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去怕心 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一名十九岁的大法弟子,从五岁多就开始接触大法了。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我才十岁,当时铺天盖地的打压使我一下子失去了往日修炼的环境,对那时学法不深的我来说真好象天塌了一样,从此,我的心里就时常充满了“怕”。随着不断的在法中提高,我讲真相越来越顺利,怕心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去了很多,我开始大面积向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在学好法、发好正念的基础上用慈悲唤醒世人的善良本性,很多有缘人摆脱了邪恶,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很多时候讲真相时都能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
——本文作者

我是一名十九岁的大法弟子,从五岁多就开始接触大法了。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我才十岁,当时铺天盖地的打压使我一下子失去了往日修炼的环境。周围环境的巨大变化,对那时学法不深的我来说真好象天塌了一样,从此,我的心里就时常充满了“怕”:怕看到电视上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节目、怕自己的亲人同修受到迫害、怕听到别人对大法口出恶言……甚至后来随学校到国外一景点旅游,看到海外大法弟子发资料讲真相时,我都不敢坦然走上前去,怕同学们说我什么……

当时我的状态就是“怕”,但因为我学法不深,也不知道这就是该去的执著,所以就这么被“怕”困扰着,不知所措,裹足不前。当正念足、学法扎实的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大法时,我却在家里躲着、不敢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

本来在迫害发生之前,我学法就不多,也不好好炼功。到九九年以后,我学法就更少了,加上爸爸反对,所以我和妈妈(同修)总是在晚上睡觉前听一会儿法。好在当时我没有放下修炼,心里一直觉的自己是大法弟子;而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小弟子,时时保护着我,并点化我好好修炼。

记的我上小学时,偶尔就会感到身体里有暖暖的东西在流动,现在看来,那正是来自师父的鼓励。记的有一次我正在屋里读《转法轮》时,爸爸来了,他气恼的跟我说了一些话,叫我不要看了,我当时心里跳的厉害,我就在心里喊“师父帮帮我呀”,最后爸爸站了一会儿就扭头走了。

后来我有机会看到了师父的新讲法,从而知道了这场邪恶的迫害是怎么回事,我们没有错,大法坚不可摧。每一次看完法,我都信心大增,“怕”的物质一层层去掉,我开始试着向与我关系很好的同学讲真相。那时,我在决定要讲之前也“怕”的厉害,但我想到了师父的嘱托,师父告诉我们要救人,我就横下一条心,在与同学单独相处的时候讲。我告诉她们法轮功不象电视里说的那样,是被冤枉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很多法轮功学员因自己的信仰而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她们有的明白了真相,有的仍被谎言所迷惑,有的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现在回想起来,迫害开始的那几年里我真的做的很不好,学法太少,怕心很重,各种执著心也多,都在阻碍着我精進实修、救度众生。我知道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我“怕”自己修不成,曾经下了好几次决心要精進起来,可是没过几天又懈怠下来。

直到初三中考前的一段时间,我终于行动起来开始大量学法。我不仅大量的读《转法轮》,还捧着《新经文》从头到尾的读,在学法的过程中我明白了自己在世上活着的真正意义,我知道了自己有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在身。后来,我又下决心开始背法。开始觉的背法很难很难,可是当我真的横下心去背的时候,就真的背下来了。我在背第二遍《转法轮》的时候是和另一名小同修一起背的,两个人互相督促,互相检查。我们背完《转法轮》后又开始背一些短篇的经文,如《精進要旨》、《新经文》中的一些短的经文和《洪吟》。在背法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心性在逐渐的跟上,怕心越来越小,正念越来越足,真是有脱胎换骨的感觉。

去同修家集体学法的过程也是去怕心的过程。曾有同修告诉我那个小区有特务什么的,另外那个小区有监视器,所以我每次去时总是很紧张,一路发着正念,心里也不是很稳。我有时就背师父的法:“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背着背着,心里就稳下来了,我就想: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

随着日复一日的学法,我的怕心越来越小,发资料时的状态也越来越好。刚开始发真相资料时,我的心里、身体都很紧张,甚至我走楼梯的时候腿都发软,把真相资料插在门上就赶快走,反正是没有堂堂正正的状态。到后来,就很稳了。我和妈妈出去之前先发正念,去时一路上发正念,发放资料过程中也正念不停,稳稳当当的把资料放在合适的地方,希望得到真相的人珍惜、得救。

除了参加集体学法、发资料的过程是在去怕心,平时在家时我也碰到了去怕心的“关”。那是几年前的一个下雪的夜晚,妈妈差不多在下午三、四点钟就出去了,可是到了晚上八、九点钟也没回来,我就很着急,怕心使我心神不定,怕妈妈出了什么事,就站在窗户前等着,发着正念,但心里一点也不稳,其实这就是亲情不放、“怕”心不去的表现。最后妈妈终于回来了,其实啥事也没有,原来是妈妈烫头发去了。后来还有类似的考验,我发现当我担心的怕什么时,妈妈总也不回来;当我把心一放,坦坦荡荡,就想着妈妈也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我就按时发正念好了,一会儿妈妈就回来了。

《明慧周刊》发表后,我有幸每周能看到《明慧周刊》上的文章,看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同修学法的扎实和救度众生中的无私无畏。同时也伴随着更深入的学法,我明白了怕心就是“私”的一种体现,是为了自己而怕;同时“怕”也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是要同化“真、善、忍”特性的。明白法理后,我就有意识的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排斥怕心,在证实法的过程中增强正念、清除怕心。怕心小了,正念强了,我又开始了向世人讲真相。

最初我讲真相的对像是学校里的同学。我从和我比较熟的同学讲起,再一点点的扩大范围。我发现面对面讲真相真是去除执著心、尤其是怕心的好机会。有的时候我头脑中的观念在障碍着我,让我开不了口讲真相,认为这个人不好讲通、那个人不好讲通,怕来怕去的,犹犹豫豫不敢张口。可我转念一想,今天单独遇到他(她)了,就是师父在让我救他(她)啊,我一定用最大的正念救度众生,请师父加持我。正念一出,什么怕心、什么观念也阻挡不了我救人。我对着他们持续发出强大的正念(在时间允许的条件下),解体他们空间场中的一切邪恶因素,清除阻碍他们得救的一切邪恶,让他们最好的一面和他(她)合为一体。当我把真相讲给他们时,很多我过去认为“不好讲通”的同学也欣然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随着不断的在法中提高,我讲真相越来越顺利,怕心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去了很多,我开始大面积向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在学好法、发好正念的基础上用慈悲唤醒世人的善良本性,很多有缘人摆脱了邪恶,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很多时候讲真相时都能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心里不怕,偶尔有怕的念头也能立即用正念否定它,这样智慧就象泉水一样涓涓流出;而且师父总是把众生推到我身边,让我能最大效率的救度众生,当我正念很强时,真的是有缘人一个接一个的来到我身边、听我讲真相。

记的有一次到公园里看到七、八个岁数不等的男孩在玩闹,我就很想救他们。我求师父加持我,就鼓足勇气自然的走近他们,结果他们都不玩了,排成一列坐着。我就和他们搭话,问他们都多大了,然后跟他们仔细的讲真相,用他们能理解的方式开导,告诉他们退出邪党组织的重要性,后来他们一一点头同意了。这时,晴朗的天空上突然出现了一条小小的彩虹,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

奥运前一阵,我认识的一位同修被非法绑架,周围的一切似乎变的紧张起来,我心里也很不静,又有“怕”在作怪。我捧着《转法轮》读啊读,除了读法就是发正念,我的心逐渐平静了下来,心中从新被正念所充实,感到十分祥和、温暖。真的是大法的无边威力啊。

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我想到,不要怕,不要退缩,师父说要我们救人,就是对的,我就要去理智、清醒的做好。奥运期间,我正在放假,没有什么学习任务。我背一上午的法,发好正念,下午就出去讲真相。我摆正心态:我就是去救人的,不能让任何众生在这件事上犯罪,救人的事谁也动不了。当我看到巡逻的人或警察时,我就用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我发现每次同有缘人讲真相时,那些巡逻的人都离我们很远,并且讲真相的效率并没有由于外界的什么变化而受到影响。我知道一切都是随我们的心性在变化,我悟到,当我们完全溶于法中时,我们就是法的一个粒子,是法在世间的体现,那么也就是谁也动不了的,是坚不可摧的。

是师父把我从“怕”的阴暗中拯救出来,是法指导我稳定的做好救度众生的事。我在去怕心的过程中树立起强大的正念,真正成为一个法粒子。当然,我还有很多做的不足的地方,与那些一直做的很好的同修还是差的很远。但我会在法中不断精進的。

再次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因层次有限,如有偏颇,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