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与“死人床”见证中共灭绝人性(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报导,山东省潍坊法轮功学员李修芬、高桂臻今年八月被绑架到潍坊看守所,遭警察用酷刑“十字架”、“死人床”折磨。据悉,这种酷刑令人生不如死,一般人被绑一天,就会造成身体瘫痪,根本无法承受。而失去人性的中共警察竟对李修芬、高桂臻绑上长达三十六小时不放。


“十字架”示意图

“十字架”

潍坊看守所惯用“十字架”这类酷刑,企图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写下放弃信仰、出卖灵魂的所谓“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网曾报导,潍坊看守所警察将三十岁的潍坊法轮功学员孔茜连续七天七夜绑铐在钢筋铁管支撑的十字架上,两手伸直、被牛皮带紧紧铐住,两脚并拢、也被紧紧铐住,整个身体被搁在两根一点五厘米的钢筋上,两根钢筋的间距约十厘米,全身只有头部可以活动,胳膊腿、腰背等全身都疼痛难忍。”

孔茜被从十字架解下来时,已经不能活动,只能被抬下来。她几天几夜都无法活动,脚不能走路,三天一挂吊瓶。无论是挂吊瓶、还是灌食,均被固定在惨无人道的十字架上进行。三个月的折磨和迫害,使孔茜这个漂亮女青年变得骨瘦如柴。


上十字架”是把学员紧绑在床板上或木板上呈十字形,不准吃喝拉撒活动。淄博学员任军被像钉十字架一样铐在椅子上长达十八天。

“死人床”

“死人床”酷刑常用来摧残绝食抗议和不屈从无理要求的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按在特制的床上,手脚分别按四个方位铐在四个床腿上,使人呈“大字形”,动弹不得。床板上有抠好的窟窿,窟窿下放着便桶,使大小便顺着窟窿流到便桶里。警察还对学员进行“鼻饲”灌食,很多学员在这种酷刑和摧残下失去生命。

二零零五年五月,山东法轮功学员张爱泉、王明云、于德胜被山东省迫害法轮功专案组刑讯逼供,他们把这三名法轮功学员绑在死人床上一个多月。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吉林白山市抚松县法轮功学员孙长平在单位遭露水河公安局副局长汤龙平绑架,遭到毒打后,非法关押在抚松县看守所连续折磨三十天,被绑死人床至后腰部两块断裂骨头凸出,被迫害得几乎不能行走。


吉林法轮功学员孙长平被迫害得几乎不能行走,被绑死人床至后腰部两块断裂骨头凸出。

中共采用灭绝政策迫害 导致酷刑泛滥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针对上亿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迫害。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奉行的原则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在他的指令和授意下,专事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组织执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其结果是,中国各地酷刑泛滥,虐死不负刑责,花招百出。单单听闻这些“百种酷刑”的名称就使人不寒而栗,现实比以下图示更加残酷。

点击进入“酷刑写真集”,百种以上灭绝人性的酷刑被广泛用于法轮功学员身上,尤其是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的修炼者。年近古稀的老人,花样的少女,正在哺乳的年轻母亲或孕妇都不能幸免。更多图片请见明慧图片网专栏:迫害致死,酷刑种种,酷刑见证。

酷刑见证中共泯灭人性

依据法轮大法讯息中心的资料显示,至少三千三百多名能核实的法轮功学员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迫害,他们都经受了种种酷刑。以李修芬、高桂臻、孔茜与孙长平等人遭受的“十字架”、“死人床”而言,警察故意利用该残忍过程使当事人面临极大的肉体痛苦,妄图达到摧毁修炼人意志的目的。但这不是单一个案,是千千万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缩影。

中共警察针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暴力迫害,包括电棍、手铐、脚镣、背铐;地牢、水牢、大粪池、死人床、坐板、蹲小号、坐铁椅子、坐老虎凳、超长时间军蹲;上绳、铁钉钉指甲缝、铁钳子拧肉、用钳子拔指甲、用针扎十指、鼻子点浓酸;从鼻腔灌食、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冬天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炎夏在太阳下曝晒;不让大小便;性虐待、把妇女关入男牢、强迫怀孕妇女流产、强奸;关入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电针等上百种酷刑,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售牟利并焚尸灭迹。

善恶有报 做恶者应速警醒

笔者真诚奉劝行恶者不要再助纣为虐,快快悬崖勒马,为自己和家人赎回未来。古德云:“宁动千江水,勿扰道人心”,善恶有报是天理,无论罪魁祸首或帮凶恶徒都将罪责难逃。许多行恶之徒的“现世报”历历在目,详载于明慧网的报导中。迫害走在神路上修炼人的中共官员与其追随者,自己遭恶报,还殃及家属跟着受害。

《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迄今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公开表明「三退」(即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人数已经超过六千万,人们越来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邪党的解体覆亡已是指日可待。曾经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与警察,幡然悔悟、诚心悔改才是正路,尽早声明退党、与邪党划清界线,才是自保自救之途。