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修炼十多年了,觉的我最难去的心就是怕心了。虽然一直在去,可直到现在还是有怕心。修炼前我胆小怕事,怕遇到别人喊叫、打架,怕死人,怕走夜路。修炼后这些常人的怕心是通过学法一下子熔化掉了。由于比较重视学法,大法的根扎的比较牢固。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能很自然的走出来证实法,先后進京到信访局和天安门广场打横幅都毫无顾虑,宁可放弃世间的一切坚定的走出来维护大法。但是在过程中还是有怕心,怕被野蛮绑架的情景,怕挨打。

在第二次進京证实法之前,我认识到我们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们要多互相交流切磋,使更多的大法弟子走出来,共同完成我们的使命。在一片红色恐怖环境中,交流会有时在我家开,有时在其他同修家或外地同修家开。每次交流会前都会有恐惧感,怕被暴露、被绑架。当时还不懂的发正念,只是认识到这样做是对的,有利于大法弟子整体提高,哪怕我个人被抓也值得。这种信念支撑我一次次的逐步减少了怕心。

怕是一种物质,这是我亲身的体验。明显感觉到这点是在二零零零年四月末。有一天我在家洗衣服,心里难受的受不了,心象紧紧的纠聚在一起,向上提着。怎么会这么难受?我冷静下来仔细查看我的怕心。原来是我虽已决定要第二次進京护法、证实法,可是当时先后不断传来消息说有進京同修遭毒打、遭到残酷折磨。我心里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就是怕。这个怕让我太难受了。我决定不再消极忍受它了,我放下手中的活儿,静下心来跳出自我,把我视为别人,察看一下这颗心是怎么个想法:邪恶这么猖狂,打的这么厉害,先避一避,先不去了?可是用法衡量,应该怎样才对?答案非常清楚:作为大法弟子,那就没二话可说的,必须证实大法。就这样一想,聚在胸口的石头一样的东西一下子没了,心里好宽敞好轻松。我清楚的感受到是师父在这一瞬间给我拿掉了这个不好的物质。让我难受的不行的这个怕是个有形的不好物质。

后来为躲避邪恶的绑架,我流离失所两年多,和几个流离失所的同修住在一起。在这期间,我自认为自己个人修炼时法学的多,现可以多做点事,好让别的同修抓紧时间多学法。表面上似乎不错,实质上是我对学法的认识上已经偏了,把修炼时间长、读法遍数多当成了资本,那是人对法的理解,是常人心使我放松了学法。学法炼功都跟不上,以至心性逐步下跌。最严重的人心是疑心,也是怕心,对家对孩子的情又加重了这个怕心,心里经常忐忑不安。加之邪恶对流离失所大法弟子的加重迫害,不断有同住的或常接触的同修被绑架,使我总担心被国安特务跟踪。偏离了法,也就不知向内去修自己,以至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迫害,真是惨痛的教训。

师父和大法使我从新站了起来。在资料点遍地开花中,我家也成了一个小资料点。因为心态不是很稳,有时也会出现一些假相的干扰。这时怕心的表现是担心资料点被破坏,心态和以前進京护法时不同,那时不懂的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想法很单纯:作为大法弟子一定要走出来。并且我也把我的决心和预料到的后果都用浅显的道理讲给了孩子们,让他们明白。现在情况不同了,我的家庭资料点牵扯了方方面面,牵扯到家中不修炼的亲人,还会影响到周边的同修和需要救度的众生,这个资料点决不能受到干扰和破坏。我感到压力很大,也为我还存有怕心而困惑。我清楚唯一的办法就是扎扎实实的学法。

学法中我真的明白了:我该蜕去人的壳了,不能总是把自己当作人,把这场迫害视为人对人的迫害,所以我才不能坦坦荡荡,我才会担心和顾虑。师父告诫我们“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师父又讲:“我是在领你们修炼中走向神、认识上渐渐的走出人超越人、达到生命圆满升华为目地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师父讲的法我学过好多遍了,只是没有真正悟道。后来我是和同修们共同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实修过程中渐渐的、一点点的才对师父的法有所领悟的。

有一次,一位同修从外地给我手机打电话,要几种真相资料,他是用不修炼的亲属的电话打的,以为是安全的。可能是我的电话被监听,随后他被跟踪,相关的通讯工具被监听。他也多次告知我的电话仍被监听,我的住所附近有不明车辆停留,还有可疑的闲散人员等。当时我也有些紧张,但我坚定这一念,必须照常做我该做的事。我查找到自己的问题: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内心里还是有埋怨同修的心,挑剔别人的心。我想到了只有师父才能帮我化解这一难,求救于师父后,看似很难的一切都很轻松的过去了。

还有一次,在改字的时候,在小区楼上的一个学法小组,近日人员猛增至近二十人,有些人的欢喜心也出来了。还有一个显示心很强的学员近日也加入了,还到处去动员别的同修也去参加。我听后觉的很不安,有不安全的隐患。但时间很紧了,我只能找到一个同修谈谈我个人的想法和建议。如果在过去,我会非常着急,而且会焦虑的设想可能发生的可怕后果,心里会非常紧张与无奈。现在刚刚显露出这样的心态,马上想到不对,情况紧急,只能向师父求助了。这样马上就放心了。我也几次都意识到不能总是遇事向师父求救,师父给了大法弟子神通法力,我应该自己去用了。虽然我也在清除邪恶的干扰迫害,但我还不自信,还是看重人表面空间的表象,遇到大的魔难时,还是觉的求助于师父才踏实。实际上是我信师信法的成度还达不到标准,人的观念还在障碍着。

有个惨痛的教训也在冲击我人的观念。我们有个同修担负着重要的证实大法的工作,近期被绑架,家被野蛮抢劫,使我们这片讲真相救度众生受到一些干扰和损失。我是直接与他联系的。他的被迫害引起我认真查找我自己的问题。我经常去他家里接送资料,觉的他本人没暴露,家住所没暴露,很安全,很宽松,比在外边交接方便。带着怕心、求安逸心、只顾自己方便,不为他人着想及图侥幸等种种人心做着这么严肃的事,却从未觉察。我明明知道他承担着重要的工作,为什么就从未想到要经常正念加持他,帮他清除他空间场内外的邪恶干扰迫害因素呢!因为我没有那么强的正念,人的观念、人的思维让我认为自己还没有能力。师父讲:“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惨痛的教训使我惊醒了,我不能总是用人心看待修炼中的大小事,要在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去掉人心,用正念、用神念,那么也就真正安全了,也就没有怕心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