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在此汇报一下我十三年的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得法前我患严重的产后头风病,产后十五年了,三伏天我都头戴棉帽子不敢出家门一步,每次疼痛都是呕吐不止,多方求医无效,最后托人找了一位出国的专家,可她告诉我风湿病是不死的癌症,产后风更是终身不愈了。这话如同一盆凉水,把我仅有的一点希望都浇灭了——看来医院是治不了我的病了,我只好学练气功了,于是先后练了五种功法,这些假气功互相干扰,病也越来越重。有人告诉我念佛号能治病,我皈依了佛门,天天烧香磕头,没有一点作用。这时外地来了一个传基督教的,听说我病重,就特意来找我。为了治病我只好加入了基督教。每天一帮人到我家来唱赞美上帝的歌,唱的我丈夫心烦意乱,最后他办了停薪留职手续去南方打工了。不但救不了我,现在我的处境更加艰难了。我丈夫走了,女儿又小体质又弱。夏天我都过得这样难,到了冬天可怎么过呢?难道命到头了么?想想孩子又小,不能没妈妈呀?我是求生不能求死不行,每天神魂颠倒,挣扎在死亡线上。

终于有一天,法轮大法传到了我地区。一位好友送来一本宝书《转法轮》,我用一天一夜的时间看完了一遍。大法的超常,师父的威德使我震撼了:这才是我真正的师父!这才是救我命的恩师!我手捧宝书万分激动,下决心,坚修大法不动摇。从此我的命运有了新的转折。

得法第二天我开始大清理,把我所学的各种气功书,佛教书、圣经等书及所有的中西药全部都处理干净,家里只留一本《转法轮》,每天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刻苦学法炼功,打坐由半小时增加到两个小时,两腿疼的直抽筋,差一分钟都不肯拿下来,每天都是疼的哭到两个点,这时我全身都往外冒凉风,这是我练十多年气功都没有的感觉。炼到第二十天,这天早上炼完功,我突然觉的我的棉帽子不能再戴了,我觉的我戴着棉帽子学大法,这是信师信法不坚定,于是我摘下帽子。因为我十五年遭受产后头风病的折磨,三伏天都得头戴棉帽子还不敢出家门一步,所以孩子对我摘下帽子有些担心。我坚定的说:我学的是宇宙大法,这地球都在大法的制约下,这点风寒对我不起作用。我开始就往外走,这时大脑里出现了“法轮大法威力无比”的几个大字,我坚信这是恩师赐给弟子战胜风寒的法宝,我更加坚定了走出去的信心。

初冬的早晨,太阳还没有出来,北方的天气已经很冷了。寒风吹在我这多年不见天日的头上,象无数个针扎在头上疼痛难忍。然而师父的法装在了我的大脑里,我什么都不怕,越疼我越背“法轮大法威力无比”。背着背着,不知什么时候头不疼了,也不觉得冷了,只觉得外面的世界真好啊!我如同小鸟被放飞的感觉,看什么都新鲜,心里就象关着的死死的一扇门突然打开了,阳光進来了!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用什么语言都表达不了我当时的心情,我真的好了吗?这不是在做梦吧?女儿拉着我:妈妈这不是梦!母女俩激动的紧紧的抱在一起,泪水止不住的流啊!

十五年了,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万万没想到,学大法才二十多天,就摘掉了我戴在头上十五年的帽子。法轮大法威力无比,师父的法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在恩师的点悟和鼓励下,我迈出了这超越生死的一大步,多少人都惊呆了——专家都说治不了的病,她学法才这几天就好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恩师呀!您的威德,大法的神奇,使我们这儿很多人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一、信师信法闯难关

得法一个月,师父给我净化头部了。这时头痛的象有人拿锤子在砸我的脑袋一样,头都觉得四分五裂了,气一点都不敢喘了,可是我的思维没有乱,师父的法没有忘:头要调整起来人会受不了的,既然师父给调整,死活我都要挺住,这关我一定能过好。有人说我是因冻寒犯的病,我要让他们看看大法的神奇。这样真是死去活来的折腾到第三天上午,脑袋里面忽然清亮起来,特别轻松,一点不疼了。前来看我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人们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小时候得胃病,胃里长了一个硬包块,常年胃痛。炼功三个月,师父给我净化胃,胃里就象火烧一样,疼痛难忍,越痛越重,后来感觉有人拿刀,一块块割肉,割一下我不由自主的大叫一声,一阵阵昏迷过去。多少人都叫我上医院,我醒来后告诉他们,是我师父在给我消大业,不是病,我从内心感激师父,他用自己的威德消去弟子那无比肮脏的病业,我只觉的师父就在我身边,心里特别踏实。死去活来折腾四天四宿,没吃没睡,到第五天我大口的呕吐,吐出来的都是紫黑色的小血块,这就是长在胃里二十多年的胃包块,是师父的威德、大法的威力迫使它融化吐了出来!从此我的胃病彻底的好了!人们象传神话一样传说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八年我去南方打工,在一家饭店包饺子。一天早上我帮服务员抬一大锅滚开的骨头汤。刚走几步,不小心一锅汤全扣在我的脚上,随后我又坐在地上泡在汤里,烫得我腿都变了色,膝盖皮都脱落了,手撑在地上,手指都烫成白色,皮都离开了肉。老板吓坏了,赶快扶我去医院。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我消了一个大难,我说炼功人不用上医院,用不了几天就会好了。我坚持没去医院,女儿把我接回家。从那一刻起,我所有烫过的皮肤都一点不痛,我知道是师父又为弟子承受了一切痛苦,使我能静心学法炼功。七天后我全好了,店里的同事们都很惊讶,他们说:要是常人这要花多少钱啊,得治疗很长时间啊,大法的超常,使老板娘的两个亲戚也学起了法轮功,走上了修炼之路。

在这期间,老板娘经常来看我,并送来一百元钱说给我增加工资,我没有收,是我安全没做好,所以不应该收人家的钱。其实这份工作是两个人做,老板为了节省开支,由我一个人来承担,每天要包几十斤饺子,要手摇机压几十碗面条,晚上还要给客人煮两个小时的饺子,每天十四个小时不休息,而且我的工资又是最少的。这些我没有怨言,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言行得证实法,再苦再累我也要走好,因此我每天都乐呵呵的面对一切。超负荷的工作我不但不觉得累,反而两腿轻飘飘的,我深知都是师父在加持在帮我。

来店半个月的一天早上,服务员说:夜宵给客人煮的饺子全破了,老板发火了。我知道是自己的错,因为大量冻饺子要煮不破我还掌握不好,看来我不能继续再干了。给店里造成了损失我心里难过,我决定找老板提出辞职。正在这时,店里来了十个人,要煮六斤饺子,眼看冻的裂纹的饺子,服务员又一起下锅,锅里的水都不热了,这可得煮成一锅粥了,一会老板如何向客人交代?我难过极了,觉的自己不该接这份工作。正在这时,就听有人说饺子煮好了,只看老板赶忙过去查看:饺子一个个都没破。我去厨房里看锅里煮过饺子的汤,像清水一样。这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师父啊!在这关键时刻您为弟子化解了一大难题,我用什么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尊的感激,只有加倍学法尽快提高,回报师恩。

二、修炼路上的神奇事

我家对面开了一个烧烤店,晚上客人不断,歌声也就不断,我也是一宿又没睡觉,心里这个气啊,每天晚上睡觉都要把耳朵堵上还是睡不着。一天晚上我突然想起遇事替别人着想的法,我想这家夫妻失业了,为了生存他们也不是成宿成宿不能睡吗?多不容易啊!我由气恨变为同情。就这一念,从此以后再也听不到歌声了,每天睡得很香。

去年我家的卫生间顶棚漏水了,我们也没好意思去找人家,因为维修得刨人家的地砖,才能知道哪里漏水了,开始就发正念向内找,没有意识到什么地方做错了。可水越漏越多,我只好上楼,善意的把人家找来看看。平时这家人都挺好的,可当他一看漏成这样,就变脸了说:维修他一分钱不拿,刨他家地还不愿意。听了这话我们也很理解,就什么也没说,乐呵呵的把人家送走了。回来后无意中发现刚才还“哗哗”流的水突然一点不漏了,当时我只觉得是师父给关上了闸门,又亲切又感激,可惜我看不到师父,可是我觉得师父一直在我身边,时刻在看护着我们,只要我们有一颗向善的心,遇事替别人着想,什么奇迹都会出现。

还有一件事情是我自己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的过错,一天下午小组学法,我的书放在小房外面的窗台上忘拿回来了。晚上狂风大雨下了一宿没停,早上我突然想起来了大法书还在外面。我赶忙跑出去,院子里面的水已经很深了,来到了窗台前我惊呆了,哗哗大雨我的衣服都湿了,可是大法的书上,窗台上,花盆里还有这面墙土都是干的,连一个小雨点都没有,这边就没下雨。我包好书跑回去,当我再次往外看,房盖上面的雨水顺着房檐“哗哗”的流向窗台上,瞬间花盆里的水都满了,小房在大雨中反复的冲刷着。眼看这情景万分悔恨,止不住的泪水只往下流:要不是师父的保护,这本书后果不堪设想,一个真修弟子他能这样不敬师敬法吗?可我怎能把大法的书随便放呢,一想起来我都后怕,万古机缘我能喜得这无价之宝,能成为师父的弟子是何等的荣幸。

大法是宇宙的真理,师父是开创宇宙之主,身为弟子必须无条件的敬师敬法,这是我做弟子的本份。

三、正念解体邪恶

一天晚上我似睡非睡,我觉得一个东西突然進入体内,吓得我赶紧起来发正念,一连好几天都是这种情况,最后一晚上来了五次,发正念也不管用了,我真有些害怕了,白天我在学法时,师父说:“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转法轮》)我突然明白了,我被吓得发正念,那邪恶怎么能怕你呢,对啊,我不能怕邪恶,用师父的法来解体邪恶,晚上又来了,从左臂進入心脏,顶得我心脏剧烈的跳动,全身象过电一样的难受,真有点取命的架势,我平静的躺在床上一点没动,手摁住心脏,发出强大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就是来消灭邪恶的神,你来的正好,我打出强大的功能,就地把你解体在我的空间场,不许再迫害大法弟子,“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口诀刚念完,身体一下就轻松了,邪恶解体了。

还有一次晚上八点,突然胃痛的我不停的在床上翻滚,阵阵冒汗,真的是来势凶猛啊,我也没想起来哪个地方做错了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就念正法口诀,使劲痛就使劲念,一秒钟不停的快念,我坚信师父的法宝,一定能战胜一切邪恶。我知道师父在加持我,不给邪恶喘息时间,从晚八点到早六点十个小时正邪大战,邪恶解体了,我一点不疼了,不痛了,我也躺那里睡着了。

其实是自己没做好,没有意识到是什么心没有放下,让邪恶钻了空子,如果是真的钻了空子那也一点不用害怕,邪恶别看它外表凶猛,在大法面前它什么都不是,只要我们心中装着法,什么样的邪恶都会解体,因此我们只有多学法,学好法,才能溶入法中,向内找,即使一时找不出哪方面有问题,那就应该更要正念除恶,就是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直到解体为止。

四、慈悲救度众生 走出自己证实大法之路

迫害开始了,我身边一个同修也没有,在店里上班时,我的岗位离电视很近,天天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我听了心里难过的都在流血。周围的人都相信了谎言,我又说服不了他们,每天我都承受精神折磨,师父的新经文我又看不到,唯一的就是我下班后抓紧学法炼功,虽然学法炼功一次没影响,我以为这就是坚定了,后悔的是我没有走出来证实大法,直到二零零三年,家乡来了同修,我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弟子要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

我要走自己证实法的路,于是我买来了纸自己写,晚上出去贴,一天晚上我走出很远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求师父帮忙刚想完,一抬头一辆摩的来到了我的面前,这次师父对我的鼓励太大了,我买了油漆,中午发完正念,来到一座铁路桥下面往墙上写“法轮大法好”,这是市内一条主道,又是下班高峰车辆行人特别多,我只有一个念头,这里人多写在这里看的人就多,我静静的写,行人从我身边过,大脑没有一点杂念,“法轮大法好”几个大字好象是在对着众生在笑,我沿着路边写了一个中午,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我体会到:就看自己抱着什么心态在做事,心性到位什么时候都是救人的好机会。

随着正法的進程快速推進,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我也是万花丛中的一朵简单的小花,供给周围几个同修救度众生用,我体会到,不论这朵花大小,只要静心浇灌,都会芳香宜人,在制作真相资料上我是静心编排的,内容丰富图文并茂,做资料时心态很重要,刚开始我还把握不好,经常出差,师父向内找的法真灵,每当我找到自己不符合法的一念时,机器马上就正常运转,这时我悟到,师父讲的资料点的遍地开花的法的又一个内涵,师父是利用这个机会来归正弟子的一思一念。

我每次发资料都是利用人们午睡时间,我骑自行车去各小区里发,每个小区里都有保安,我都是头一天开始发正念清理保安背后迫害大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小区另外空间场的所有迫害大法的邪恶生命,出门时我都是自然就想起了师父端坐在莲台上,在我上空带弟子去救人,心里很踏实,大大方方从保安身边走过,来到小区里面,我发出强大正念,师父带弟子走到哪里邪恶就地灭尽,众生都要得救,这时我开始楼上楼下一家一户快发,当众生睡醒我也发完了,最多一个小时发过十四个单元,炎热夏天中午南方的天气真的是很热,虽然我汗水直流,可两腿格外轻松,飘飘的往上拔,我只有一个念头,多发一份就多一家人明白真相,多一家人得救,有时楼上楼下都是人,我和师父说让众生都回家等着吧,等我发完他们再来看,真的是转眼间人们都没了,有时那么大一个小区一个人都看不着,这真是师父在救人,因此我每次救人回来都说一句“谢谢师尊”。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被人举报。有一天我给两个小学生讲真相,其中一人说:阿姨,我想让妈妈活下来。我看孩子那种祈求的目光,心里很难过,我拿出资料,真相护身符和三退卡,告诉他给你妈妈看明白了,把名字填上张贴出去,你妈妈就得救了。孩子高兴的接过资料就往家里跑,众生企盼得救,也增加了我救人的信心。一天我在父子俩摊位前买衣服,当我交给他们十六张真相钱时,孩子的父亲发现钱上有字,就把钱都翻过来了,摆柜台上,大声说:你这是反党!我没动心,边发正念边善意的告诉真相,听着听着都不吱声了,最后明白了真相,钱全都收下了,并且父子俩都退了团队。当我要走时,他们一再谢谢我。这次有惊无险,真的是感谢师父,因为摊位前有很多人,可是就没有一个人听到他说什么看什么。要是没有师父的呵护,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一旦遇到麻烦心要稳正念要强,师父都会帮我们的,我每次花真相钱的时候,我都把它当作是法器,一张真相币就是一个法器,时刻在震慑着邪恶,所以我花真相币就得心应手,每次十张二十张的花,几年下来,我救度众生都比较顺利。

可是一段时间背法停下来了,学法也放松了,有一天我突然想,我一直没遇到什么麻烦,好象正念很强,如果有什么事,我还能有这样的正念吗?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我不但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而且还招来了麻烦。两天后,我去一小区发资料,从八楼往下发到一楼,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了,两个保安向我急速的走来,我立即发正念,同时放慢了脚步,我挨着保安走过去了,两个保安看看我就進楼里了,我慢慢的走出了大门,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去了另一个小区。这里的保安看我不是他小区的人,过来问我是干什么的,我乐呵呵的说:我是来找人的。進到小区里,我的心情特别舒畅,那么大一个小区,我一个人都没看到,这又是师父早给安排好的,我象進无人之地一样随便发,轻飘飘的身体好象神仙在做事,众生啊!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带弟子来救你们了,千万别错过机缘,看完后传给亲朋好友,多么希望众生都能得救。我发完这个小区的资料后,回到刚才那个小区拿车子时,警察在那里,在我发资料那栋楼来回找我,这时我的怕心上来了,進去拿车子怕保安认出来,我知道想法不对,可是怎么也压不住,心态不稳不能强为,我只好打车回家了,赶快向内找,明显是这段时间法没学好,正念不强,求来的麻烦,这说明我修的不扎实,怕心很重,距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没有跟上正法進程。

我认识到做大法的事情不是模仿别人,也不是头脑一热凭运气,是要多学法,学好法,在法中升华上来,达到法对你这一层次的标准要求,用大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从本质上改变成为神的状态,慈悲众生才能真救了众生。

师父说:“如果我现在结束这件事情,未来的生命就销毁的太多了。下来得法的那些人、为得法而来的人,就白来了。”(《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师父慈悲每一个生命,对照自己问心有愧,我有很多地方都没有做好,有很多有缘人,由于种种人心障碍错过了得救的机会,是我永远的遗憾。

我要加倍努力,不能让师尊失望,多学法多救人,跟上正法進程,做一个真修弟子,完成史前大愿,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