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资料工作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我是九七年得法,九八年春天开始正式修炼。可惜的是,请了《转法轮》,学会了五套功法就回家独自学法炼功,不知集体学法炼功的重要性,一直没能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现在想起来真是惋惜。尽管自己不是很精進,但即使恶党迫害法轮功再残酷和猖狂,也没能动摇我对大法的正信。在它迫害最猖獗的二零零零年,我出差在火车上也总是捧着小本《转法轮》学法,对沿途恶警的盘查不动心。心想:怕什么,既然认定大法是正的,不管是什么环境下都要修炼。也正是由于当时自己心中没有怕,加上师父的加持,恶警一般走到我的跟前转身就离开了。我想我这时的状态,可能就是后来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所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这种状况吧。我想,这大概也是后来我能长期在做资料工作中能坚持不懈的基本原因。

随其自然成为资料点的一员

二零零零年夏天的一天下午,同修找到了我的门市,告诉我他因发真相资料被恶党徒发现,现在到处抓他,问我是否敢收留他。我想同修是在为大法做事,是当时来讲最需要的事,任何邪恶都不配迫害他,所以我当场表示:随时可以过来。同修过来住了一段时间,认为环境比较合适,随后又过来三位同修。这样我们就形成了一个集体,大家一起学法、炼功、发真相资料。现在回想起来是师父把精進的同修安排到我的身边来,把不精進的我从新拽起。这是师父对我的最大的关心和爱护!

那时我们当地的真相资料就是靠这几位同修每星期从外地取回再发下去。二零零一年邻县的资料点遭到破坏,我们几个就在我家建立了资料点,我很自然的参与到资料点的工作中。

二零零二年出于安全的考虑,资料点由我家搬出,我仍然负责资料的传递。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当地同修慢慢的在魔难中成熟起来,真相资料需求量不断增加。这样我每星期都要和另一同修骑摩托车各带三大编织袋真相资料往下派发。我们一路发着正念,没有怕心,畅通无阻。

随着大法弟子走出来讲真相的面越来越广,对资料的数量要求越来越大,种类也更多,质量也要更高,工作量在不断的增加,我由当时只负责传递资料到今天的要负责耗材购進、机器维修、上网下载、打印资料等等。在师父的点悟、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平稳地走到了今天,我衷心的感谢师父对我的呵护,感谢同修对我的无私帮助。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二零零二年下半年,由于邻县同修被邪恶迫害承受不住,把我们这个资料点供出,资料点同修得知消息后,不顾个人的安危,抢在第一时间将一体机及耗材迁移,待邪恶赶到,一无所获。恶警威胁资料点所在地的那位同修的家人,家人一身正气,坚决不配合邪恶,全盘否定出卖资料点的那个“同修”的指控,最终邪恶灰溜溜的离开。

这时,一台一体机无法满足同修们对资料的需求,于是我们又增加了一台一体机,将资料点由一个分为二个。我义不容辞的负责了其中一个,并负责二个资料点的耗材供应及机器维修。每次外出购买耗材、或维修机器,都是对我心性的考验。一次外出购买耗材,刚到外地就下起了小雨,并且越下越大,司机说:“今天无法装车了。”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干扰,心里不停的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对师父正法的一切干扰,对我们证实法的资料工作的破坏,坚定的对司机讲:“你尽管开车,我们有师父保护,一切都会顺利。”司机不是大法学员,但家人中有炼法轮功的,对大法有正确的认识。雨越下越大,当我们到达商家时简直就象瓢泼似的。我心里不停的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心里很稳,也没有任何杂念和想法。待司机向库房倒车时,雨突然变小,当车停下时雨全停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加持就对商家说:赶快装车,以免雨大装不了车。刚装完车,雨又下了起来。我们在雨中顺利的回到家。司机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03年出于安全的考虑,决定将资料点搬到三十里外的同修家中。可是我们没有运输工具,就借了同修的农用手扶车。我对驾驶手扶车没经验,但大法需要,我就毫不犹豫的驾上手扶车开往同修家。一路顺利,但在進同修的村时,看到街上有村民在乘凉,心里有点不稳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个下坡的拐弯处,车子失控,一下子就把我甩下车去,摔倒在地,可我的手还紧握着车把,车继续往前开,把我往前拖了有两米,为了手扶车上的一体机及耗材不受损失,避免手扶车翻车后引起村民的围观,造成新的资料点无法正常工作,我顾不上痛,用力一按车把,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又坐回到了车座上,我的臀部一阵疼痛,我知道这回摔狠了。到达资料点臀部的血已经和裤子粘在了一起。我顾不得这些,安置好机器后连夜往回返,途中我的臀部已经痛的不敢坐了,一路上站着把手扶车开回同修家。奇特的是,第二天睡醒觉,臀部不痛了,也不影响干其它工作。这件事让我切实体会到无论做什么神圣的事,心一定要在法上,旧势力在虎视眈眈的瞅着我们。

2005年夏季的一天晚上,大雨哗哗的下着,我从资料点取回资料,刚走到我的门市,摩托车熄火了,再怎么发动也发动不着,我知道是火花塞進水了,就用煤气灶烧了烧安上了,我们通常不管天气多么恶劣,都会按时的将资料送出,以免接资料的同修着急或不安(一般不用电话联系)。但又担心路上火花塞進水发动不起来。担心归担心,资料还是要送的。当资料刚送到甲地,摩托车就发动不起来了,怎么办呢?车上还有资料,要是推着摩托车走可麻烦了,因距乙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这时想起《明慧周刊》上的一篇文章曾介绍,同修的摩托车路上没有油了,求师父加持使摩托车继续行驶的故事,于是我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干扰因素,并诚恳的求师父加持让我的摩托车发动起来,避免资料受到损失,以免同修担心,没有考虑我是否要推摩托车走,什么时间回家等等,待我一脚蹬下去,摩托车发动了,我将资料送到乙地并顺利的回到我的门市部。刚到门市,摩托车就熄火了,再也发动不起来了。

在利益面前不动心,无条件的归正自己

由于自己多年来一直负责耗材的购進,商家为了讨好我,每次我去進货他们都会给些厂商赠送的礼品,如雨伞、皮带、毛巾等小东西。面对这些赠品,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属于当地同修的,自己无权利支配。

记得第一次去购耗材,对方赠了几把雨伞。我知道咱资料点的同修在接收、分派资料时,通常不管天气如何都是按时去做的,于是自作主张分给每个同修一把雨伞。回家后,感到自己的行为不在法上,难道资料点的同修就有这个特权吗?这样做不对,就和同修切磋,同修也感到这样做不妥,决定再遇见此类事情,把赠品拿到我的门市卖掉,把卖掉的钱用来购买耗材。

工作再忙,也不能忽视学法炼功

由于八月十五是我们商业的黄金季节,05年农历八月那段时间我自家的买卖业务量增多,再加上我还要负责几个乡镇的资料印刷及接送,人静不下也安不下心学法炼功。达不到修炼人的状态。在一次运送资料途中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事情是这样的:

晚七点多钟,我趁夜色将资料带上,去三十里外的资料点送资料,一路上发正念,顺利的到达。同修把三退名单装進方便袋给我。我就往回返,返回途中忘记了发正念,认为资料送下去了,心情轻松了许多,车速很快,在离家将近十里路的时候,突然前方出现一个大坑,坑里填有石块,绕开已来不及了,我就紧急刹车,由于刹车过急,加之后刹车不太紧,摩托车后轮向前腾空而起,正好把我摔向坑内,我头朝下摔下去就不省人事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醒了过来。第一念别把同修的三退名单丢了,起身就把摩托车扶起,到摩托车前筐一把抓出三退名单放進裤兜里,这时我感到天旋地转,四周灰蒙蒙的,分不清东西南北,也记不起自己所在位置,感到站不稳,就躺在路上发正念铲除迫害我的一切旧势力黑手乱鬼及坏神,并请师父加持我。约十多分钟后,眼前就象演戏的幕一样,缓缓的拉开,出现了路,山及树木,我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了,且发现路上的车都绕我而行。回到门市,妻子(同修)发现我满脸是血,而且由于时间长血在脸上都干了,血结了厚厚的一层,还没来得及问事情的经过,正好该发十二点正念。事后我这才知道我在路上竟昏迷了三个多小时。

晚上我和妻子向内找,知道近段时间人的东西占了上风,修炼有点懈怠,我们决心归正自己。第二天早上妻子用盐水把我脸上的血洗净。我的邻居是医生,家中有炼法轮功的,比较明白真相。早上到我门市看到我脸上的伤吓的不敢动手,坚持让我去医院清理,我笑了笑说:没事,你放心吧。三天后她发现我的脸上摔伤的皮就开始脱了,说:真神了!一周后我再去交接资料时,同修居然没看出我受过伤。

我知道在这过程中,是师父给我承担了一切,伤的那么重,始终不感到痛,晚上睡觉能感到有人用手抚摸我的脸似的,非常舒服,在此我再次衷心的感谢师父对我的呵护。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证实法

随着正法时间的拉长,我地区资料点相续出现问题,曾和我一起合作过的同修几乎无一例外的受到邪恶的迫害,而这些资料点的同修几乎都与我有联系,因耗材几乎都是我购進并负责送给同修的。所以,他们当中任何一个同修被迫害,对我都是一次检验,甚至有时能感受到我的空间场布满恐怖。问题出现后,我都会静下心来多学法,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旧势力及黑手烂鬼对我的干扰和迫害。

但由于“七•二零”前自己没有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向内找一直是弱项,但知道作为大法弟子,要以法为大,以证实法为己任,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要放下自我,无条件的投入到大法的项目中去。

06年我市开始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由同修到我住处给我安装。我认真学,同修也认真教我,而后我周围同修看到我安装的新唐人对讲真相起到很好作用,都纷纷要求安装。我鼓励他们安装,可那时我市能安装的同修少,我就放下一切观念(如怕我负责耗材、资料供应,加之开门市熟人多等可能不安全的想法),义无反顾的投入到新唐人推广的项目中。后期由于需求量增多,我就不依赖同修進货了,自己出去买接收器,自己去给同修安装。随着安装的熟练,我慢慢由安70公分接收锅改为安装45公分锅。这样体积少,携带方便,减轻安装同修的压力。通过安装新唐人,接触的同修越来越多,我们经常利用此机会交流、切磋修炼中出现的问题,在法中不断的提高。

这个过程也确实是修心的过程。例如,同修联系好安装的用户,我用摩托车带上三、五个锅外加附件赶到了,有的同修知道咱安新唐人辛苦,时间紧,有的却不理解,好象我挣了他钱似的,所以什么都应该我干,更不主动配合。例如:有的安装户,从我進门,开始安装调试,调试好了还要将闭路线给放進家中,调出节目后,连屋内屋外的闭路线你都得给固定,所经过的窗户,墙壁上都得带上钻给钻上眼,说实在的,如果同修能把这些细小的活做了,会给安装的同修省下很多时间。象这样的同修这还算是配合的,有的同修联系好后,等我带上工具跑了30-40里路赶到他家,他却提出说因邻居修房或家中有客人等不让安装了,更有甚者费了好长时间调试好后,嘱咐他只能收新唐人及美国之音,不要再调其它台了,口头上答应的好好的,可你前脚走,后脚其家人就要动它一动,或有的同修一听到风吹草动自己就把锅卸下藏起来了,过后又得往返去给他安装,占用和浪费许多不该浪费的时间。

在此不是埋怨同修,只是希望同修间互相圆容,共同利用好这值千金、值万金的一切时间证实法。

记得有一次去二十里外的同修家安装,進门后同修的丈夫在家,问我能收几个台,我就给他做了解释。尔后他又黑着脸问,共产党不让安,如果安上被发现给收去罚款怎么办?我知道他是叫共产邪党给吓的,我对他讲:“人民有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共产党不让你安,不让你看,是否是他不讲理?包括你老婆炼法轮功共产党迫害她,不是因为你老婆做坏事抓她,而是因为她做好人抓她,那你说谁对呢?”他笑了,并热心的和我一起将电视调试好。在这过程中我没有怨恨他,也没有因他的不理解而害怕,我知道自己做的是世界上最正的事,任何邪恶都不配来干扰和迫害。

在安装新唐人接收器的过程中,我不断的去掉怕心,增强正念,去掉私心,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能力也在飞快提高,通常情况下,十多分钟就能把节目调试好。

七年来,通过参与资料点的工作和其它项目,我感到一个人的修炼提高,不是看你在大法中的工作干的多少,技术有多高,因为这都是大法给予的,而是工作的基点问题,过程中不能带有任何私心,遇事要找自己,只有真正的向内找,才能达到同修间的溶洽,消除间隔。

向内找,让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

今年九月,在我家资料点做光盘刻录的同修发现刻录机不正常,便去联系同修来维修。我回到家连放三张光碟发现效果不好,可同修已经刻了几百张了,心想等同修回来一定提醒他一下,避免由于碟的质量问题引起世人对大法真相资料的抵触。不一会同修扛一箱耗材满头大汗的回来了。由于我有其它事情需要去办,同修刚進门,没等他喘口气就对他说:“大哥,你没有看看刻的光盘效果如何?”没想到同修却说“还可以吧!”我一听这样的光盘还可以?就说:你放放看看吧,可别因为质量问题影响众生得救。见同修没有反应。我就说要没有别的事我现在得走。就这样我离开了。

尔后有同修找到我说:你快回去看看吧,刻录的同修说他不干了。我一听想,咋能用干和不干解决问题呢?当时人心起来了,说:大法的工作没有人安排,干和不干和我说有什么用?我没能站在协调人的角度思考问题,说了不负责任的话。

师父叫我们出现问题向内找,我却不找自己。这时一同修说:你还是回去看看吧,就这样我很不情愿的往回走。师父说:“我们与常人最大的不同是,有矛盾反映出来,但是我们都能找自己。(鼓掌)绝不是没有矛盾反映出来。哪方面修的不好表现出来了,互相的就会发生摩擦,意见不和、不同,那就看一看问题在哪里。每个人都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自己哪个地方没做好啊?别人不认同我啊?那个也想,我是不是提问题的方法有问题啊?人家接受不了?每个人都能找自己,这就是修炼,你不找自己你就是没修炼,最起码在这一个问题上你是没修。”(《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路上我回想自己这几天由于忙,同修几次过来都没能见到我,是否对我产生误解,加之我刚才我和同修提问题时,说话的时机、语气不恰当引起同修的误解。认识到这些后我的心里亮堂了。见面后我真心的和同修表示自己的歉意,同修被我的真诚感动,找出了自己的不足。我俩消除了间隔。通过这件事情我认识到了作为协调人,适当的和同修沟通对同修间的相互信任很重要。

我会在今后的修炼中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