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 每次走过一些关,自己觉的很自然。都是师父苦心安排造就。师父让我们能过得去,同时在过程中让我们把执著修去了。回顾过去修炼的路,好比这么一番景象:有时觉的前路千难万难,就象眼前一片沼泽,哪有路啊。但是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就是往前走,走着走着,师父出现了,师父好慈祥。师父弯下身,亲自为弟子的脚下铺上一块长长的、干净的新木板……眼前的泥泞变成了通途。

——本文作者


师父好!
同修好!

一、法中修去怕心

我悟到,旧宇宙中生命的一个很突出的表现,是保护自己本质上不受伤害,在一定层次中的人中的表现,就是怕心。修去怕心的过程,也是一个生命从本质上开始变的无私的过程。修去怕心的过程,体现出敢不敢跟师父走的问题。这条修炼的路源于对大法的深刻理解,需要在实修证实大法中、讲清真相中、扎实的走过来的。

有时在思想中偶尔反映出来对于邪恶形势的顾虑,但这些拦不住自己。相反,在大陆邪恶的环境中,能越来越变的堂堂正正、大大方方,在证实法中越来越主动。

自己能做到这些,是因为转变了一个观念,就是能在救人中真正做到“先他后我”,把众生的得救看的比自己的安全更重要。真的能做到这一点以后,感觉怕心就离我远去了。在生活中,在大法项目中,救度众生往往能如意发挥。一切显的平和,没有风险。这与以往的状态大大的不同。也许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看问题,和骨子里还多多少少立足于个人修炼提高而修炼,修炼的实质差别相当大,体现出来的证实法的状态也大有不同。

回想修去怕心,经历了许多过程。最开始的突破,是源于大量背法。当时怕心重,不敢走出来证实法,我就求师父:“师父,弟子对于后期讲法看不懂,弟子也要象同修一样去救人!”在那段时间,坚持每天都背《转法轮》。那是怎样的一段时间啊!我感到自己在法中飞升,师父经常点化我,大法的超常法理常常展现出来。每次看到法理的更深的内涵,就觉的那一层全明白了。那段时间真是突飞猛進的。有时看到一句法,却看到法理后面一个广阔的法理的世界,在理性上一下子全能明白。有时捧起《转法轮》来背,发现翻开的这一页,句句展现法背后的内涵,真是句句是天机啊!仰望着天空,和师父说:“师父啊!这么大的法,我也得了,我怎么得了这么大的法了……”

背书、学法,是一切的基础。其实从根本上升华对大法的认识、从根本上去除执著,都是靠的大法的威力。一个修炼中的人,要去除执著,如果学法不够,那是很难很难。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悟到,只有大法、只有大法的无边法力,才能够使一个生命,从微观中破除根本上的执著因素,才能从旧宇宙中走出来成为新的生命。

只有学法才能做到。在背书方面,师父在法中说过,师父说:“我们有能力的、年富力强的,除了年岁大的、记忆力不好的,都要把这书背一背,也许我提的很高了,要求太高了。可是有许多地区,很多学员都背的非常熟,人家学习的时候根本都不用书,都背着念。”(《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关于正法的意见〉)我悟到当时是在辅导员会议上说的,实际也是对于想精進的,对于自己要求严格的弟子的点化。师父说的弟子能做的到,那是提高的最快的。

注重背书,在法理上迅速突破过来了。但在实修中,还是有些“怕”。回顾以前的历史,多次被迫害,心里没底。多亏溶入集体学法,同修的正念正行,让自己看到了希望。

我想:“他们做的这么好,按照大法做,不是很安全吗?”同修们带我去发资料,我不敢发,我就帮助发正念。这样经常去,每次去的体会都非同一般。我渐渐的不那么怕了。

我从自己能做的做起。不敢和生人讲真相,但我发现自己去购物的时候,敢开口讲,去坐“摩的”的时候,敢开口讲。我每次就都抓住机会讲。我想,我一定把自己的能力用足。我把利用购物、坐摩的等机会讲真相,当成自己要做的一个项目,找着机会就去做,天天当作正事坚持。

讲着讲着就突破了。现在我知道,每次我们去为众生做什么,师父在另外空间给我们好多好多,把那个怕的物质就这么一次次往下拿,所以自然就突破了。

后来,我敢接触讲真相用的实物了。开始从同修那里拿来几个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放在荷包里,感觉就象揣着几个炸弹一样的怕。后来,自己敢送给摩的司机了,次数多了,渐渐这个心就去了。

第一次发光盘,是看过“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以后。晚会演的真好,自己哭了,立志要传给世人。正好同修送来几个,在坐公车的时候,我说“我是新唐人电视台的宣传员,这是我们电视台最好的节目,免费送您看。”效果不错。

从此,面对面介绍光盘成为每天重视的项目。我坚持着,但不强为。从少到多,渐渐的认识上、能力上突破了。

这时,我开始敢于想到自己做资料。

回想证实法的一幕一幕,从敢于走出来的时候起,我就没有满足过。在心性状态上一旦突破,就会开始着手新的阶段的证实法的项目。一步一步的能做的更好。

资料点位于城郊,一周去一次,准备好一周的资料。

说起资料点,也是几经起伏。开始买了打印机,用上了,后来起了怕心,又送给同修了。后来买了刻录机,做了一段,又送走了。同修打趣说:“拜托下次不要再买了,你买了又送到我这,我还不知道别人用不用得上。”我心里说,“我这资料点还是要建的,机器还是要买,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一定能稳定下来的。”

后来,开始有了自己的甲、乙两个资料点,是因为防止噪音大,把刻录机和打印机分开放了。

过程中,点点滴滴,都在修去怕心。遇到好多大小事,我都向内找,在法上想,升华的很快。放下生死救众生,付出的多,得到的……我能感受到在法中的飞升。与原来在家不出来时,所想象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的。

怕心的根子,就在那时解体了。我感到我过去好多生死关,虽然没有真的经历什么险事,但是对心灵的撞击是不轻松的。过程中,在师尊的点化下,在每一件小事对照大法中,在对于怕心的挖根中,我感到自己的生命真的新生了!人的思维框框被冲破,我按照大法法理来行事。

有一次,一天丢了三把锁。甲资料点的锁头好好的突然不见了,找找自己的心没找到究竟。修车,车锁让修车师傅修的也不见了。而乙资料点的柜子锁也坏了。

乙资料点装的是铁门,因此无法自己加挂小锁,而房东是有铁门钥匙的。为了让房东老板不要觉的惊奇,我在房内添置了小柜子,把打印机锁進去正好。自己觉的很高兴。而现在,柜子锁坏了……

我冷静下来,看看今天这三把锁,究竟是在告诉我什么?

我找自己的执著和弱点,从这里下手,从法中归正,我想这是正确的一个思维方向。我看到,自己太依赖于“锁”了。依赖于常人的物件——锁,来保护自己的安全。而修炼人要用正念和对大法法理的坚定,彻底否定一切迫害因素,彻底不承认一切迫害因素,来保证安全。长期走人的思维维护安全,还不是真正的安全,要转变观念才安全。

我放下心来,把自己交给师父。我想:“我坚信,做救度众生的事情谁也不敢迫害。我把心放下,堂堂正正。”

这时发现,乙资料点的小柜子,锁坏的很特别。用力能拉出来,不用力,门关的很好,轻易看不出来。我决心用修炼人的办法考虑“安全问题”,我想可以不必换锁了。

自此,乙资料点的柜子一直没有换新锁。同修说:“那你把大门锁换换”。我说:“不用了,不换倒觉的心里很踏实,我用正念把门锁好了。”我想:“心中没有迫害的概念,什么事也没有。”

甲乙资料点真正的稳定下来,是在经过了一件事情以后。同修小郭(化名)去乙资料点做资料,我迟到了一会。一進门,看到小郭在看书呢。我说:“咱们抓紧打印吧。”

小郭说:“你看看那是什么?”
我顺着方向一看,地上一摊烟灰。“烟灰呀!”我准备干活。
小郭说,“你不抽烟、我不抽烟,烟灰哪来的呀?”
我才反应过来,“噢,烟灰哪来的?”

因为自己一段时间来都是从心底否定迫害,也就没有考虑做资料还会带来什么“安全问题”。我在渐渐的跳出这些思维了。我坚信做资料是安全的,谁也不敢动。那我管它烟灰是哪来的呢?哪来的都与我们做正事无关。我只认在大法中悟到的正理:因为我坚定的“不允许”迫害的发生,迫害就一定发生不了。

我把烟灰打扫打扫,心里觉的这旧势力的把戏好笑,“噢,想把我拖入以前的思维,让我顺着你们的迫害逻辑思维开始害怕,然后放大怕心的执著,以此为把柄迫害我?那是不可能的了,迫害与我们无关,与我们救度众生无关。”心中法理很清晰,觉的自己做的到,不是强为的。

从那以后,资料点大大小小的状态就都平静了。我们的资料点真正的稳定下来了。一直到后来搬家,一切都很好。我从此从心底里不害怕了。

每次走过一些关,自己觉的很自然。都是师父苦心安排造就。师父让我们能过得去,同时在过程中让我们把执著修去了。我能感受到师父的苦心,每一件大大小小的事,每一次,对人的观念的转变。师父让我们能够行。

回顾过去修炼的路,好比这么一番景象:有时觉的前路千难万难,就象眼前一片沼泽,哪有路啊。但是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就是往前走,走着走着,师父出现了,师父好慈祥。师父弯下身,亲自为弟子的脚下铺上一块长长的、干净的新木板……眼前的泥泞变成了通途。

每一次,因为怕心有点走不过去了,师父看到弟子往前走的心。师父巧安排。有时师父在法中点化,展现法理玄奥,怕心不见了。有时师父安排精進的同修带弟子做真相,怕心不见了。有时在最困难的时候,师父看到弟子哪怕只有一小部份的正念,师父展现事情的神奇变化,怕心又不见了。师父启悟弟子悟道。

直到渐渐能抛去保护自己的私,以大法为大,以众生为重,渐渐觉的“怕”字与自己无缘,感受到放下执著的轻松和美妙。

二、大法开启智慧

在此仅举一个方面的例子:

我自小生性有些木讷,不善言辞。走入修炼后,大法打开了我的思维,我变的能说会道,善于思考,思维敏捷,看问题直透本质。法轮大法讲述的,是高于常人社会一切学说的真理,大法修炼者跳出常人社会的思维局限看常人社会,自然就一目了然了。

有一次坐火车出差,想和周围的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从任何一个小问题入手,都能升华到宏观。那天我们谈了哲学、宗教、企业文化、创业、经济、邪党在中国经济领域扮演的恶劣角色、文化、马列主义的实质、人生的根本问题、道德的涵义、法轮大法的美好等等等等。感觉智慧源源不断的往外淌。乘客们都听的津津有味。临近深夜,虽然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周围的乘客却几乎都不睡了,从眼神中看的出大家愿意听。一位念清华大学的研究生,听着听着,开始认真的做起笔记来。下车的时候,前排的一位大姐特意起来与我握手,“小伙子,你说的太好了,我和儿子昨晚都没睡,爱听,下次再和我们多讲点!”

这样的事情,多年来,发生了很多次。人们爱听我讲大法好、讲退党。我也能根据不同的对像,讲他们关心的事,再引申到主题。我慈悲他们,发自心底的爱他们,我希望他们得救。他们也都喜欢和我交流,觉的我言辞风趣,性格天真。

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使我从一个很平常的状态,升华到成为一个有志、有识、有胆略、有气质、心怀众生的一个新的生命。

一切来源于师父!我决心用大法赋予自己的能力广救众生。

三、大面积救人的洪愿

在证实大法的历程中,经历了一个思想的转变。从原来“我要做”、“我做了”,升华到“尽量能救度一切能救度的众生”。

从原来的“自己不要被迫害”、“开创本地区证实法的环境”,升华到“从根本上解体一切迫害大法的因素”、“不允许任何迫害大法的事情的发生,根本上彻底否定这一切”。

心中有一个洪愿:“师父来救度众生,弟子们顺应师父的愿望,要把一切能救度的人尽量都救了。”

师父说:“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弟子们就往这方面去努力。

救度众生靠的是整体。大面积救人,也需要在各个项目方面有大的突破。大家怎样协调一致做好呢?

详细的一些过程在此不多论述。我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的心愿是一样的。我相信,师尊亲自来到人间,率领众神众弟子正法,救度众生。而世间的局势也一定是配合上来的,世间的器物、条件也一定是配合上来的。

我悟到:三界的环境,一切顺应正法而变化,历史上以前的安排,也都要顺应正法需要而变化。况且三界经过久远的安排,其中早已有了此时全面解体迫害、救度众生的伏笔。各种技术、各种条件,已经兼备,而且还在不断的完善之中。

万事俱备,就等着大法弟子整体的正念升华上来,大法弟子整体的配合协同起来,大法弟子全面解体迫害、大面积救度众生的正念坚定起来。

师父等着我们都走出人来。

以上为个人的理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