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我今年64岁,有10多年的糖尿病史。2009年4月5日在县医院做了胆结石、卵巢切除手术,医生为我做了各种检查,运用了各种治疗方案,可两个月过去了,仍然伤口不愈合,胃肠严重瘫痪,水米不進,仅靠输液维持生命。来探视我的亲朋好友为我难过,以为我要死去,妹妹在家为我找好了坟地。89岁的父亲来看过我一次,看见我面如土色,表情淡漠,骨瘦如柴,含泪长叹回家,两天后便与世长辞。

医院让我转院,我要回家,家人也无可奈何,于是带了一大包药回家了。当天晚上,有人到我家,叫“大姐”一声。他的到来,开始我怔住了,但很快又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兴奋。他说:“听说你病得很重,我来看看你。”

我们没有打过过深的交道,只是在15年前,我们一起炼过法轮功,他是辅导员,时间不长,我因在单位上班人多事杂,自认为执著心难去,等退休以后再学吧,便带着对师父的崇敬与对大法的不舍,与他不辞而别了。我很佩服他坚持始终,刻苦修炼,也敬佩他在恶警的威逼下,不屈不挠,但也有点不理解,所以见到他,心情有点复杂。

他话不多,很有亲和力,不一会他说,“你念‘法轮大法好’吧,师父会保佑你的”。由于恶党的反复造谣宣传,使我对大法有一些误解,便说:“我不念。”他不急不火,似乎看透了我的心,临走送我一些法轮功的资料,告诉我,“你好好读读吧,我明天再来。”等儿子给我读完,我好象明白了许多,但还是半信半疑。果真,第二天,他又来了,并带来了“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光盘,我目睹了事实真相,原来是中共一手策划导演的,我感慨万千,我上当被××党蒙蔽了,我误解了老师,误解了大法,误解了同修,此时心中从新升起了学炼大法的念头。

自此,他每天下班晚饭后准时来和我学法,风雨不误。我们先后学了《转法轮》、师父在北美、纽约,悉尼、澳洲、东南亚地区法会讲法,和新经文等。白天我还用他给我的MP5反复的听《广州讲法》、《济南讲法》、《九评共产党》等,并背诵了《洪吟》、《精進要旨》等。精神轻松了许多,身体也渐渐的好起来了,逐渐的能喝一些稀粥了。同时我也丢下了令人作呕的中草药及看了就发愁的药片子和每天长达8小时的输液,摆脱了无休止的各种治疗,更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当我第一次坐起来,并吃了半个馒头,全家人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激动的哭了。确实,在我病重期间,儿子和老伴没日没夜的守护着我,女儿给我买来了各种好吃的,我却看见就想吐,她急的没办法,又去30里外的地方去求菩萨,然而,医院和菩萨都没能救得了我,法轮大法让我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并逐渐的恢复了健康,全家人怎能不感激万分呢。

全家对那位法轮功学员表示感谢,我也说:“确实是你在关键时刻指点迷津救了我。”他严肃的说:“其实你的命早已经终了,是师父慈悲的把你拉了回来。”看我不解,他又说:“因为15年前,你曾经是大法学员呀,师父是不会丢下一个弟子的。”我羞愧的简直无地自容,我哪配做大法弟子呀。我暗下决心,我一定要信师信法不动摇,精進不懈怠。

因为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儿子女儿先后走入了修炼,并在家里成立了7人学法小组。我每天按时发正念,学法炼功从不耽误,认真做好三件事,儿子女儿又买来了电脑打印机等,在他的帮助下,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有着40多年恶党党龄的老伴在我的劝说下也作了三退。有时候在我懈怠时,他还能督促我发正念,做好三件事呢。

现在,我体力在逐渐恢复,生活能够自理了,只是由于长时间的卧床,肌肉无力,站立不稳,炼动功时不能坚持,不断请师父加持,经过刻苦锻炼,可以完整做下来第一套功法了。

是大法救了我,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谢伟大的师尊,感谢各位同修无私的帮助。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勇猛精進,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