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修炼心路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

一、学法

刚刚开始学法的时候,只知道这本书很好,天天也读,但是如小和尚念经一般,有口无心。现在回想起来,那几年虽然每天坚持学法,但是由于读的过快,理解的不深,效果并不好,浪费了很多宝贵的光阴。希望同修能吸取我的经验,学法别图快,要读懂。

后来,明白了学法时要把自己的心平静下来,要怀着恭敬之心,要坐姿端正的学法。学法如同学生学习要过脑子一样,要把法学進心里去,才能理解法、领会法,才能真正的掌握法、得到法。现在我学法时,一个字一个字的平心静气的读下去,这样虽然速度不快,但是效果很好。

大法是天书,是宇宙的根本,学法时一定要保持谦卑的心态,千万不可觉的自己看一眼就明白了,看一遍就理解了,这种自以为是的观念是障碍修炼人得法的根源之一。要恭敬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细细的用心阅读,用心体会,殊胜的法理才能显现在修炼人面前。学法和得法之间的距离,要靠我们的诚心、虚心、恒心,一步一个脚印的才能缩短和到达。

我个人认为学法好比拣金子,要想成为修炼中的富有者,必须持之以恒的学法。连拣金子都不肯俯首弯腰的人,怎么可能成为“富翁”呢?看见一些同修在学法上不肯下功夫,我很为他们着急。有的时候我一天学法超过八小时,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真是很累很疲倦,当你用心学法的时候,也是要吃苦的,但是我觉的很值得,因为每学一篇法,修炼就前進了一步。

二、病业

我曾经消“皮炎”病业三年多,有炎症的皮肤处每天流脓流血,那时候常常痒的撕心裂肺,半夜起来挠的血肉模糊。在那漫长的一千多个日子里,不管别人怎么取笑于我或者好言相劝我快去看病,我能做的只是坚持学法和炼功,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好,但是我就坚持做好我能做的,不多想其它的。

有个因病业去世的同修,我很怀念她。在一次去看望她的路上,我听见一个声音说“她不好好修,就要她的命”。其实她在讲真相等方面都比我强的多,可能只是不会实修吧,就早早的走了,很可惜。其实修炼是不是也象学生学习一样?学习的目地是为了掌握知识、解决问题,而不是死记硬背就完成任务,如果不能用所学的知识来解决遇到的习题,那怎么可能有好的成绩呢?修好自己是做好一切的基础,如果大家都能静下心来学法,在法理上清晰一些,在自己的修为上严格一些,能避免多少损失呢?

三、 证实法

我曾经两次去北京证实法,在火车上被恶警劫持。第二次只有我一个人,那时我哭了,常人是不可能理解修炼人的,因为境界差距太大了。

当时是与同修交流以后出发的,同修们都鼓励我:“没事,你去吧。”我也感觉状态良好,结果怎么又被迫害了呢?后来,我读了师父的经文《路》,我明白了每个人修炼的路各不相同,要走自己的路。我去北京的时候,法理并不清晰,以至于回来以后,家里人质问我:“你为什么不管孩子,自己想走就走?”我也说不清楚。当时我自己没有去北京证实法的愿望,是在别人的鼓励下去的,并不是自己悟到去的。还有,当时我还发了一个愿:“和我一起去的同修以前受过迫害,这次如果有危险,我一定挺身而出,替她承受些。”结果那个同修因有事没走,我受到了迫害。

这样的经验和教训太值得其他同修吸取了,因为一个人受迫害牵扯的可能是几个家族、甚至是几个企业,影响太大了,我们绝不能脑袋一热就做什么,要深思熟虑,要考虑全面,要为法负责,也要为家庭和社会负责。

还有,我们在与同修交流时也不要急于求成。就如同给孩子讲数学题一样,要让孩子学会审题、会分析已知条件和未知条件,引导孩子思考用所学的定理、公式解题,然后,让孩子自己动手做题,自己得出结论。这样孩子才能真正的学到知识,取得成绩,才能举一反三、融会贯通。如果我们只是把数学题的答案告诉孩子,而不是教会他方法,那么下次遇到同样问题他还是不会自己解决。所以,要帮助同修提高上来的愿望是好的,但是一定要从法理上交流和沟通,让同修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帮助同修分析他能够做好什么,要从心上从根本上帮助同修,而不是简单的让同修“去北京”、“发十份资料”。 对修炼来说,如果只是把结论推给同修,命令、指示同修做什么,很可能不是帮了同修,而是深深的害了同修。

四、讲真相

说起来很惭愧,我发的真相资料很少,每次拿着真相资料出门的时候,都象怀揣炸弹一般心惊肉跳。我该怎么办呢?我的路在哪里呢?我反复的问自己,问师父,直到有一天在炼功的时候,看见师父给我一支笔,于是我开始用文字讲真相。

只要是修炼,不论走哪一条路,都要面临去执著和吃苦。我并不聪明,文字的功底也不深,所以每写一篇文章都要查阅、搜集大量的资料,然后选材和整理,文章成稿后,再一遍一遍的修改,直到满意为止。

我认为修大法的人写文章和常人写文章的基点完全不同。我们的写文章的目地是让读者众生了解大法的美好、修炼人的高尚和邪恶的卑鄙,基点是让读者获得善知识,能够认同法、被救度;而常人做文章的基点是名、利、情,是为了扬名、赚钱和表达自己。所以,修炼人做文章绝不可以随意抒发不平情绪、表达气恨感受,更不能为世间名利而做文章,而是要站在救度众生和为众生负责的角度,把众生放在第一位,注重众生的接受能力和众生的感受。

我常常把自己放在读者的角度,一句话一句话的反复琢磨和推敲,思考用怎么样的语气和道理能让众生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大法的慈悲,相信我们的善意,欣然接受我们的劝告。一般文章都反复校对五次以上,因为只有做出精品才是对大法和众生负责任。而且我还要求自己做到文字简练,因为古人讲过惜墨如金,珍惜别人的时间是对别人的尊重。

五、实修

修炼前,我脾气暴躁,而且自卑、多疑,执著一大堆。修炼以后,心性关一直过的不是很好,但是每次发脾气后,都反复的向内找自己,把找到的问题一项一项都写在纸上,然后逐条的反省站在修炼的角度,我应该怎么想应该怎么做。为了提醒自己,我还写过好多字条贴在家里墙壁上,比如“无怨无恨”、“放下自己”、“要为人着想”等等。在做家务的时候,我也常常想想为什么今天的关没有过去,究竟是什么根深蒂固的观念在障碍自己,直到找到源头,然后要求自己一定改正,下次做好。

关于发脾气这个恶习,师父曾经在梦境中点化我,是因为我内心的怨气太盛。我也想:一个无怨无恨的人哪里会有那么多的不平、那么暴的火气?把心中的怨和恨去掉,“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大圆满法》)。

我和母亲的隔阂很大。母亲心大,我小的时候生病了去找母亲,母亲常常说:“没事,离心大老远呢!”我从小眼睛就不好,还曾经神经衰弱十年,而母亲并没有领我医治。成年以后,因为一些事,我和母亲心的距离越来越远、隔阂很深。在我受迫害后,母亲说了很多耻笑、挖苦我的话,所以我对她一直怨气冲天。某某同修的母亲对我说“某某对我可不满意了”,其实我对母亲也很不满意,只是我没表达出来,深深的藏在了心里。但是修炼人不满意自己的母亲,自己也觉的状态不对。

今天我终于懂得,一个修炼的人连生身父母都埋怨,可见修的相当差劲。连自己的母亲都不能包容和原谅、理解和爱护,修炼者的慈悲又体现在哪里呢?其实母亲一直很疼我,常常做好吃的送到我家来,只是自己总是盯着她的缺点、记着她的仇。我总是用自己的标准、观念衡量母亲,认为她应该怎样对我。

其实母亲也是人,人都有缺点,只是我太要求母亲做到完美,而没有反过来要求自己。母亲已经快七十岁了,对她的人生观我应该包容而不是指责;对她的处世态度,我应该理解而不是怨恨。对于自己年迈的亲人我应该爱护和体贴,而绝不是要求他们照顾我无微不至。在世间修炼,应该越修家庭越圆容而不是越修越疏远、越修越愤愤不平、越修矛盾越尖锐。一个修成后的觉者要掌管一个世界的众生,在他世界里的众生也肯定思想各异、行为千差万别,觉者的境界一定是慈悲、包容而不是指责和挑剔。

这里想与大家分享这样一个道理:修炼中千万不要总是用自己的观念衡量别人,因为你的观念很可能是错的,那么你看到的一切都是随心而化的错觉。放下自己的执著,正面的多看别人的好处,才是修炼者的境界。

五、结束语

修炼前,我常常觉的自己象只可怜的丑小鸭,又瘦又小又懦弱。修炼以后我要求自己无论悟到什么、修的如何,都要保持一个谦卑而恭敬的心,持之以恒的修心断欲。现在,每当我受到委屈的时候,我都尽量的找自己;每当利益被伤害的时候,我都要求自己尽量坦然面对;每当我感到忧愁的时候,我都尽量想到以法理面对。现在自己每天都在强壮体魄,每天都在扩充心量,每天都在要求自己進步一点。

修炼十年了,过程中有很多缺憾、充满艰辛和泪水,还很不成熟,和精進的同修差距还很大,但是我会努力的修下去,努力的修出慈悲,修出洪大的宽容,修成正果。

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