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关,重瘫后又健步如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前些天某日走路时,迎面走来一人,从个头,身形及健步如飞的姿态,像是B同修……真是她!白净细腻的脸上透着笑容,表情上还是那么悠然、怡静和祥和。

零七年末,笔者就听到了年近七十的老年大法弟子B同修严重摔伤重瘫在床的消息,深感痛惜与惦记。经过这场魔难,不但没打倒她,还使她更强劲、更刚毅、也更年轻了。我惊愕的上下打量她,她平静的向我讲述了她的这段经历:

她的女儿患严重精神病,已有十多年病史,经过多次住院治疗不见好转。那些天又发作了,连续五天不吃饭,瘦的皮包骨。她说:我这当母亲的不忍心看着她这样饿死,强迫喂她饭。没想到疯女儿冷不防将我用力推倒,重重摔在地上。我的腰被什么东西碰撞之后又硌了一下,躺在地上动弹不了。家人费力把我弄到床上,我已丝毫不能动了。不能翻身,不能抬腿,更不能坐起,已丧失了一切自制、自理能力。

家人把我弄到医院拍片,说是脊椎骨受损错位。有一端骨节受挫撞已“堆了”,呈严重损伤状。而且由于错位压迫周围神经,整个腰部疼痛酸麻,两下肢不听使唤。医生说这种情况一时好不了,年岁又大,只能是躺在床上静养,维持十年、二十年……也是这种情况。我明白,医生的断言正是旧势力对我这样的安排。重瘫卧床,一直就得这样?就得服从旧势力的安排就得顺着它指定的路走?不行!师父要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即使历史上真的曾有过与它(旧势力)在这方面的签约那也不行,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我就是按照师父说的做,就听师父的安排。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在这正法时期的最后时候,“抢人”、“救人”的紧要关头,旧势力借机放倒我达到迫害我、毁灭众生和破坏大法的罪恶目地。我决不承认这种安排,即使我有业力也不认可这种消法,师父安排我们在做好“三件事”中,在“救人”、“抢人”兑现史前大愿中不断归正自己、消除业力。

现在旧势力下毒手,给我造成巨大的“劫难”,我该怎么办?师父的法理映入脑中。师父说:“正法是绝对严肃的,开始修炼时应该做的师父都已经给你们做了,现在就得靠你正念闯关了。你正念足了师父就能帮你。你正念不足、达不到标准,师父一动就牵扯那么大的事情。所以一旦大法弟子你修炼的路安排好了,基本上是谁也不能轻易动的,无论是好的坏的都对你无能为力。谁想给你点特殊好处都加不進来,谁想给你点特殊的不是属于你修炼过程中原有的东西,谁想额外的迫害你,都做不到。除非你自己做不好带来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师父的法理犹如指路明灯。通过学法,我心里亮堂了,不灰心不气馁,下决心正念闯关,不负师父厚望。

我躺在床上开始了大量时间的学法、听法、炼功,发正念清理空间场。炼功时主要是靠意念支配另外空间的身体完成每一个动作。同修知道我的情况后与我切磋,向内找漏,查出很多人心,尤其“情”对我造成的巨大危害,帮我在法上认识。我正念更强信心更足了,闯出难关的决心更大了。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师父看我这颗坚定的心,强大的正念,真的帮啊!那些天里每天总感觉师父不停的给我灌顶,清理身体,从头到脚总是被罩在一个巨大的能量场里边。还明显感觉腰部创伤外围有法轮不停的旋转。伤部的深层,似乎又有一只大手正在疗伤:有推拿感、抚揉按摩感等。总之,麻酥酥、热呼呼还象通上电了,很舒服。试着抬抬腿,伸伸腰,不那么疼敢动弹了。

逐渐的,能翻身,能坐起,能下地,能站立能迈步走动了。痛感由明显减轻到消失,身体的康复一天比一天進展快。

我知道,在另外空间,师父帮我修复了脊椎骨损伤的部份,并使错位的骨节上下对正、复原,使其周围受损的神经又恢复了正常的功能。这非人力所为的一切,现代医学(科技)望而生畏无可奈何的事情,只有我们伟大的师父能做,能有这回天之力,能开创出大法在人间的奇迹!

接着,我又能活动自如,也能做家务了。七十多天以后,我终于能上下楼行走,又投入到讲真相、劝“三退”的正法洪流中来了。说到这里,B同修眼里噙满了泪水,无比激动的说:万分感谢恩师为恢复我的身体耗尽无数心血,用回天之力,又赐给了我新的生命。

我的新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的修炼路是师父安排的。在这最后的最后,在讲真相劝“三退”兑现史前大愿中不断归正自己,走正走好每一步,不辜负师父对我的圣恩和厚望。

望着B同修远去的背影,我的脑海中映出《洪吟二》〈师徒恩〉中一句诗:“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