈套,其实中共邪党才是罪魁祸首!再高的神转生成人之后也就在迷中了,而且现在末法时期人的道德极度败坏,更增加了人认清真相的难度,而旧势力造出来的那个邪党又使这一切雪上加霜。中共邪党的邪灵对人附了体,用它反神、“拜物”和斗争的邪说给中国人洗了脑,又通过多次残酷的整人杀人运动使人变的人人自危、相互为敌、漠视他人生命。在高压统治下苟且偷生,许多人心态严重变异,为了金钱与权利不择手段。这就使很多本来能够认同大法的人对大法犯了罪,将自己推向无生之门。岂止是他自己,他的毁灭意味着他对应的体系里所有生命的淘汰!

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这件事情促使我更多的向内找自己有漏的地方,以免被邪恶進一步钻空子,同时也从法上考虑怎样做的更好。有一次和同修交流当中,告诉她我的工作单位里几百个员工当中只有两三个在职的同修,她说:“没问题,两三个同修一样能把里面很多人都救了。”她的话对我是一个很好的提醒。我于是想到师尊在《转法轮》中讲过:“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单位、在家里都可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从此,我不仅在心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发正念清除在另外空间控制着人的邪恶因素,而且不断加上这样一念:在我所到之处,用我强大的正念之场纠正人的一切不正常状态,包括人对邪党的恐惧心理,唤醒人的本性,使更多的人认同大法,从而得救。如果一个人本来有向邪恶出卖我的念头,但是在我正念之场的作用之下,他的邪念很可能会解体,他就不会被邪念带动,从而不至于对大法犯罪,也就会有救度的机会。

如果每一个同修都能够时时刻刻用自己强大的正念之场普照周围环境,那我们整体上就会形成一个巨大而坚不可摧的场,包容这个空间的一切生命,包括全部世人,邪恶没有立锥之地,而人的邪念会解体消失,人轻易不会对大法犯罪。这个空间就会向“礼义圆明”之境转变,虽然有人就是不可救要了,但是整体上讲真相救度世人会更容易一些。

“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何况,很明显的可以看出,现在邪恶真是少之又少了。迫害仍然存在,但是早就没有根了,也没了嚣张的气焰,只是在勉强支撑而已。所以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正念正行就不会有问题。在我们正念之场的笼罩归正之下,只有一切变好的可能,没有邪恶钳制我们的份。至于有些恶人和糊涂的理智不清的人如何对待我们,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对我们起不了任何作用。在我们更加成熟而且正法進程已经接近尾声的今天,谁也影响不了我们在所剩无几的时间中抢救更多世人、更多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