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关中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我是小学文化,没有写作能力,可是我也要写修炼的心得。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前满身是病,得法后身心健康,感谢师父与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知道了做人的真谛。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们村和全国一样,受到了村里、乡里、县里“六一零”以及不明真相的警察迫害,干扰。在二零零零年春天的一天,邻居一同修家被村、乡里派出所骚扰了三天,有几辆车,十几个人。第三天,正好我丈夫在家,中午吃饭时,丈夫问我说,它们万一到咱家来了,你要法轮功,还是要这个家?我说没有万一。丈夫又问,要是万一来了,你要什么?我说,就是没有万一。丈夫急了,把筷子一摔,饭也不吃了,说:“你要不给我说出个道理来,你以后别想炼功!”我没理他,丈夫很生气的到屋里去了。

这时师父和大法给了我智慧,我就到丈夫那去,看他还在生气,就笑着说:“你不是让我给你说出个道理来吗?”他说:“你说,说不出来,别想炼功,说出来了,有事我给你顶着。”我说:“好,以前我满身是病,你为我做了很多,带着我到这儿看,到那儿看,去了不少医院,钱也花了不少,可我的病一直没好。后来,我花了十二元钱买了一本《转法轮》,就把我全身的病治好了。我没见过我的师父,我也不能回报我师父什么,可我的师父说了,什么也不要弟子的,只要弟子一颗向善的心,这颗心我一定给。在任何环境下,我都不会说不炼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我要做一个有良心的人。”我说着哭了。丈夫说,你这样有良心的人,伟大,你炼吧。

二零零一年春天的一天,上午,大姑姐(同修)家姐夫打来电话,说姐姐被绑架了,还讲了经过,说姐姐要败家了。下午,我家就来了好多人,三姐、三姐夫、妹夫,公公和丈夫,坐在屋里,好象有什么大事似的,我知道是冲我来的,可我没动心,我心里有大法,身边有师父。公公先说话了:“你姐被抓走了,你姐夫说你姐要败家,你要小心点,不要炼了,再炼咱家也要败了。”其余人也七嘴八舌的说起来了。

这时我说:“你们先不要说了,听我先说。”我对着公公说,“我姐夫说,我姐败家了,不对。”公公说,“怎么不对,她要不炼功,能抓她吗?”我说,“我姐修炼三年多了,没吃过一分钱药,没吃过药,就没闹过病,没闹过病,就没浪费过时间。您说她得干多少活呀?三年多,以‘真、善、忍’做好人,他们都是受益者,为什么说我姐给他败家。谁不维护自己的家人?抓我姐的时候,我姐夫是怎么做的?他为我姐做了什么?我姐是睡觉被抓的。她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我姐夫竟然说是要配合政府工作,把我姐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都拿出来给了邪恶,还说我姐败家,他算个什么东西?他连当亲人都不配!”我公公听了,把桌子一啪,说:“对呀,他凭什么说你姐败家?!”这样,又一次解体了利用家人对我的干扰。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的身体忽然起了一身疙瘩,奇痒钻心,让我寝食难安。在这过程中,有家人、朋友、外人还有同修让我上医院,我的心没动,我知道:师父说修炼人没有病,是师父在给弟子净化身体。丈夫说:“你炼的是假的,你不要信了,会毁了你的。”我说,“大法是真的,要是假的,我情愿去死,可我知道这是真的,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弟弟来了,他是医生,说,“姐呀,你不要太傻了,哪有不吃药,就好了病的,上医院吧,别叫亲人们为你费心了。”我说:“大法是真的,我的师父在看着我,姐姐就证实给你看看,大法是不是真的。”

顶着家人、亲朋和同修的压力走过来了,一连四个月,白天晚上没有睡过觉,人瘦了很多,痛苦的眼睛都变了,好象身上有钉子钉着一样痛苦,手捧着《转法轮》,一秒一秒的闯过来了。

在闯关期间,我的左脚没有了知觉,可师父让我过正常人的生活,能做好三件事。为了不受干扰,我没有给家人讲,我也没把它当回事,我知道师父一定会给我最好的。

坚定的做着三件事,如今我也是大法中的一朵小花。

写的不好,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