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色欲之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几天前,我正在家学法,楼下邻居来敲门,说她家盥洗间顶部有水滴,让我家查一下是否漏水。“不会吧,几个月前才找人维修过。”我一边嘟嚷,一边极不情愿的到盥洗间查看,果不其然是我家抽水马桶上水管漏水,我的心不禁一颤。找人修理好漏水,我静下心来找自己。上次折腾近一个月才解决的问题,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又漏了呢?看来,上次漏水,自己向内找的不彻底,虽然找出了名利心、显示心、争斗心、依赖心、求安逸心、色欲心等诸多执著心,但只限于解决问题的表面,而不是从更深处去悟道,所以关键问题没有根除。

为什么两次都是盥洗间漏水呢?尤其是这次,直接是抽水马桶漏水,不言而喻自己在色欲方面有漏。自从上次漏水找出色欲心后,自己在平时的行为上甚为注意,怎么还会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呢?

剖析自己的一思一念,那么,什么是“底线”呢?我因为工作需要,常常有应酬,自己修炼不喝酒,且丈夫离世后一直单独生活,所以经常会带一些异性朋友参加应酬,久而久之朋友间不免会说说笑笑,开些常人的玩笑,但心里却时时提醒自己要把握好“底线”,不要陷入其中。找到了!问题就在于这个“底线”,这是常人变异的观念,不是修炼人的标准!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修炼人的一言一行都应该是纯纯净净的,怎么能用人的观念来衡量呢?正如同修所说:“这不是人在说人吗?这不都是人的败坏观念中一些‘烂理’嘛!却被自己当成了一个‘正理’。”深挖自己:虽然在行为上从未越雷池半步,但在心目中还会不自觉的欣赏有品质的异性,表现上愿意与其接触、交谈、甚至当成朋友相处,并且非常注意自己的形像,处处表现优雅。如同修在文章中所写:“虽然用现代人的标准衡量,行为上好象没有越轨,但这已经构成了意淫。”

长期以来自己色欲之心迟迟难去,究竟是什么东西在阻碍着?想来想去,我发现在很小的时候旧势力就对我做了这方面的安排:因为某种原因自己被父母寄养在外婆家,从小就有一种寄人篱下的痛楚,渴望得到温暖。随着长大回到父母身边,由于生活习惯不同,所以与家庭成员格格不入,曾经一度混迹社会,受到常人社会大染缸的熏染,不自觉的染上了色欲之心。结婚后,由于自己把男女之情看得很重,渴望得到幸福,然而丈夫有过一次痛苦的婚姻,常常陷入深深的回忆,且夫妻双方年龄悬殊太大,无法达到相融,所以,自己再一次感到孤独,于是在婚外到处寻找心灵的安慰,导致自己最终背叛了人的道德标准,在色欲方面下滑的越来越严重。丈夫因病离世后,从前的男友(初恋,因父母干涉被迫分手)又来到我身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虽然我知道修炼人不能做不符合大法的事,但我总是用不跨越“底线”来纵容自己的行为,断断续续一直持续了两年多时间。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同修慈悲的交流,我终于醒悟过来,告诉他我是修炼人不能这样。

师父在《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让在这方面犯过错的弟子公开讲出来,我感到非常的震惊,一方面由于难于启齿(其实是执著自己的心),另一方面认为自己修炼以后从未越雷池半步(变异的观念),所以一直都没有写出来,只是与自己信得过的同修做了交流。

当师父再一次慈悲的点悟后,我知道不能再以任何借口来掩盖,必须暴露自己人生中的污点,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让邪恶曝光。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严肃的教诲我们:“旧势力、旧的宇宙把什么东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间的不检点,这个东西看的最重。”我深刻的体会到:色欲之心是害人的,是旧势力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最大借口。作为修炼人,特别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更应该严肃的对待自己的一思一念,从生命的根源上解体色欲之心,走师父安排的路,为自己负责,为众生负责,不给自己这万古机缘留下痛悔。

个人浅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后记
当我找到肮脏的色欲之心,并下决心从一思一念根除它的时候,楼下邻居留条给我:不漏了,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