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坚定的走过这几年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因病走入修炼。当时我全身是病,神经性头疼、牙痛、肠胃炎拉血拉脓、浑身痛,还有六岁时得的皮肤病,发作起来刺痒难忍,找遍中医、西医、军医都没看好,还洗过温泉澡也没洗好,在夏天的时候也不能穿短袖衣服,真是难以形容。修炼不长时间,我就感觉到师父给下的法轮在转,在背上埋下了修炼的种子等,在梦中会飞得很高。我很荣幸得大法,也非常珍惜大法。爱听师父讲法,那话语入耳动听,真实感受到了“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精進要旨》〈清醒〉),见人就说你们快听听录音,这是真人在讲话。

后来师父给我调整身体,经过多次极痛苦撕心裂肺的疼痛,身体得以净化到无病状态,现在连患五十多年的皮肤病都好利索了,大法真神奇,师父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遭受迫害中坚定的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因同修承受不住迫害,说出我,我被抓到派出所,所长、警察在内六个人问话,他们说:“法轮功被取缔,你知道吗?”“知道。”“那为什么还炼?”我说:“这是我的人权,我的信仰,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之后,我说他们写笔录,都是证实大法、洪法、助师世间行的话,因写得太多,他们让我在每句重要话上按手印,我就按,因为我认为大法就是这么美好,负责笔录的警察说我真伟大、真坚强。快中午了,他们下班要回家,所长说:“她们一家炼法轮功,外地的小女儿连幼儿园园长都给撤了……。”我当时不知为什么,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们又返回来,说:“哭了,哭了。”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好象有什么收获似的,我说:“不是人人把权力看得那么重,也不是人人把生命看得那么重,为宇宙真理而献身在所不辞。”所长说:“你伟大,你了不起。”

我当时对出卖我的同修有些想法,给邪恶提供迫害同修的所谓“证据”,后来这几个同修去劳教所后邪悟了。

一天下午,又来了政保科大队长继续审我,问我经文哪来的,我不说。八、九个人轮番迫害我,我都用大法修的智慧给予答复,他们都很想和我交谈,从上午到下午,我没吃一口饭,最后说,你骂你师父就让你回家。我长时间坚持不骂,问我为什么不骂,我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晚上,他们送我去了看守所。四天后,让我坐冷铁椅子,还询问经文来源。那时候心里只有两句话:不出卖同修,不出卖大法和师父。

随后让我写对法轮功的认识,我很高兴,心想多好的机会,我在地上走了一圈,想好了怎么写,我写道:“师父教我们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指导我们炼功,功炼的很大,法轮功直指人心,注重心性修炼,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做好事有好报,做坏事有恶报,因果报应并非迷信,如果人人做到,社会也就稳定了,也就没人做坏事了……”那时警察很邪恶,不让我再写了,副所长说:“让你写了早点回家,(写妥协话)你倒好,师父师父的。”在看守所时,我就想:这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找他们谈话,说法轮功千古奇冤,呼吁公安干警善良的人们给予法轮功帮助和支持,二十二天后无条件释放,他们对我都很尊重,说我层次高等等。

二零零一年,当地邪恶怕我们去北京上访,把我们骗去派出所,我写了三页证实大法好的文章,又把我关進看守所,给我们放污蔑师父的录音。我说:“你们‘正邪不分谤天法,十恶之徒等秋风’,播来播去等于零。”我双手举拳,说把这个场打散,(当时还没有发正念的经文)不要让他们毒害众生。

后三十三天放回家,我悟到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二》〈理性〉经文中讲道:“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我也是这样做的,做到了堂堂正正,光明磊落。话说起来容易,但在实修中也是很难的。

二、学好法 修去人心

特别是我们老年同修,法理一定要学懂,尤其在病业关上它不是病是业力,还有旧势力利用这些来迫害同修的因素。“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转法轮》),我们得悟呀!到目前还有去看医生的,这都是修炼开始要过的关,看着他们急,帮也帮不起来。修炼确实得从本质上改变自己,讲真相工作不少做,劝退很多,偏偏在病业关过不去,本地有好几位老同修相继去世,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心里惋惜难过。

这几年证实法中,尽最大能力去做。流离失所后,为一个个受难同修提供帮助,保护做资料的机器给百里之外中断新经文的同修送经文,帮助外县建资料点,长期给没资料的地方运资料,只有小学水平的我学会了做资料,会做《九评》、各种大法书籍、明慧资料。组织学法小组,带动走不出来的同修走了出来,邪悟的帮助正悟回来,离开大法的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没人发资料了自己就发,能做什么做什么。

我妹妹三番五次离开大法,经我反复交流从新修炼后,现在非常坚定和精進。有时需要我们做事有熔化钢铁般的意志才行。她小儿子六岁了,能一字不落背《论语》、《芝加哥法会》、《大法之福》、《洪吟》、《洪吟二》等,你一提到题目,他就能背出来而且很流利,我觉的自愧不如。我家除儿子外(认同大法)其他四人和媳妇都修炼,孙女、外甥女、外甥在母亲教导下都修得不错,还帮着发资料。

我知道大法的珍贵,机缘难得,师父做这件事情不容易。所以经常督促子孙们好好修炼。有时感觉很累很苦,更能体会师父讲的“操尽人间事 劳心天上苦 有言诉于谁 更寒在高处”(《洪吟》〈高处不胜寒〉)。

这次奥运会有不少被抓弟子写了保证书,交罚款少则四、五千元,多则七、八万元,正法進程都这一步了还这样做,“保证”写了,罪也受了,罚款也交了,层次也掉了,觉的很可惜。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讲道:“不容易呀,大法弟子们,你们从最艰难的迫害中走过来,这荣耀你们已经有了,只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我们被迫抓去更要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帮助众生肃清恶党的邪恶因素,而不是妥协,把清水搅浑,使众生分不清是非,变本加厉加大迫害力度,为了多捞钱,变相抓大法弟子,造成助恶为虐配合邪恶。这是我们的怕心、人心、执著造成的,老拖正法后腿,让师父怎么办?

这次邪党开奥运大批抓人,也暴露出我的怕心、恐惧心等,县“六一零”邪恶放话出来,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我和老伴,我听说后压力很大,浑身阴冷,人心冒上来时,好象没有了藏身之地。又想起我和老伴由于同修出卖三番五次被关押,被县里当作“重点”,流离失所后,住所不稳定,还常遭受县里邪恶干扰,一有所谓敏感日就出来找我们,造成了怕见生人,多虑,惊恐心理等不良的后天观念,我知道是长期流离失所造成的,使这些人心被旧势力利用了。

当时为了安全,我和老伴分开两地居住,查得非常紧时,我更感觉没有一点空间是安全的,干脆在玉米地里躲了三天两夜,周围都是坟地,蚊子咬的脸上有四、五十个包,脚上有上百个包。闷热的天,度日如年,脚底踩的都是坟地,害怕的别提了,怎么办呀?顿时想起同修交流时谈到害怕的时候,就想师父就在我身边,也就这样想,果然周围场很平静,慢慢的睡着了。又在亲戚的一个独门大院住了一个月,有五间大房子,十多间的空地方,周围没有房子,只有一家人离得比较近,房周围都是坟地,進出就自己,黑夜自己睡,自己寂寞时就想师父的法。我猛然一醒不能怕,它不是我,要站起来,走好修炼的路。师父已给了我法力,我就自己保护自己,清除烂鬼黑手,我怕什么,师父就在我身边,每天都睡的很安详。

师父说:“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向内找后,我找出一大堆,如:怕心、争斗心、利益之心、执著儿女情长;爱看别人的不足,说话尖刻;高标准要求别人,这不象旧势力吗?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杂乱念头多;有时陷入常人的矛盾之中不能自拔;我体悟是自己真正的向内修了,修的越来越细微了,找出不足就修掉它,進入一个新的状态,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不足之处,请同修斧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