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北京大法小弟子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五日】伟大慈悲的师父您好!慈悲伟大的师父中秋节快乐!


小弟子制作的献给师父的贺卡(大同修协助)

我是一名北京大法小弟子,今年八岁半,已修炼六年了。我想写给师父,向师父和同修们说一说我的修炼心得。

二零零三年,我两岁半的时候开始学《转法轮》,那时我还不识字,所以我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一点一点往脑子里记。很小的时候,我学《洪吟》,大人给我读,我还背,我特别喜欢《洪吟》中的〈同化圆满〉。四岁时,大人给我读《转法轮》,我认认真真的听妈妈读。

快上小学了,但我还不太认识字,妈妈让我自己读《转法轮》,妈妈说我认真读,师父会帮我。我就读,字我就都认识,能读下来了,是师父帮我,谢谢师父!

我上小学一年级了,我就每天晚上做完作业后抄《洪吟》,把《洪吟》抄了一遍。我能自己读法,但是,我还是得让妈妈看着,我怕读错了。

平常,我和妈妈去讲真相。妈妈要是给一个人讲真相,我就心里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让听真相的人能得救。

一年级的时候,学校要求同学们都入邪队。我知道我不入,妈妈找我的班主任老师去讲真相,给老师真相资料、神韵晚会光盘,老师明白了真相,并且三退了,老师的家里人也三退了。但是我们学校是重点小学,老师觉得有压力,一到周一升邪旗的时候,老师就临时拿出一条邪领巾让我戴,因为我有怕老师的心(执着心),每次都戴上了,我心里很难受,也很伤心,知道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妈妈说我怕老师,实际上是在害老师,让老师做了坏事。妈妈还说我是正念发的不好。

直到二年级的这个暑期,我正念才发的特别好。现在,我上了三年级,我们班换了一位新老师,新老师很严厉,但我没有怕心了,我还重视了发正念,开学典礼的时候,学校检查的老师问我:为什么不戴(邪)领巾?我堂堂正正的说:“我没入,我不戴!”老师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我们班的老师也没再问我。同学们问我,我就告诉他们,说:“我没入,我不戴。”

我最喜欢做的事是和妈妈一起去发真相资料。每次我和妈妈去发真相资料,我从包里拿出一份真相资料,我走过去小心翼翼的粘在门上。

前些天,我和妈妈一起到大市场的一个一个店铺发,妈妈同卖货的叔叔、阿姨说话,我来放真相资料。回来时,我还给了车上卖票的阿姨一张神韵晚会光盘。

我在家里,也能帮家里大人做许多证实法的事。我还能刻神韵晚会光盘。我在刻的时候,我非常认真、仔细,都是用最低的速度,刻出精美的光盘。

有时我在学校与同学发生矛盾、和同学之间争斗。开始的时候,同学打我,我也打同学;抢我东西,我也抢同学东西。比如:有一次,我正在写作业,一个同学把我的语文书拿走了,我一看语文被他拿走了,我就一下把他的铅笔盒拿了过来,他又把我的橡皮拿走了。我气的火冒三丈,一把抢回我的语文书和橡皮,然后我把他的书包拿了过来,准备不还给他了。突然,我想起师父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就把书包还给同学了。

前几天我跑步,跑着跑着我摔了一跤,我手都摔青了,我又想起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从地上爬起来接着跑。我打坐腿很疼的时候,我也是想师父的这句话,我就不舍得把腿拿下来,就忍着。

我修炼中还有一些不足的地方,比如学法不主动,还有背着妈妈偷着上网玩游戏,看电视,大人说也不听。我上网玩游戏,净玩那些杀杀打打的游戏。我每次玩完游戏,都很难受,睡觉总感觉有一群东西走来走去,所以我睡觉总大喊大叫。我看明慧网上同修说在另外空间的一切生物都有生命,玩游戏打打杀杀就是把它们杀死了,所以也造业。以后我再也不玩游戏了。

这些就是我的修炼心得,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