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我是一位1996年得法的大法弟子,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打压法轮功后,我在单位被迫买断了工龄,从此过上了一种经济拮据的生活。

2007年11月份,经朋友介绍去一户人家做保姆。主要工作是照顾这家刚上学的孩子吃饭问题。我觉得无论是什么样的工作,都是讲清真相、救人的好机会,所以当时我就欣然的答应了下来。

这是一个典型的三口之家,夫妇是双职工,白天要忙于工作,没时间照顾正在上小学的孩子。由于去之前,我就抱定了:“不但要尽心的工作,还要堂堂正正的讲清真相”的想法。所以第一天见到这对夫妇,我就跟他们说:“请你们放心的工作,我会尽心的照顾好孩子、做好家务。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会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这对夫妇听了我的话后说:“我们对法轮功也有所了解,知道你们都是好人。而且我们夫妇俩,还通过大纪元网站,办理了退出中共邪党及其附属组织。所以孩子交给你照顾,我们放心。但是你尽量不要和孩子讲这些,因为我们怕给孩子招来麻烦。”

听了夫妇的话,我既感到喜悦,也感到抑郁。喜悦的是:他们知道真相、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抑郁的是:在中共邪党的铁血统治下,还有多少人象这对夫妇一样,对恶党的倒行逆施,噤若寒蝉。尤其是对孩子的教育,更是一边教育着孩子要有正义感;一边又怕孩子听到正义,而远离了正义。

可悲,我为所有被中共邪党扭曲了人性的人感到可悲!我也感到耻辱,为泱泱中华有邪党的存在而感到耻辱!怀着这种复杂的心绪,我开始了自己的保姆工作──

这家的小孩,是个七岁的小姑娘。看上去很活泼,也很招人喜爱,我们相处的也很溶洽。几天后,这家的夫妇有事,中午不能回家。所以他们跟我商量,能不能暂时把小孩中午接到我家去照看。因为我们修炼人要处处为他人着想,所以我也就爽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中午,我把小孩从学校接到我家后,马上安排她吃饭。吃过饭后,小孩问我:“大姨,你家有没有闲书啊?我呆着没意思,我想看看。”我说:“《转法轮》你看吗?这书挺好的。”小孩说:“好吧。”没想到这小孩一看这书,竟然爱不释手。直到我催她上学的时候,她才恋恋不舍的一边放下书,一边说:“大姨,这书太好了。你能不能每天上我家都把这本书带上,这样我就可以天天都能看了。”

听了小孩的话,我有点吃惊,同时,也更感到大法的威力。七岁的孩子,就能有这么大的识字量,而且能把一本修炼的书看懂。这不由的让我想起了师父讲过的一段话:“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个生命、一个物体,都是为这大法而来的、为大法而成的、为大法而造就的,包括所有的人。”(《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所以我跟她说:“可以呀,但是你父母跟我说过,不想让你知道法轮功方面的事。”小孩说:“我不告诉他们,这么好的书我一定要看。”我说:“那好吧。”

从那天开始,只要我俩单独在一起,就会一起学法、炼功。她还经常跟我讲学法的体会。有时晚上睡不着,她就起来借着月光学法、发正念(因为他父母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已得法)。有时遇到矛盾还知道向内找,看自己哪做的不对。看来,我也不能再管她叫小孩了。因为现在,我俩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好同修。

有一次她跟我说:“大姨,今天妈妈说人是猴子变的。我说人不是猴子变的,進化论是不对的,不然几千年都过去了,猴子怎么没变成人啊?妈妈听了我的话,啊──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还有一次,她高兴的跟我说:“大姨,今天我给奶奶讲真相,她同意退党了。可是爷爷,我还没劝退。”我说:“不要着急,慢慢来。你这么小,就能做这么大的事,这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她点了点头,然后她又说:“我以后要争取把爷爷和我的好朋友全部劝退。”我说:“嗯,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她会心的笑了,我也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