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路程中的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算起来,我的修炼路程已经走过十一年了。这一路走来,感慨颇多,虽然也经历了风风雨雨,但充溢我心中的是大法的美好、圣洁、神奇和对师尊的无上崇敬和无以言表的感恩。我由衷的感到:我很幸运,因为我是大法弟子!

现采撷我修炼路上的几个片段,以此来见证大法的美好、神奇及自己在法中修炼的愉悦!

就学这个法了!

说起来,早在得法的前几年,我就看到过一本杂志封面上刊登的师父打坐的法像,当时心中还感叹:这个师父功夫真高!当看了师父的小传,就和丈夫说,师父要能到咱这地方来办班传功,咱们也去学。可能当时机缘未到,师父没有来我们这办班,也不知道师父在外地办班的消息。直到九七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转法轮》,心里很震撼,就觉的师父功夫真是太高了,过去我们也曾看过一些养生、气功之类的书,很多问题根本弄不明白,可这些问题师父在书中好象针对我们的心结都给以解答。我和丈夫看完后,不约而同的说,“就学这个法了!”

开始炼静功,从单盘到双盘,从盘几分钟,一点点的延长到十几分钟到半小时,再到一小时,有时痛的宁可让眼泪流下来也不拿下腿来,后来就能经常坐一个半小时了,每天中午、晚上炼静功两次。我当时在一所学校工作,吃住都在学校,每天中饭后,我都快步赶回寝室,炼一个半小时的静功,炼完正好午睡起床的铃声也就响了,再接着去上班,这时觉的全身好轻松啊!那种发自心底的愉悦难以形容。记的在第一次打坐到一个半小时时,全身感觉特别强烈:先是结印的两手发麻,手的能量很强,把两手紧紧的吸在了一起,整个后背、头部都充满了能量流,麻、胀,头顶上有重压,还有大法轮旋转的感觉,这时相互吸引着的两手想松也松不开,从这一刻起,我头顶上总是有很强烈的重压、旋转的感觉,直到今天。

大法显神奇

还有这样一件事。随着学法的深入,一天觉的应该抄法,于是每天抽出时间抄上几页,而且都是以崇敬的心情工工整整的抄。一天夜晚,梦中看到了我抄法的本子,在抄过法的那页上一个大大的“佛”字从本中凸起,变的很大,闪着五颜六色的光。醒来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心里很高兴。

记的刚得法时,每次遇上了什么事自己还想不到自己是一个“炼功人”,守不好心性,等到学法时,才想起自己没做好,后悔没有守好心性。为了加深这个印象,我就让自己随时想着“我是一个炼功人”,走路、吃饭都想着,并开始背经文,渐渐的再遇到事情时自己能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了,能以修炼人的心态面对一切了,不好的念一出现,马上能想到,我是一个炼功人,这个念头不好,把它灭了。

在工作环境中,从小事做起,每天都打扫办公室,擦桌子、打水、倒垃圾,心里很高兴,没有一丝怨气。家里的环境也非常祥和,业余时间,全家聚在一起学法、炼功、切磋,真是其乐融融,别人都很羡慕我们家。母亲最愿在我家呆,说我家气氛祥和,态度都和气,从不高声说话。自己也感到我的心态和原来判若两人,知道是师父帮我消去了很多不好的东西。

我的身体受益也很大。得法前体质弱、睡眠不好、经血不调,修炼后全好了,直到今天再没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每当流行性感冒来临,办公室的人咳嗽的、发烧的、吃药打针的多的是,而我却没有事,这在修炼前是绝无可能的。

人神的真实考验

这样珍贵的个人修炼时光只有两年,邪恶就开始打压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那时整个中国大陆一片恐怖,报纸、广播、电视到处都在诬陷大法,大街上常常能看到邪恶的谎言标语。记的九九年“七·二二”那天早晨,我们还象往常一样去晨炼,刚刚炼完,派出所警察就动手从我手中抢走了收录机、横幅扬长而去。回家想来想去,这不对呀,他们随便抢走了我们的物品这不和强盗一样了吗?我去要,想到这,我就去派出所,找到抢东西的头,说了理由:你们不能随随便便就抢走我们的东西,这属于我们自己的私人物品。他们自觉理亏,支吾说上边有指示,我说,你们拿出文件我看看,他们拿不出来,还很神秘的说,以后你就知道了。后来只给开了个条,注明抢走的物品名称。回来时心里不愉快,虽然自己据理去做了,但觉的还没有做好。

回想“七·二零”以后的那段时光,的确经历了很多很多的魔难,每一次面对,都是人心与神念的碰撞,有时很激烈,每个修炼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开始我们去省政府上访,想对他们说心里话,又写信反映情况,可是人去他们扣人,信去或石沉大海,或打回原地成为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根据,已经没有地方让你讲话了!各地大法弟子只好陆陆续续進京上访,让他们听听我们的一句真话。可是那时的打压已经很疯狂了,大家上访都是抱着放下生死,前仆后继,一定要为师父和大法讨回公道的想法。

在决定去京之前,每个弟子的心里磨砺都很强烈,记的当时有同修写到:当你踏上去北京之途,就意味着你所拥有的一切不复存在了(当然这只是当时大多数人悟到的。现在非常清楚这样的念头不对,可当时悟性还真没有那么高),只想着要把这些都放下,才能迈出坚定的步伐。進京前,我有时望着自己的家,望着还小的孩子,泪水止不住的流呀流,每到那时我就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想流眼泪呀,可是止不住啊!什么时候我能象上班那么平静的踏上進京的旅途啊。经过几次思想上的磨炼、清理,师父又帮助了我。记得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们几个人结伴進京时,我真的很坦然了,心很平静。可在一夜乘车后到第二天换车时,我的思想又不清净了,又惦念起在家自己做的大法工作,别人能不能做?心又不稳了。但当时未意识到,还觉的自己不是私心,不是想自己的私事。这时突然鞋里有一颗沙子硌了我的脚,孩子说:“这是你心不净,师父点你呢!”是啊,我这时真是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等车的空闲时间,我们随意的進了一个免费画展,里面展出的几乎全是宗教修炼故事,如:佛、耶稣为众生受难,无私无畏。大慈大悲,对照自己的心不净,犹豫不决,私心这么多,没有把大法放在首位,心里很惭愧,眼泪流个不停。出来时,在凛冽的北风中,觉的心里很纯净了,脚步也坚定了,望着往来的人流,不论穿貂皮的还是穿布衣的,不论是富还是贫,我心中充满的都是慈悲,心里默默对师父说:师尊,弟子为了宇宙大法,为了慈悲等待的师父,我一定要去北京证实法。这时沉重压抑的心一下子轻松了,迈不动的脚步有力了,坚定的踏上了征途。

十一月的北京,北风朔朔,寒意浓浓,笼罩在阴郁中的天安门广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身着不同服装的警察、军人象木偶一样站在各个角落。我们在金水桥转了一圈,看看情况,其中一个小弟子说,快打出横幅吧,再转就注意到我们了。金水桥前游人很多,一男同修首先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其他散在人群中的同修也相继喊出“法轮大法好!”当我也喊出“法轮大法好!”时,躲在人群里的便衣寻声而来,对我推推搡搡,我心很静,没有怕,也没有怨,有的只是慈悲,面对围观的群众,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救度众生的。他们把我们推到金水桥上,我想到不能配合他们,转身走回人群。其中有个男同修,被五、六个警察追赶着抢横幅,按倒了,爬起来,持续了十多分钟。是呵,此时,天安门广场就是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正义呼唤之场,正义和邪恶在此较量。

证实法 心一定要纯净

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除了觉的还应该去尽大法弟子的一份力外,还有一个想法:我要去打出横幅。这本是应该的,没有什么不对,但隐藏着的还有一个想要证实自己的心,认为上次我只喊了大法好,没有打横幅,因为第一次去,横幅带少了,不够每人一个,所以就想这次自己一定也要亲自打出横幅,震慑恶人。这颗心就不够纯净了。虽然也是为了证实法,但不纯净,隐藏着私心。而且还准备好了,如果大人被抓,让同去的孩子们结伴自己回家。今天想想,这不就是承认了邪恶的迫害吗。这恐怕就是导致这次進京虽打出横幅,喊出口号,却被警察拽上车,拉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关押的原因之一。

在当地派出所、单位去接人,我被押回当地的途中,他们把我扣在卧铺的铁床上,在他们鼾声大作时,我脚上扣的铁扣子很容易就脱落下来了,我想到走,下火车,但念不够纯,不够坚定,甚至胡思乱想,说上边那个皮箱被拿走了,我就该走了,自己怎么还把别人的皮箱和自己反迫害联系起来呢,完全不挨边啊,后来意识到了这样想不对,决定下车,当我到了车门口时,火车马上就要开了,结果被乘务员发现报告警察。现在想来,如果自己心念坚定,就能走脱。

说到大法弟子的心要纯净,让我记起了另外一件事:“七·二零”后,我去给一个同修送经文,我和她不熟,她家开个小店,我就想,我和她及她家人不熟,不好意思直说,借口买袋酱吧,就在我刚刚从楼里出来,一把沙子从上面下来落在我头上。我一愣,抬头看看楼上各家阳台,静静的没有人啊,且蓝天白云,没有一丝风。怎么这样呢?我得悟一悟,赶紧又退回家中。我想,去给同修送经文没错啊,为什么落头上沙子呢?再一想,我去做一件好事,还不好意思,还要找借口,这颗心就不够纯净,啊,我明白了,是自己心不纯净,大法弟子做什么事都应该纯纯净净啊。

只要我做,师父随时帮助我

在修炼中,当你想要做什么时,师父都会帮你,其实也都是师父在做啊。这方面的感触也很深。前几年,换了一个新环境,和同修接触少,真相资料也少,我就以写信为主,给同学、同事、亲朋好友、陌生人等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的人写信,讲真相。当我心想要收集地址时,就感到抬头低头随处会有一些地址显现在我面前,比如,家里的小院被风刮進一个废弃的邮包纸袋,上面就有两个详细地址、人名;在大商场购物,一走一过间,行人把名片掉在你脚下,每当这时,就想,又是有缘人啊,师父让我救他们呢。二十多年没联系的同学,只要你想找到他们,都能很快找到。师父讲过世人都是为法来的,我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一点。

磨难中把大法的美好呈现给世人

自九九年以来,丈夫被非法关押了七年多,这期间,我和家人都承受了精神上、经济上的巨大迫害,但是作为修炼人,当我们面对周围的常人时,我们总是要把大法的美好呈现给世人,如,工作中我总是兢兢业业,生活中认真照顾家人、孩子。我从不因为处在困境而表现出任何的消极和不安,朋友仍旧都赞叹我年轻,觉的比实际年龄小很多,我说,因为我修炼大法。同事朋友也都由衷的感叹说:真佩服你们,特别是这么多年你都能一如既往的对待你丈夫,维护这个家,真不容易啊!我就对他们说:我们真修的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

师父让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有时我对自己说:如果没有大法和师父,在世风日下的当今社会,在追名逐利和物质享受的现实中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样子,只因为我心中有大法,遵循师父教诲处处为别人着想,在法中修炼着自己,我才变得更纯净。我知道,我们的一思一念都要符合真、善、忍,我们大法弟子都会做的更好!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