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回家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份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64岁。刚得法时,是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走進大法的。得法以前,有冠心病、心脏病、气管炎、腿痛病等,经常吃药、打针,真是花了不少钱,受了不少罪,人家过年,我过关,痛苦极了。得法以后,我的病一天比一天好了,没有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我的病完全都好了。是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是伟大的师父给了我又一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恶党迫害大法,镇压法轮功,我心里很难过,我也要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还师父清白。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五日,我和老伴(同修)一起到北京,一路上很顺利,第二天上了天安门广场西边。许多警察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俩也不答理他们。警察让我们骂老师,我说:“我不会骂人,骂人是不道德的。”他们就把我们拉到车上。

在车上,他们让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往外掏钱,不掏他们就翻,就这样,把钱都给掏出来了。然后,把我们一个连一个全部铐在一起,在地上坐了一宿。第二天被当地公安拖回到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男女大法弟子都关押在一个小黑屋,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

有一个同修带進一本《转法轮》,大家在一起学法,不久便被警察看见,给抢去了,我们就一起大声背《洪吟》。大约在黑窝里关了二个月,心里想,不能老在这里,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应该想办法出去。

一天晚上,大伙一起交流切磋,认识越来越清楚:“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用师父法来对照,一定要放下生死,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所以我们就开始绝食了。那时,13名同修一起绝食,也把恶人给镇住了。但邪恶又使诡计,表面上说是叫大伙往家走,可他们真实的目地是想看看大家的精神怎样。师父说:“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精進要旨》〈定论〉)由于大家的不理智,没有把握好,有的被恶人勒索了5000元钱才回家。

在恶人叫大家都起来时,我就不起来。到了第七天,两个儿子买了肉丸包子去了。恶人把我叫出门,叫我吃饭,我说:“我不吃,你们不放我,我就不吃。”第八天晚上,我作了一个梦,梦见我在一个很窄的地方,在往外走,看见一个窗“啪”开了,我也醒了,天也亮了。我就跟同修说:“我好回家了。”是师父加持我,帮我闯出来了。

贴标语讲真相

一次,我和一位同修贴真相标语时,突然出来两个人,呼喊:干什么?干什么?当时我和同修一点也没害怕,把浆糊放在一边堂堂正正的往前走,心里想不要怕,我这是做最正的事,让世人都见到“法轮大法好”,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就这最纯正的一念,想起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怕啥〉)。这时,两个人气势汹汹的跑过来,问干什么的?我俩堂堂正正的就跟他俩讲起真相来,对他们说:“告诉你二句话,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你们都有好处,我们是在救人。”一直讲到他俩明白了真相,并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高兴的把名字告诉了我俩,做了三退。

到农村发资料

在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发真相资料时,同修拿手电照着往门缝里塞资料。我告诉她:你不用拿手电照,叫人看见不好。刚说完一会儿,一个人过来了,问我俩干什么?让我们到大队去。当时我俩一点也没有害怕,同修跟他讲真相,我就发正念,一直讲到他明白了真相,把资料给了他。我说:“俺也不知从哪能到另一村去”,他高兴的告诉了我们去另一村的路。

医院讲真相

有一次上医院去讲真相,看见一个农民,40多岁。在医院里用手捂着肚子很遭罪的样子,我问他:“你怎么了?”他说:“胃痛,痛了七、八个月了。”我告诉他:“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念他也跟着念,一会儿,他嗷的一声,站起来了,把我吓一跳。他说:“我的胃真的好了,真的不痛了。”我为他明白真相能够得救而感到高兴。给了他一本《九评》小册子,让他看完后,再传给其他人看,让更多的人都能得救。

派出所讲真相

在二零零七年十月底,一次和同修一起去发光盘和真相资料,在路过楼区时,看见一个警察,我给了他一个光盘和两张资料,并给他讲真相,让他好好看看,当时他很高兴,我和同修就走出去了。走了大约100米,在给别人讲真相,那个警察又追上来问:“你有没有光盘了?”我说:“没有了。”他说:“没有?”便抓住我的书包不放手,叫我跟他走。另一个功友一看不好,她就赶快离开了。一会儿,警车来了,我就被他们抓到了车上。警察就拉我到家里翻了一遍,翻几个光盘,一本《转法轮》。当时,我心里一点怕心也没有,我给他们讲真相,在心里发正念,家里的好东西邪恶看不见,结果真的什么没翻到。以后,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我一直在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在派出所给四个人讲了真相。

警察问我那个同修是哪里的,资料是哪来的,我都没有配合他们,就是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一个警察说:你们炼法轮功的,真是转不了你们的心哪。我说:“你说的太对了,不管怎样,谁也转不了我们的心。”到了“转化”大法弟子的黑窝,邪恶问我去哪个区,我不告诉他们。心里一直在发正念,背法,不配合他们。

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半月时,恶警又问我:“你是怎么進来的?”我说:“发了两张资料、一个光盘,就把我抓这来了。”问我都接触过谁?我说就自己发。恶人气急,用手使劲捏我的脸腮,我就请师父加持。他们见啥也问不出来,最后就草草收场了。

一次,同修绝食时,我也不吃饭,恶人气急败坏,拿棍子照着我的手打了三、四棍子,又照头打了四、五棍子。我心里想,你不要打人,打人犯法。这样,我被关進了小黑屋,里面一点光也没有,白天晚上亮灯,就这样被关了五、六天,后来才让我出来,又关在另一个屋。

到了腊月十五日,警察又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永远炼!我炼了十三年了,都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我怎么能不炼呢?”恶警见我不动心,气汹汹的走了。

第二天,警察让我收拾东西,骗我回家,结果把我和另一个同修又绑架到看守所。有一天,我被吓的昏过去了。(后来我悟到,是师父保护我,让我用病业关闯出黑窝)恶警把我送医院打一个吊针。由于我当时没有悟到,这样反复了多次,都打了针,吃了药。

在最后一次,我决定不吃药了,永远不吃药了。他们再叫我吃药,我告诉他们:我从炼功到现在13年了,从没吃一粒药,没有打过一次针,你们把我非法关押在这,每次打针、吃药也不见好转,我下决心不吃了。他们为了推脱责任,天天让我写不吃药的名字。有一天,警察(所长)又问我,我坚定的回答,就是不吃了。他也拿我没办法。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说:“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想到师父的话,使我更增加了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从法上认识了,过了四、五天就让我回家了。当时,我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还有这么多大法弟子在这里,心里真是难受极了,要都能回家多好呀!这时,一个常人对我说,你还哭,你还不快告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马上认识到,是师父在用常人的嘴告诉我快讲真相。我便一个一个监室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正念营救同修

这几年,每当我知道哪个同修遭受迫害时,我就及时的组织同修一起高密度的发正念,到有关部门要回同修,直到把同修放回为止。

由于同修们都能在法上认识,形成一个整体,在一次营救同修时,我学到《洪吟二》〈难〉:“千辛万苦十五秋 谁知正法苦与愁 只为众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罢休”,于是我便把这篇经文写给学法小组的每个大法弟子,我们决心不把这位大法弟子救出来,决不罢休。

有了这一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帮助下,十几天后,这位同修就被救出来了。象这样的例子很多,我深知发正念的重要性,师父的威德无法形容,只要我们能在法上认识法,什么神迹都会出现。

写了这么多,其实还有很多事没有写出来,也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一点事而已。师父的师恩浩荡,对师父的感恩也无法用语言表达,我会用实际行动,听师父的话,抓紧时间快讲真相,抢救更多的众生,不辜负师父的苦度,不负众生对我们的期望。

同修啊!让我们紧紧的抓住师父的手,一直往前走,让我们一起来完成历史的使命,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吧!

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