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纪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今年夏天休假回家乡探亲访友,发生了很多事情,希望写出来能够和大家交流。

在回家乡之前,我知道这次是救人的机会,所以准备了一些新唐人的电视节目拷贝在U盘中,准备拿给同学。

回到家乡,同学们安排了聚会,将近二十年没有见面的同学大家聚在一起,气氛非常热烈;由于在开始之前,有个政府机关工作的同学开玩笑提到法轮功,我认真想了一下,就把自己当年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如何促成修炼的机缘,以及修炼后的人生观变化讲给大家听,同学们都非常安静,特别是在场的女同学很多人表示他们一直想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别人说的总觉的不可靠,今天终于听到自己的老同学亲身经历过的事情,觉的比较可信。后来将准备好的U盘的资料发送给了二个同学,当时也有其他同学在现场,一位没有得到资料的同学直接表达了遗憾说自己也应该有一个,这时我才悟到,自己由于怕心和舍不得花钱,买的U盘不够,没有做到人手一份。

在家乡期间,遇到曾经对我有好感的高中校友,对方已经在家乡功成名就,但人仍然象从前一样平和朴实,以前每次回家乡都要和他一起吃顿饭,聊聊各自人生的变化,在我心里一直是把对方作为好朋友,而没有太多的非分之想。修炼后曾经和他很认真的讲过真相。他对大法很认可,只是觉的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时一遍一遍的找他,而且也不管他的感受和认识怎样,就是顺着自己的思路讲,让他厌倦。

但是这次回来见到对方,我明显感觉到内心的平静被打乱了,有种很强烈的物质笼罩在我周围,让我感到自己对情的纠缠不清,这种东西从外到内的搅动着我的意识,很强烈,甚至夜不能寐,即使睡着对方也会在梦里出现。我悟到这是干扰,也明白一定是自己内心深处还是有情的执着没有放下,所以才会被强烈的干扰。当时心生一念就是绝对不能被这种堕落的情愫所困扰,做出不符合修炼人的事情,同时也觉得自己在感情纠缠不清的情况下和对方见面讲真相,不够纯净,所以在家乡的时候,每天都在回避和对方见面的机会,自己心里面还自忖着自己是把关过好了。

但直到要离开家乡的当天早晨,我突然很清醒的悟到,自己在努力回避对方,恰恰失去了和对方讲真相的机会,耽搁了救人,而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那时彻底明白这是一个旧势力安排的连环计,第一计是让我陷入情网,不能自拔,从而做出对不起大法的事情;这个阴谋不能得逞之后,又有第二个圈套,就是让我心神恍惚,由于有情的执着在,所以不愿不敢去面对对方讲真相,也耽误了我把拷贝好新唐人节目的U盘送给对方。而这一点直到我离开家乡的当天才悟到,自己上当了,因为为了抗拒这种情的困扰而逃避见面,恰恰是上了旧势力的当。但是马上要启程了,没有办法改程,那时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包围了我,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这个校友,非常遗憾。我心里默默的请求着师父,希望让我再回来一次,下次我一定做好。

特别是从家乡回来后,看到师父最新的经文《致美中法会》中再次讲到:“学好法、做好讲真相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的理解是,作为修炼的人,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执着,会受到这样那样的干扰,特别是旧势力强加的魔难,当时也许不能完全从执着中走出来,完全放下,但是也决不能因此耽误了救度众生的重任,要有正念彻底否定它们的安排,彻底不承认这些安排的存在,不管什么情况下救度众生才是第一位的。这个遗憾很深,在这里把我这个不争气的修炼人把这个没有过好的关写出来,希望以此给其他同修为鉴。

第二个让我感触颇深的事情是在和常人交往时,特别是自己的亲朋好友,如果不能做到一思一念在法上,就很容易混同常人。

在家乡时,有的同学利用公款请吃饭;有的亲人为了表达对我的欢迎和关照,利用手中的特权安排免费住高级宾馆;还有一些亲戚的人情往来,送红包;这些事情常常发生在我们周围,而且事情很小,我当时的想法就是为了不让他们觉的我太怪异,我就暂时接受,以后把钱捐给救度众生的项目组就好了。

但实质上,这是一种对社会不良风气的纵容和妥协。同学利用公款请吃饭的时候,可以自己抢先把钱付了,如果实在推托不过,可以事后把钱捐赠出去;亲人安排的免费宾馆,当然不能去住,而且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很好的讲讲对大法法理的感悟,也能让对方感受到大法的纯正和美好;亲戚的人情往来送红包,在这点上我悟到的是,如果对方在金钱上确实有困难,那么红包可以当成对对方的资助,随个礼也可以,不能为了随大流去送红包,但是修炼人绝对不能接受对方的红包。因为所有的所得都是我们德换来的,如果有不该得到的东西我们要了,那就是魔给的。而且修炼人这种混同常人的做法,会让常人无从得知什么是人类该有的行为准则,从而更是一落千里的下滑下去。

一次探亲之旅,实质上是救人和个人修炼的提高的检验之旅,只是这其中有很多当时由于心绪不宁,没有做好,希望写出来,能给其他同修启发:无论在怎样的魔难中,都不要忘记或者放弃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