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了跟头向内找 多增正念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得法,今年四十八岁。经常上网看同修交流的文章,从中受益很多。很早就想,我不能只获取,也应该把自己的经历和体会写出来,让同修借鉴,相互交流提高,共同精進。

最近半年多,我总觉的,该讲真相的已讲的也差不多了,剩下的不太好讲了,所以只做了“三件事”中的两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就这两件事,做的还很不好,每天只学几页或十几的法,就困的学不下去,打坐、发正念也经常昏昏沉沉。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将儿子送上车后(儿子在省外工作),身体开始出现忽冷忽热的症状,头有些昏,晚上睡眠减少,三天后,这些感觉越来越严重,晚上基本睡不着觉。我完全没有把它当成病,认为是邪恶因素的迫害,每天都发正念清除迫害,并向内找,可怎么找也找不出真正的原因。

情况仍一天天在恶化,到了三月二十二日,我眼睛开始变花、耳朵听力严重下降。二十三日上班时许多见到我的同事都说我脸色很难看,领导直接说象我们单位已故的某某临死前的脸色。我没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妻子开始害怕起来,二十五日,她打电话将此事告诉我的妹妹、兄弟;晚上九点,妹妹、妹夫、兄弟、姐夫赶来,我对他们说,我如果今晚再睡不着觉,就去医院,如果能睡着,你们就回去,不用担心。可他们看到我的情况后,不容分说,立刻就把我送到了医院。到医院一检查,严重糖尿病(空腹血糖25.7),有酮症酸中毒症状,严重肺炎,肝肿大,肝功能数值一个都不正常。

住院的前三天,我怎么也想不通。我从小没住过医院,修炼法轮大法十多年没吃过药、打过针,大家都认为我身体非常好、修炼上精進;我认为生病是别人的事,怎么自己还会出现如此严重的现象?是不是师父由于自己没修好不管我了,是不是我没有法轮或法轮消失了?是不是这么好的大法是不存在的……最后,我决定,什么都不想,暂时顺其自然吧。

到了住院的第九天,咳痰带血的现象消失了,精神开始好起来,我又开始向内找:一、自从去年八月买车后,上下班就不再走路,贪图享受的心越来越膨胀,执着于常人的享受;二、常常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身体如何好,显示心;三、没有做好“三件事”,特别是讲真相救世人的是完全没做,我认为这是最关键的修炼上的不足,可能还有没找到的。

我有这么多常人的执着心,大法弟子目前最主要、最关键的救度众生的事都不去做,我还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我深深体会到:正法到了最后,对大法弟子的要求真正是越来越严了,象是在过“独木桥”,走不稳就很容易掉下去,甚至失去生命。我前段时间做得那么不好,要不是师父慈悲,我可能早就没有今天了。

住院的第十天,我要求主治医生给我重新拍片和化验肝功能,医生安排在第十一天做,第十二天,拍片和验血结果出来了,我的肝、肺已完全恢复到正常人的状况,医生也感到很意外,按一般情况,象我肝损坏这样严重,至少要三个星期。此时,注射的“胰岛素”也被我要求减到不能再减的水平,但医生只说是由于我长期不用药,对药很敏感而出现的。可我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是师父在救我,慈悲的师父不愿落下每一个弟子,包括象我这样,表面精進,实则很差的弟子。谢谢师父!

四月十六日,经我再三请求,医生终于让我出院了,还再三叮嘱要按时打“胰岛素”,按时复查。出院的当天我就停了所有的针、药,发誓与修的不好的过去告别,我不再是什么“糖尿病”人,是大法弟子,我要做一个真正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在住院期间我就曾想,我这一住院,会给大法带来多大损失,会给我身边的大法弟子和常人造成多么不好的影响!我以后还怎么向世人讲真相、救众生?

出院的当天,我上网仔细阅读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其中,有个同修描写的与我的工作情况几乎完全相同,我很震惊,也很感激。我在单位上是做邪党的党务工作,由于我的责任心强,无论做什么工作,都想尽快做好,可一件事还没等做完,另一件工作任务又下来了,虽然都是邪党那些假、大、空的事,但要按其要求做好,也得花很多时间。就这样,我几乎天天白天忙,晚上加班,公休日加班,没有一点空余时间。回到家总是精疲力尽,一学法就困,学法近乎应付。过去我从未察觉、也没想过,不知不觉中头脑中装進了大量的党文化、装的都是邪党的工作,大法装的越来越少。我想这就是我被邪恶因素抓住把柄迫害,师父心急也无能为力的主要原因。

现在出院已第十一天了,我按医生的吩咐,每个星期定时去测两次血糖,但我去测血糖的目地不是担心自己血糖是否会升高,而是为了证实大法,让医生、让世人知道大法是好的、是真实的。我已测了三次血糖,分别是:7.3、6.7、5.7,完全正常。测血糖的医生得知我的情况后很吃惊,这在医学上是无法解释的。我告诉她:只要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疾病就会消除,她用心的记下了。

现在我每天晚上都用半小时发正念,清除中共邪党在我身体各个空间的邪恶因素;清除我体内的所有邪灵与因素,请师父加持。

现在我身轻体健,精力充沛,比住院前还好,完全没有糖尿病人的任何症状。

原来担心出院后讲真相会很困难,可没想到真正讲起来比前还好讲,我感觉自己正念增强,讲真相的效果也更好。现在我“三件事”做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而且发现并去掉了许多过去隐藏很深、不易察觉的人心。再次谢谢师父!

由于层次所限,不到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