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母亲过关谈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最近我母亲(同修)病业拖的时间太长,关太大,过不去了,去了医院。我们身边发生了些奇怪的事情,因此我和母亲商量,将这个过程写出来,对同修也许会有所帮助。

我母亲在手术后,忽然觉得心头一震,人就狂躁起来,身上连接的那么多管子都想拔掉,希望去狂奔,去狂喊。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人躺在床上像烙烧饼一样,左右乱翻,一刻不得安宁,甚至要坐起来。自己也觉察不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和家人看到这个情景,都不知道怎么了,叫来大夫、护士,众说纷纭,大家说不出所以然,就打了安定观察。等安定发挥作用,我母亲睡了,大家都撤了,就我留下陪护。

一会儿医生叫我去说点事情,几分钟回来时,发现母亲已经自己坐起来。我赶紧扶她躺下,一面和她对答,希望她可以安宁,她好象啼笑皆非的表情,就是多动症的表现。我忽然想起来,这好象是主意识不清的表现,就侧重问她问题,她主意识还是有些清楚,希望师父救她,喝令控制她身体的灵体离开。一面告诉这样迫害她的灵体,这样做是有罪的,但这样做收效甚微。

我拿出《洪吟》让她出声的读,她是文化功底很好的人,这时居然很多字不认识了,读不成句子。我忽然想起来了,刚刚看到的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无论在大法弟子内部出现什么问题,一定是针对某些人或者是某群人的人心来的,一定是这样的。”

我明白了,这个是对我们很多同修来的,我就对干扰母亲的灵体一字一句的说:“我知道你的目地,你希望让同修和常人看到,我母亲修炼挺精進的,最后还是去了医院,甚至得了不治之症,给人印象是修炼大法不吃药,不去医院给耽误了。以此来起到迫害法的作用。我会将我母亲私下偷偷吃药,走擦边球,吃补药的情况告诉同修,让大家有所借鉴,将这件事情变成好事,督促有类似情况的同修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不能再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神不放。旧势力安排给你的任务,你是永远无法完成的。”说完,我母亲说:“我觉得轻松多了。”两分钟后就安静的睡着了。

事后,我和母亲打算将这些年过病业关的情况告诉大家。我母亲九六年得法,觉的法太好了,但治病的心一直没有去,对自己失眠呀等症状一直靠吃药缓解。后来觉的这样不好,曾把药都扔掉了,但一有常人的起疙瘩、就去抹些药膏缓解,还自己骗自己说是外用的药,吃不到里头;有上火的症状就冲些菊花,甚至在院子里采车前草,还自己骗自己说没有去药店的不算药。每次消业的机会都被她给压了回去,业力在体内积存,甚至吃各种的补药,希望强化自己的机体。

她一直这样做,但出于好面子等原因,都没有告诉其他同修,同修还以为她在这方面很坚定的。她的住院,身边的同修的确有不少产生了疑惑和或多或少有些波动。我就去将我母亲的真实情况告诉大家,大家都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一点都不能含糊,用糊弄和浑水摸鱼来对待修炼根本行不通的。大家对自己的修炼都有了各自的反思。

我母亲也有很多体会,她现在也明白了旧势力的用心,给她设置了这个死关,旧势力看到手术缓解了病情就及时去迫害加重,当时真可能去疯跑,甚至跳楼都有可能。她说,我明白常人的治疗对我的病是无能为力的,我只能尽量学好法,好好修炼,不去考虑这个病了。以前没有过好的关以后过好。

写出这些,揭示旧势力的安排,不仅仅是针对个体来的,而且往往是针对我们群体来的。但和我们个体没有做好,给机会是有关系的。及时揭露出来旧势力的安排,对在魔难中的同修是有很大的帮助的,起码旧势力借助这个事情迫害其他同修的借口不成立了。不会借口没有让其他同修得到教训来加大被迫害同修的难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