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摆正基点走好回家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得的法。现向师父和同修汇报汇报。

得法前

其实在九四年我就已知道法轮功,那时丈夫已得大法,可他不看书,只是有时听录音,偶尔炼功,我还经常干扰他,不让他炼。我身体不好,年纪轻轻就有一些象老年人的病:神经性头痛、睡眠不好,经常胃痛、恶心、呕吐,还有骨质增生、腿怕凉等等毛病,丈夫就经常拽我炼功,说能祛病健身,而且是性命双修功法,要和我一起修上去。但因当时我们从来不学法,只是偶尔炼炼动作,也不懂得修心性,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后因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不让炼了,我们也就放下了。由于人的怕心和不明真相,我还让我母亲把丈夫九四年请回的大法书给烧毁了。这是我们人生做的一次最大的错事,真是后悔莫及。说到这儿,丈夫至今也没好好走進修炼,这也有我的责任,我真感到很愧疚。

转眼十年,这些年里我尝尽了由于名、利、情给我带来的困惑与苦难,加上身体上的折磨,真是苦不堪言。

是慈悲的师父又给了我机会。二零零三年我开了一个小饭桌带补习班,认识了一个孩子的母亲,当时她给我的印象是人长的年轻、端庄、朴素。一年左右,她向我讲了关于大法的真相,虽然那时她没有说她是炼法轮功的,但是可我认定她是炼法轮功的。我管她叫姐。

零四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我面朝天,非常真诚的发自内心的和丈夫说:“我觉的真、善、忍挺好的,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我还想炼法轮功。”就这一念,顿感身体被能量流罩住了一样,自己好象旋了起来,那种幸福、美妙、舒服的感觉,真是用语言难以表达。“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转法轮》

个人修炼与正法

刚修炼时,同修(姐)问我:“你真能修吗?修炼是严肃的,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我坚定的回答:“能。”这样在同修(姐)的帮助和师父的加持下,我在修炼十几天左右就开始发正念,一个月左右开始发真相资料,每天坚持学法炼功,真正的成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同修(姐)在我刚得法时就是让我多看书,多学法,她把《转法轮》、《精進要旨》和师父在国外的讲法请来给我看,我每天如饥似渴的看着,也不觉的累,甚至一时都不愿把书放下,法的内涵不断的给我展现,法的能量不断的打到我的身心上,使我整个人整个思想都溶在了法中,每天有说不出的喜悦和快乐。没几天,《九评》和师父关于退党、团、队的经文发表了,看后,我便用真名和丈夫、儿子都及时的退出了邪党所属的团、队等邪恶组织。

消业

我一走進修炼,师父就开始给我消业,也就是在我得法的十几天左右,我搬一块压酸菜的石头,刚一用劲,就听“嘎吱”一声,后尾根和骨盆处象针刺的一样疼痛,就觉得骨头都碎了,我蹲在那里,手拄着地,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在给我消业呢,没事,请师父加持我。”

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站了起来,我真的没事了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但是腰还是不太敢活动,而且象拉肚子一样总想上厕所,当晚半夜两点钟左右,我的腰又刺骨般的疼痛,汗立刻把衣服湿透,身体动不了,我心里想着:“我是炼功人,没事,求师父加持我。”

这样,我慢慢的坐了起来,慢慢的把腿单盘上,开始炼静功,二十分钟左右,我的浑身虽然全是汗,但却觉得自己非常舒服,腰也不疼了。我有二十几年的咽炎、头疼、胃疼、腿怕凉等毛病,在师父的加持下,全都不翼而飞,真是无病一身轻!

我在过病业关时,也有许多神迹发生。就拿咽炎来说吧,修炼前我每年至少有1、2次嗓子哑,发不出声音来;修炼后,一次嗓子刚痛我就想:“师父在帮我消业呢!从现在开始,嗓子不准再疼再哑,让那些不好的东西够不着我,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到现在我的嗓子就真的再没疼没哑过。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为我消去和承受了。

面对面讲真相

在我三十五岁生日那天,丈夫说带我和他朋友一起去海边吃烧烤。由于人的观念和性格关系,我不愿和朋友聚,特别是什么节日,总觉的和家人在一起就行了,不想让别人参与,所以当时就说不去。后转念一想,不对,他的那些朋友我还没讲真相呢!我得去救他们。

在太阳还没落山之前我们支起了烤炉,而且来的人比原计划多了一倍,我边帮他们烤着肉,边发着正念,心想:“我从哪说起呢,师父啊,请加持我呀!”刚一想,一位朋友就说:“今天是某某的生日,我们敬她一杯。” 我心想:“这不是话题来了吗!”于是我就用非常祥和的语气对他说:“先谢谢大家给我过这样特殊的生日;我原本不想来,但是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要不告诉你们,真是觉的对不起你们,我自己太自私了。”其中一人说:“快说,什么事。”我就从自己修大法得到的健康和心性的升华讲到北京天安门自焚伪案,又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讲到现在的退党大潮;告诉他们天灭中共是天意,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才保平安,同时回答了一些他们疑惑的问题。这时一人说:“好,我退团。”然后她还帮我说服她的丈夫和朋友:“你们都退了吧!我帮你们起名字,你叫高某某,你叫……。”几分钟十几人全都高高兴兴的退出了邪党的邪恶组织,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我们头顶的半边天烧起了火烧云,而且越烧越红,太阳还没落山,就在太阳的两边一边一个大法轮在那旋着呢,半边天和海面交溶在一起,都被烧的通红,景色十分壮观。而另一边却是灰朦朦的,其中一人说:“今天天真好,我们来的真是时候。”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众生明白的一面也在感谢大法。

今年春天,丈夫外地的一个朋友家的孩子结婚,说让我和他一起去,由于那是市里,心想:“我要借这机会去买两件衣服,同时也能给他们讲真相。”就这样便让丈夫多带些钱,可他却说把钱都花光了,只有卡了,我当时火就上来了,心里也知道自己是炼功人,得忍,可就是压不住,便说了他几句,当时他也气的够呛,我装好资料,也气呼呼的出门,一路上我们基本上没说话,我知道是自己的不对,修炼人要无条件的向内找,遇事先找自己。我冷静下来,不断的找自己,发现自己的虚荣心、爱美、求名心、利益心、显示心、爱面子等人心都是那样的强大,当我把这些物质找出来之后,觉得自己立刻就舒服了,对丈夫的气和恨都消失了。

虽然在他朋友家面对面只讲退了四个,但我把背去的资料在丈夫的陪同下除一张光盘外全发了。这张光盘是想给他朋友的,由于自己的顾虑心和一些干扰,没能当面给他朋友,也没想到把它发给别的众生,就又背了回来。正是奥运期间,各车站都查的比较严,就连我背的小包也要在上面过一下,而且还有警察把守,我当时只有一念,求师父加持弟子,虽然这样,心里还是不太稳,但表面非常的冷静,我发现旁边的检票员、警察,他们都在焦躁的看着我,我背上包大大方方的上了车,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平安的回到了家中。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从中我体悟到,首先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同时摆正基点。这也是我自修炼以来的一点点体悟,尚有许多的人心存在,有很多不足,请师父和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