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怕的干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日】前一段时间,恶党组织把许多墙壁上写了“举报”大法弟子的电话、标语,我见后要求自己不为其所动,要照样做好三件事。可家人这个劝那个说,要我注意,我的心没有了原来的平静。加上发送真相资料时被坏人跟踪,虽然有惊无险,可怕心却被引出来了。后来同修约我去远乡发真相资料,我被人心干扰着,念头里设想出许多不好的场面。那个念头不是我,我不要它,清除掉。我要想世人看真相资料后的喜悦,他们会夸真相资料写的真好,他们会说原来法轮功都是让人学好的。世人看明白了,他们就得救了。我用这正念把那妄念压没了,但并没有达到师尊要求的堂堂正正。我按约定见到同修后,看到了他们的坦荡,他们身上没有怕的影子,言行自然、大方,且正念极强。在去远乡发资料的路上,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唱“跨越千山万水,我一次又一次的为你而来,可贵的中国人呀……”,我和他们在一起真舒服,没有丝毫的怕,我想起了这就是师尊讲的这个纯正的能量场,我感到了自己和他们的差距有多大。

在发送资料中,他们也是堂堂正正的,可我就怕狗叫,前面一有狗叫,我就拐回去。同修说我:“别怕,直走过去。”可我还是怕,同修自己直走过去了。后来为狗叫的事同修们和我切磋:“狗要叫。我就对它说‘你干扰你主人得救,对你不好’,它就不叫了。”“有四个狗在一块儿,咱从它们跟前走来走去没一个叫的,咱不许它们叫。”听着同修们的话,我真高兴,他们做的可真好,我咋就没起来呢?这就是修炼层次的差距呀。

后来的几天里,自己因为墙上写有举报大法弟子的电话,我不敢再去面对面讲真相,并且自我安慰:“我发资料、用真相钱币,不当面讲真相好象也说的过去,就在家好好学法吧。”可自己明知这心态是不对的。

学到师尊讲的“附体动物”这部份法时,我体会到:那个附体动物在特定的环境中得了一点功,有了点功能,就能控制人来看病,指使报社的记者做事,它什么都不是都有这个能力,而自己是大法弟子,并且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伟大的师尊给了我很多的功能神通,上万种而不止,我更有能力控制人控制有坏思想的人,不许他对大法、对大法弟子行恶、犯罪。师尊也讲“一个常人的大脑被控制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转法轮》),我有能力!其实,我们讲真相中遇到的绝大多数都是有善念良知的人,认清了中共恶党祸害百姓的人,他们根本不会去举报,根本没人理会墙上的电话号码。

有个同修曾说我:“师尊给你的神通你不知道用,讲真相也是用人心去做事。”我确实如此。在好一点的环境里讲真相还可以,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被干扰,因为忘记了自己是个很有本事、具有许多的神通,完全能够左右常人的大法弟子,更忘记了时时都有师尊的看护。其实常人如果没有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控,也不会如何如何,既然主要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在行恶,我们发正念解体了它们,一切也就好做了。

师尊看我不能面对面讲真相,为我着急,在梦中点化我:几摞子的碗(晚)放了一面板,告诉我碗(晚)很多了。想着师尊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操劳,我是愧悔不及:自己走進大法的门十多年了,摔的跟头不计其数,哪一次都不是师尊把我拉起来往前送,我才走到了现在,如果不是师尊的慈悲珍惜,我早就迷丢了。唯望自己能早日成熟起来,真正做到坚修大法紧随师尊。

我不能再被墙上的电话号码吓住,不能被这个假相干扰。我又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了。结果几个人都愿意三退。明白真相后的陌生人对我感激不尽,有的甚至说“咱们说话可真对劲,你以后闲了咱们再聊。”有的说:“今后再见到我,你可还和我说话啊。”我为他们得救而高兴,为自己冲破怕的干扰而高兴。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有欢喜心:“都是师尊的慈悲才使他们得救了,我什么也没有做。”师尊讲:“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现在我感受到了师尊时常要求我们的堂堂正正、坦坦荡荡,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冲破怕心后的轻松快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