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近期汉中恶性绑架事件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今年九月二十五至三十日,陕西汉中的“六一零”、公安、国保、国安、政法委、派出所、街道办、居委会统一行动,抓捕了当地十几名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砸抢私人物品、搜走大法书籍、打印设备、绑架,在当地影响很大。

去年,邪党要开奥运,针对当地大法弟子的迫害从年前就已经开始着手了,年后一直在跟踪监控当地同修,五月份开始抓捕大法弟子。今年,邪党六十年,从现在的情况看应该是四月左右就开始了,九月底开始抓捕。每次,邪恶都是提前半年跟踪布控。这两次迫害的结果,我们的损失都惨重,人力物力、技术的培养都是不容易的,刚有规模又有损失。去年的损失刚刚恢复过来,今年又遭这样的损失,实在让人有点痛心。

鉴于这种情况,汉中当地如何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正路,同时不被邪恶迫害到,我觉的这是我们都应该好好想想的、努力做到的。

我认为,按照师父的要求我们首先还是要把学法摆在第一位,多学法、学好法,多一些学法点,自身的修炼都在其中。学法点的安全一定要注意,人不宜多,出出進進分开走。 邪恶对当地学法点的骚扰一直就未停止过,所以我们必须理智智慧的对待。

第二,发正念的重要性。除四个整点外,其它时间就是多多清除当地的邪恶因素。

以上两点大家都很明白,都知道怎么做。

第三,有同修提示说,陕西的汉中和宝鸡的大法弟子在全省的比例来说是属于比较多的,可迫害也是很厉害的。什么原因呢?我理解,旧宇宙的理要成就那么大的威德就要有那么大的难。汉中修炼人多,相对魔难也大。只有整体的力量不断提升,都能提高上来,都能达到一定的心性要求,理智智慧,形成整体,邪恶就会被不断的清除。

还有就是现在走出来的人,精進的人还是少,当时学炼法轮功的人那么多,旧势力就相应的给安排了那么大的难,可现在走出来的人并不多。昔日的同修,有条件的还是要多帮助。近期讲法师父说,“少一个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曼哈顿讲法》)。但是再走出来的同修也存在修炼的过程,帮助的同修人员要合适,帮助要到位,不要刚走出来又遭迫害又带来损失。

第四,同修间的矛盾不能及时向内找,在矛盾中提高上来,有的甚至不断在加强这样的因素。

比如有年龄相仿的男女同修因大法的工作需要合作,经常在一起就会引起一些非议。这首先要说男女同修自己要修好,能避免的事情尽量避免,该配合的就配合,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做大法的工作。那么有其他同修对二人表示不满,私下里互相之间扯这些事情,有的说的很难听,甚至当面都说不好的话。这怎么能是大法弟子的所为呢?离师父的要求背道而驰嘛。说这些不好话的同修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给自己带来多大的业力,发泄自己的情绪和执著,还不断的给被说的同修增加多么不好的东西,也使的整体的空间场带来不好的因素。建议同修要好好看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对同修有看法应该当面指出来,不要背地里说。那指出来的时候,要先稳住自己,和风细雨的对同修说,才是大法对我们要求的。

另一方面,我们做的不好,矛盾大,不能向内找形成修炼的环境,才使的我们空间场不好。这种情况下,特务才敢在我们的场里呆,才敢干出邪恶的事。是因为我们的场不正。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说到我们的场正,邪恶是不敢在这个场里呆的。所以我们应该好好对照讲法实修自己,修去自己的执着,尽可能快的达到法对我们的标准要求,我们的正念才能足,这样的空间场邪恶自然不敢呆啊。

二零零八年五月邪恶绑架一批学员后一直到现在,汉中地区的大法弟子整体都在不间断的发正念,为什么迫害未制止?“六一零”、马平安一伙一直那么猖狂。不是正念不起作用,我们在证实法中不是有那么多的神奇吗?我想,还是有漏,有偏。

第五,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集体行动给大环境带来的损失。

三月底南郑恶党法庭要非法开庭审判大法弟子,南郑大法弟子提前就贴不干胶,引起邪恶的注意。大法弟子之间也相互通知,要正念阻止邪恶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判刑,有人还说这也是给师父的答卷,对怕心考验等等。结果损失惨重,抓人、抄家、判刑,资料点也受损失。

八月听说要把杨华等人转到西安去,有人倡议要阻止邪恶的这一举动,大量的去探视,去的人都是比较精進的。好象这次被抓的人都榜上有名,多少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我认为这两次事件都是不理智的行为,对我们现在当前做的工作会有影响和损失。因为我们环境还不够好,而本地邪恶在一定程度上还很猖獗。这样的事情只能理智的去做,不能莽撞、意气用事,人为的使我们自己遭受损失,那救度众生的使命怎么完成啊?

首先,认识上有问题,“不去现场发正念就是有怕心,就是没完成好师父的考卷”。这种说法本身就有问题,就不对。师父从来没这样说过,即使是同修自己悟的,也不能把自己的认识强加于别人,搞大帮哄啊。每个人的悟法做法都不一样的。

其次,阻止邪恶非法审判大法弟子完全可以在家里发正念,即便有想去现场近距离发的,也不应提前声张。

再有,有家庭资料点的,负责一些事情的,在这两次集体行动中也冲锋陷阵,我觉的不合适。要为自己的资料点工作负责啊,一个家庭点可以管多少同修的资料正常供给啊,不利于安全的行动都应该停止。近几次师尊讲法中也多次提到安全性的问题。不能被邪恶钻空子,被钻空子了就会有损失。现在正是用人之时,老这么损失,众生谁来救啊?

从这两次集体行动中也反映出了,整体的大方向有一定的问题,追求轰轰烈烈的,而不是静心学法修自身,学好法救众生。从近两年的情况来说,当地大法弟子也在日益成熟,也在探讨如何面对现状做好三件事,也在齐发正念清除当地邪恶。但是为何迫害还在这样延续?我们真得多向内找找,多参看明慧同修成熟文章、经验。“润物细无声”,这样的做法比较适合。

营救同修基点应放在救度众生上。大量的同修,经常在邪恶面前露面,却未让参与迫害的警察、法院人员明真相、未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叫那么多同修去接见被送走的同修,同样面对邪恶,不如直接给他们把真相讲好,利用各种方式,基点站对,旧势力是不敢迫害的。

第六,当地有协调人身兼数职,又管这个又管那个,这跑那跑。是的,现在人力物力技术都缺,不跑不行啊,很辛苦。但自身学法跟上没,有时一忙学法炼功就顾不了了。这里不是否定这种做法。而是说自身的修炼要跟上,长期这样下去,只能使自己力不从心,做不好工作,事倍功半。

关于协调。学法小组组织起来了,一些问题解决了,具体的三件事、具体项目,就应放手,通过学法,自己就会走出自己的路。需要整体发正念,只需要一句话,都会有响应。往往协调人想知道每一个项目情况,具体证实法的情况,并达到自己认为的状态。好多人并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包括协调人。所以几个人经常到各地“交流”,但更多的是坚持自己,放不下自己,并没有听到别人的交流意见。时间一长,成了说教式、动员和做工作了。说的多了、时间长了、附和的人多了,无形中成了听人不学法了。甚至有很多人在许多事情上就听协调人的,忘了用自己的意识用法衡量了。最后,这个证实法的表面形式越来越轰轰烈烈。大法修炼应该是无形的“形”,协调人的协调也应体现出无形。

第七,注意安全上要严格执行。

当地邪恶针对大法弟子的手段,一个是手机电话监控,一个就是跟踪。因为汉中地方不大,邪恶时常在大法弟子的附近停着车暗中观察。

时至今日,邪恶对电话监控简直是无孔不入。它们就是通过电话手机来了解大法弟子的一切情况。关于手机监控的相关技术资讯,在明慧网上已经多次强调过。但同修还是有不注意的,觉的没事、正念强。直到有事情发生才知道电话监控的严重性。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得心中有数,明慧上都有如何应对的方法。比如,可以专机专用。

修口的事情,我们当地还是注意的不够。有一些人甚至还很不修口。这样的人,我们得注意,和他在法上切磋,实在不行,能避开他最好避开。

自身心性层次有限,觉的有这几个方面问题,肯定有说的不足的地方,意在抛砖引玉,希望我们当地大法弟子都能真正实修,在这些问题上重视、思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