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周口老模范 坚持信仰被关进监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讯员河南报导)年届古稀的河南周口女法轮功学员顾学敏,退休前曾先后在周口地区教育局、政法委、外贸局粮油公司工作。因其踏实能干,勤奋尽职,是个连续几十年的老模范,单位、系统、地区、省里奖给她的荣誉证书,摆在一起一大摞子。就是这样一个头上戴满中共花环的劳动模范,为强身健体而修炼了法轮大法。在大法遭到无端打压后,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屡遭中共邪党迫害,被非法跟踪、绑架、关押、判刑,其老伴因屡次被惊吓而得重病,最后变成了植物人,令当地有良知者莫不心寒。

顾学敏当初为什么要修炼大法呢?是因为她曾经身患各种疾病:脑血管硬化,心脏病,腰肌劳损、腿痛、胃炎等等,尤其是腿痛最严重,曾经痛的她半年卧床不起。在长期被疾病折磨、生不如死之际,法轮功传到了周口,她于一九九六年开始走上了修炼之路。初到炼功场的时候,她满脸病气,走路非常困难。炼功时间不长,各种顽症就不药而愈,满面红光,走路生风。

在大法遭非法打压以后,顾学敏内心十分难过:这么好的功法 ,中共硬要编造谎言疯狂打压,真是太没有道理了。大法给了自己一切,要走出来为大法洗冤。同时,周围许多民众听信了中共的欺世谎言,跟着迫害佛法修炼的大法弟子,作为修“善”的大法弟子,自己有责任向他们讲清真相,揭穿谎言,使父老乡亲都能免于在天灭中共时被淘汰。于是,她挺身而出,走街串户,传天机,讲真相,送福音。然而,她一心为了乡亲好的大善行为,却遭到恶党多次无理打压,非法到她家抢劫、绑架她,投进监狱迫害,一关就是几个月。

二零零零年前后的一天清晨,顾学敏在周口火车站广场与一个熟悉的女功友见面,被曾任周口地区公安处政保科科长的王余德瞅见。王余德因积极追随邪党迫害大法,遭恶报得了脑血栓,一度半身不遂,病退在家。他仍然执迷不悟,继续迫害善良。这天早晨,王余德到广场锻炼身体,看到顾学敏与法轮功学员接触,遂将她诬告,致使顾再一次被绑架,被投进看守所非法关押数月。

二零零五年十月,顾学敏刚到周口西郊纱厂一个亲戚家里,被以高峰为首的沙南分局国保大队一帮恶警跟踪劫持,投入看守所迫害,并构陷罪名将其非法批捕。零六年三月,周口川汇区法院对顾学敏非法开庭审判。在法庭上,她陈述了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证实了大法的美好。川汇区法院当事法官心里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人,其一切讲真相的行为都完全合法,并考虑到顾学敏年迈,家里还有一个卧病在床的老伴需要她护理,故而做出了“判三缓四”判决意见,顾学敏走出了监狱大门。

顾学敏恢复自由不久,国保大队长高峰在大街上看到了她的身影。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极为恼火:“好不容易把顾学敏抓住了,法院竟然又把她放了”。遂向川汇区、周口六一零(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特务组织)和省城邪党有关部门诬告。周口六一零头目于义云责怪川汇区法院对顾学敏的判决太轻,“起不到打击作用”,从而向法院施压。

当年七月二十三日,川汇区法院向顾学敏发出书面通知,称“周口中级法院认为区法院量刑轻,要求重新审理。兹定于八月二十九日重新开庭”。此后,顾学敏为躲避迫害,到亲戚家住了几天,被川汇区法院知道了,恐吓其家人说如果到时候顾学敏不到庭,就把她大儿子抓起来(理由是顾出狱是她大儿子做的担保)。病中的老伴思念亲人心切,一直闹着回家,顾学敏只好带着他返回家中。刚到家不久,一天,川汇区铁路派出所的恶警闯到她家里,欺骗她,说是带她到派出所问问情况,问完一会就送她回来。顾学敏跟着恶警上了警车。谁知警车一上路,就直接开到了周口市看守所,把她投进监牢。

顾学敏这次被无辜关押以后,就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绝食到第十二天,恶党竟不经任何程序,又直接把她送到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后来才非法在女子监狱开庭,由原来的“判三缓四”改判有期徒刑三年。邪党人员先把合法的好人投进劳改监狱,再履行非法审判手续,如此视法律为儿戏,定好人为罪犯,可谓世上绝无仅有、荒唐透顶、无耻之极!

顾学敏的老伴老赵,是个老牌大学生,退休前曾任周口市宗教局副局长。七二零之前,他也因身体有病炼功,很快无病一身轻。因老赵曾亲身经历邪党一次次置人于死地的政治运动,对邪党的整人手段非常清楚,怕的入骨。顾学敏第一次被绑架,他吓的失魂落魄,功也不敢炼了,书也不敢看了,好象自己身边随时都有警察跟着,随时都会把自己抓走。结果,原来的疾病又全部复发,并且还添了新病,病的他自己连衣服都穿不上,大小便都得让人帮着,整天躺在床上。这次又遭惊吓,病情加重,神志不清,失语,失聪。因他几个孩子都有工作,护理他有实际困难,就把他送到了福利院。后来由于病情日益加重,又只好把他送到周口市中心医院长期住院治疗,家人请来老家的一个侄子护理。顾学敏还有个小儿子,本来就有精神障碍,二十七八了还未成家,由老妈妈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这次也被惊吓的神志不清,父子俩境况甚为凄惨。最近,顾学敏出狱后,到医院伺候老伴,见他昏迷不醒,身上插着管子,四肢、头脸都不会动,多次大声喊“老赵、老赵”,老伴毫无反应,完全成了个植物人。

在对顾学敏的历次迫害中,中共邪党是罪恶之源,周口沙南国保大队头目是直接祸首。高峰泯灭良知,既贪钱权,又十分狡猾、无耻、阴毒,干尽了践踏法律、伤天害理的坏事。仅二零零七年以来,周口沙南法轮功学员就有三十余人被非法劫持,其中李妍慧、李方贵、程金敬、王天玉、何金亮、任学英、顾学敏等被非法判刑,徐美荣、冯子俊、田素华等至今被长期非法关押,年轻女学员梁梅最近又被绑架到商水看守所。每一次作案,都是高峰亲自指挥策划,绝大多数情况都是他亲自带着恶警抢劫、抓人,敲诈了多少钱财,数额巨大,难以准确统计。

中共邪党对一个昔日的劳模、今日又修心向善的好人如此不择手段的迫害,令此事的知情人都十分寒心和愤慨,有的对中共邪党大骂。大家在纷纷议论:中共腐败、流氓无耻到这种程度,真是炎黄子孙的极大悲哀和灾难,中共真是该灭亡了,灭的越早,社会越安定,人民越好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