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体摘取人体器官为什么能够进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的指证,很多人不敢相信:中共真的邪恶到这种程度了吗?把一个鲜活的生命的器官摘除掉而不顾这个生命的死活,这还有一点的人性吗?是什么使得人丧失了人性变成了恶魔,那些握着手术刀的医生不就成了杀人罪犯了吗?

关于中共邪恶的成度,《九评共产党》有很透彻的陈述和剖析。能够经常看明慧网的世人当然也不会怀疑中共邪恶的程度的。明慧网上的真实迫害案例何止成千上万,十年的明慧记载了中共十年的罪恶。那真的是惨绝人寰、无与伦比的。最近明慧网上有一个小案例,可以佐证中共医生的罪恶。

湖北武汉市大法弟子高顺琴被绑架进洗脑班。一天下午约二点半,洗脑班几个恶人胡善萍、高金荣、徐德喜、周志英、车建华互相传递眼神,然后动手拽高顺琴,强行将她按在一个小会议室的桌子上,一姓王的女医生立即给高顺琴打了一针。

这时高顺琴看到在会议室门外的恶徒有胡绍斌、陈崎屹、余国旋,脸上透着得意的表情,就问:“给我打的什么针?”陈崎屹说“破功的针”,高金荣说“营养针”。高顺琴又问医生,该女医生说“不知道”。高顺琴说:“你是医生打什么针不知道,为什么要打?我又没病。”医生说:“是他们(指胡绍斌一伙)叫打的。”

当天下午四点半,洗脑班恶徒们将注射了毒针的高顺琴关进一间又矮又黑的房间,逼她站立、两臂抻开、呈十字形铐在固定物上。因打了毒针加上这种酷刑,高顺琴感到头昏、心慌,全身不适,向当班医生反映几次,该医生根本不理。直到晚上十二点多,恶徒才让她上厕所暂停这种酷刑片刻,接着又将她的双手腕铐在大会议室的窗框上,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才打开铐子。

洗脑班恶首陈崎屹看高顺琴无“转化”之意,就让恶徒将她双手腕吊铐到食堂小餐厅的窗框上,白天九点多钟到夜里十二点,吊铐十五、六个小时。吊铐中,高顺琴头昏、目眩、心慌,她一次次通过看守人员向当班医生反映,医生根本不理不问。

这就是中共医生的作为。令人无法理解的是,怎么医生打什么针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医生?一个身体健康的人需要打针吗?连什么针都不知道她就敢打,这说明什么?难道一句“他们叫打的”就可以推脱掉自己的罪责吗?

其实象这种情况发生在中国还真的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只要是中共叫做的,肯定就有人去做,根本不去考虑事情的结果和自己应承担的责任。他们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党给的,工资是党发的,爹亲娘亲都不如中共亲,那真是党叫干啥就干啥,只要有中共撑腰,杀人放火也在所不辞。这些忠实的党奴,说白了就是中共的驯服工具。有了这样的驯服工具,中共还有什么罪恶不能得到实施。中国人民灾难的根源是中共,可是这些中共的党奴却恰恰是造成中国人民一切苦难的直接凶手。

这些人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自己的判断,一切唯党的马首是瞻。这些中共的党徒,党性异常的强,而人性却是非常的弱。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如果要他拿起手术刀来去摘取法轮功修炼者身体的器官时,他还会推辞吗?只要有了中共作掩护和借口,什么罪恶都可能在中国实现。

其实,法轮功修炼者让人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时,不就是在帮助人摆脱中共的控制吗?要想摆脱中共,只有从思想上先摆脱才行啊。摆脱了中共的控制才能做一个真正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