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九五年春喜得大法的,今年六十一岁,未得法时曾因命运上的坎坷、生活上的艰辛、工作上的劳累,身心疲惫而倍感迷茫。曾想过避世红尘,皈依佛教遁入空门。直到有一天我有缘得到了师父的《转法轮》。第一眼见到师父的法像热泪便夺眶而出,我是流着泪看完这部天法的,当时就是止不住泪水,心里知道这是缘份到了吧,这样我走進了大法中修炼,身心变化非常大,感受到了法轮旋转,头顶功柱旋着长,天目看见了彩色的光,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学法、炼功、洪法的大洪流中。通过洪法,多名亲人、家属、朋友、同事也走進大法中修炼。

九八年,我有缘得见师尊亲临讲法,这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与荣耀。内心无比喜悦我沐浴在大法中熔炼升华着,我感受到师父把我推向很高。

九九年,旧的邪恶势力疯狂攻击破坏大法,恶党动用卑鄙无耻的流氓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我与同修们一样经历了投书上访、進京护法、炼功遭迫害、被非法监视居住、非法抄家,被绑進“洗脑班”、看守所直到流离失所。

在这些年的反迫害中,我与广大同修一样,也投身到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的伟大行列之中。在师父的保护下,靠正念闯关,一步步走到今天。

一、整体配合好 正念闯关易

零零年春,我们几个同修在炼功点集体炼功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也过来几个“六一零”的人非法审问我们,当时我们几个同修都念很正、心很善与他们讲真相,申诉我们没有违法,绑架我们是不对的,很多同修听到消息后,不怕被绑架的危险,与常人家属合在一起到派出所要人,整体配合的好,警察见无漏可钻,不得不当日就让我们回家,而在当天得知另一炼功点的同修集体炼功被绑架后,都被迫害進了劳教所。

第二天早晨我们几个同修照样去炼功点炼功证实大法,一直坚持了十个月的时间。直到邪恶加重迫害,同修们進京上访讨公道集体炼功才告一段落。

二、师父慈悲保护,排除干扰闯关

零二年,被 “六一零” 警察非法抄家后我被绑架到看守所,我经历了一场放下生死的关难,一天非法提审,他们欺骗我说:某某同修招出了是我给他提供的讲真相材料,思考片刻我心一横就都揽过来了,他们开始逼问资料的来源,摆出一副置我于死地的架势,我平静的说:“在报箱取出的”,他们又问为什么传给别人,我回答:“看着写的对,写的好,都是真实的事,我们是同修当然要给了”。警察问:“就这么简单?”我说:“就这么简单!搞那么复杂干什么?” 警察说:“就凭这一点就该劳教你三年。”

第二次非法提审,“六一零” 警察拿出一张劳教三年的票子让我签字,我签了(事后知道签的不对,配合了邪恶)当时心里想“三年就三年吧,没什么了不起的,再说他们说了也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在回去的通道上,我看到了几个女同修都被戴着手铐、脚镣,走一步镣声一片,我低头看了看手铐心中有点悲壮,心中出现了恶党所宣扬的那些所谓的英雄形象,事后明白了,这是被邪灵钻了空子,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的,是造就伟大觉者的,不是在做什么常人中的所谓英雄,更不能效仿恶党树立的什么烈士形象。

邪恶时刻都虎视眈眈在钻我有漏的空子,一次狱警跟我说:“我不改变你的信仰,也不为难你,你被抓進来与看守所无关,咱们订个君子协定,这期间我不难为你,你也别宣传你们的东西。”又对其他在押人员说:“你们谁也不许打他骂他,他少根头发都找你们算帐”。在场的其他人都答应了,我也应声了。在此后的几天里脑袋就象灌了铅一样又沉又麻,我一下子就惊醒了,知道自己上了旧势力的当,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心里很自责,马上去背师父的经文,背五套功法的口诀,发正念铲除邪恶因素的干扰,渐渐的头脑清醒了,心里下决心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论身处何地都要做好“三件事”。

静下心来我开始讲真相,几天就讲通了七、八个,在监室中每天有十几分钟的溜圈时间就是大家围成一圈散步活动筋骨,有好几个人和我走到碰头时就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再碰头时又说“真善忍好”。我心中也充满喜悦,白天在监室大部份时间是坐板(就是在木板床上直腰坐这不许说话)夜里就更遭罪,一颠一倒侧身睡不能翻身,就一个姿势叫睡刀鱼,白天坐板时,大法弟子被夹在中间,目地是不让大法弟子之间通话,隔段时间坐在后排的牢头打手就往前面坐的人腰部狠打一拳,被打的人再往前打,就听咚咚一阵拳响,他们叫这“通电”,我坐在大法弟子排的最后面,身后是牢头安排的一个打手,每次他打我一拳时我都不往前打,打手气的使劲往我腰上头上乱打,我也不觉得痛,打手就向牢头告状,等中午睡刀鱼时牢头过来要打我,我心里默念:“师父啊!大法弟子不能让邪恶迫害”。我心中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在牢头举拳砸上我脑袋的瞬间奇迹发生了,打出去拳头落在了我旁边的人头上,那人大叫一声,站起来与牢头厮打成一团,其他打手也上来混战,监室里一片混乱,跑过来一群狱警才把事情平息,牢头被关了禁闭,大家都小声议论,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可是心里明镜似的,是师父在保护我。

在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三天后,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无条件释放,在我走出监室的门时,全室的人都在为我鼓掌,我转过身来向他们双手合十。

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闯出了魔窟,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我仰望蓝天白云,心中呼喊:“师父啊!不争气的弟子出来了!”我走出山沟,走上公路,身无分文,这里离市区几十里的路,我就这样走着,我遇见了几村民向他们问路,他们问我为什么進去了,怎么出来的,我给他们讲了真相,这时一辆大巴车停下来问:“有人上车吗?”有个村民向售票员喊道:“这个老人家是炼法轮功的,刚刚从山里面放出来(指看守所),身上没钱,你们让他上车吧。”司机和售票员都招手叫我上车,我知道这是师父派来的车,到市区下车后,售票员同我握手告别而司机在座位上向我举手致礼,我双手合十向他们表示感谢。

三、圆容好周围环境 救世人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一度曾流离失所,失去了工作,但不论走到哪里我都注意圆容好四周的环境,展现大法弟子同化真善忍的形像,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

零三年邪恶“六一零”给我工作单位施压开除我的工职,单位领导因明白真相,所以顶住压力给我办理了退养,零五年又正式给办理了退休,并返还了拖欠的工资。邪恶“六一零”曾安排周围的邻居见我回家就立即举报,可邻居们知道了真相后都反过来帮助我,使邪恶针对我的几次迫害都没能得逞。

我们家中兄弟姐妹有三个党员多个团、队员,在我与妻子(同修)的劝说下都声明三退,家中的环境圆容的很好,亲戚之间认同我与妻子的修炼,都说法轮功好。每次家里聚会他们喜欢打个麻将扑克什么的,都是我与妻忙活做饭干活,父母病重五年中,我与妻子尽心护理,不攀不比,也给家里的人做出了表率,他们都夸奖我们,都认为是法轮大法给家里带来了这样祥和美好的氛围和环境。

在讲真相、劝三退中也有不顺利的时候,我本着救人的想法,用耐心和善意去感化他们,起到的效果还是不错的。我的哥哥是邪党的老党员,为人还很固执,多次讲真相也讲不通,心里很沮丧想过要放弃,但师父点化我不能轻易放弃掉,我就再次去他家讲真相。去的途中心里恳请师父加持,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刚到的时候还是和前几次一样,他固执的坚持己见,我一边发正念清理周围的环境,一边用亲情去感化他,终于他出现了软化的迹象,他表示说恶党整人又毒又狠怕报复,我对他说:“神佛看的就是你那颗心,可以用小名化名发表声明退出恶党,从心里退出恶党就行,到清算的时候就不会被恶党拖累。”哥哥一听很高兴,表示自己早就不交恶党的党费了,在心里早就不是它的一员了,通过这次讲真相,我明白了只要抱着善念去做,再固执的人也会明白你是为了他好,并且坚定了我对世人讲清真相的信心。

一次,亲戚家的老人重病卧床,家中人手不够,我就去帮忙护理,不怕苦累,不嫌脏,老人的儿孙都很感动,都明白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才能这么善良真诚,他们家中的三个党员五个团员都声明三退,老人的女儿说:“我十九岁加入恶党,三十多年的党龄,现在也看出来了,恶党是越来越腐败了,越来越不行了,谢谢你帮我退出恶党组织,谢谢法轮大法,谢谢你们老师。”

在劝三退的过程中,我和妻子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证实大法,不论婚丧嫁娶还是平时的同学、朋友的聚会我们都不放过机会,现在感觉在证实法的道路上越走越顺,同时也感到了在讲真相救世人上的时间的紧迫,大法修炼的严肃和师父的洪大慈悲。

让我们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